【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大江山记事(三)


第三章:力量的指引

山谷的南边有一条河,河的水平面比起山谷要高出很多,如果不是有一座巨大的坚固的河堤拦着河水,恐怕这小小的山谷早就被河水淹没。而现在,距离水平面不远的河堤上缘有一条裂缝,透过裂缝甚至可以隐隐约约看到河堤的另一边。还好现在是旱季,如果是雨季,河水就将漫过裂缝,决堤而下,淹没村子。

村长站在河堤上组织村民用泥巴和稻草往裂缝里灌,现在天气炎热,泥巴干得很快。但这只是一时的,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得需要更坚固的东西来钉牢它。村长把目光投向村子里那棵巨大的,极其醒目的紫槐树上,再看看身后忙碌不停地村民,更加确定了心中的决定。

 

“茨木啊,你说婆婆我该怎么办才好……”

樱婆婆抹抹溢出眼眶的泪水,人显得又苍老了几分。茨木吃着丸子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婆婆一来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茨木吃点心,最后实在是难忍心中的悲意哭了出来。

“婆婆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他们说南边的河堤裂了条裂缝,”婆婆哽咽着说,“他们要把紫槐大人砍掉,去补裂缝,他们怎么能这样呢?当初是紫槐大人和河神大人战斗了三天三夜……”

年迈的妇人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思维里,嘴里絮絮叨叨着,也不知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茨木听。茨木扭头看向身边的紫槐,美丽的女子抚摸着他的头发,脸上的笑容也落寞了许多,但她依旧没有做出什么反应,显然是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

樱婆婆絮絮叨叨完,叹了口气,沉默了。一时间空气沉寂了下来。茨木讨厌这个感觉,像是面对什么不可抗力的东西,只能目送重要的事物跌入深渊。他抬起自己的左手,看着瘦弱的长满茧子的手,顿感无力。小孩皱起眉头,这弱小的什么都干不了的自己实在是让他厌恶。

身为大妖怪的紫槐感到一丝妖气,一丝虽然微弱但却强大的妖气。看看身边黑发黑瞳的孩子,那逐渐妖异的脸庞和眼中忽明忽暗的金色光芒,紫槐叹了口气,揉揉孩子的脑袋,一丝不易察觉的清明之力从她手中悄悄没入茨木的身体。

茨木惊醒过来,回头看她,却见紫槐站起身走到樱婆婆面前手指划过她的眼睛,樱婆婆发出惊呼声:“紫槐大人!”语毕,又忍不住热泪盈眶,“您还是这么,这么美丽啊……小樱我却老喽……”

“别哭了,樱。”从未开口的紫槐为她擦干眼泪,她的声音柔柔的,无奈而哀伤。“如果村民是真的想要这么做的话,那就砍倒我吧。”

“紫槐大人?!”樱婆婆捉住她的手,“您不能这么想啊!没有信仰的人心充满了无尽的欲望,即便您付出再多也不会让那些人得到满足的,紫槐大人!”

然而,紫槐收回了手,精致的脸上的笑容浮现出一抹解放的洒脱,“我已经没有更多的力量再保护大家了,最后的力量也在慢慢流逝,如果我的身体真的能够保护大家最后一次的话,那我也就没有遗憾了。”

“只是,”紫槐回头看着那个瘦小的坚强的孩子,“我希望大家能够收下茨木,不需要太久,只要庇佑这个孩子到成年……不,只要到他能够自保的时候就可以了。”

美丽的女子注视着茨木,喃喃自语:“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

“紫槐大人……”

“樱,我很感谢你能同意我进入你的梦里,让我和你分享我的故事。也很抱歉不能够保护你直到最后。”紫槐牵起已经年迈的樱的手,摩挲着她手上的皱纹,“樱的孙女在下一个月就要嫁人了吧,即便是因为这一点,我也要赶在雨季之前保护好这个村子,让樱变得幸福啊。”

“紫槐……”樱泣不成声,她已经老了,但那些在梦里的故事她一直都是相信的,一直都是记得的。她对于紫槐更多的是一种高于任何爱的情谊,最后,樱婆婆握紧紫槐的手,收起眼泪,“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找村长,让他知道紫槐大人您的意识。所以,”樱婆婆注视着紫槐的眼睛,认真的说道:“紫槐大人您务必要坚持住,为了村子,为了我,也为了茨木。绝对绝对不要提前消失啊!”

“我会的。”紫槐擦去她的眼泪,笑道:“我一定会的。”

茨木完全听不到紫槐和婆婆的对话,只看见樱婆婆又是哭又是笑的,最后急匆匆地离开了。

“紫槐,”茨木上前抓住她的袖子,“你和樱婆婆到底说了什么啊?”

“没有什么啊,只是交代了一些重要的事情。有关于樱婆婆的孙女的事情。”还有你的事情。

“……”

茨木抿唇,没有说什么。

总觉得有什么要在自己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消失了……

可恶!这种感觉真让人讨厌!

 

自那之后,樱婆婆好几天没有出现,茨木也没有看见紫槐,她因为上次使用了妖力给樱婆婆开了阴阳眼,现在不得不回到了紫槐树里休息。

虽然婆婆走了,但茨木的吃食却没有短缺。樱婆婆在离开之前嘱咐了孙女一定要把最后几天的祭品带给紫槐大人,否则她会留下遗憾。老板娘于心不忍同意了,没有过多猜想,对于每次回空掉的篮子也没有细想,反正是被哪个乞丐或是野兽吃掉了吧。之后婆婆就去山上找村长了。唉,年纪大的人的性子总是拗不过来,罢了,反正未婚夫护着婆婆去了,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这几天,行脚商的生意惨淡了不少,一是因为没有人来剃头,二是因为他夜里睡觉时没注意到帐篷坏了个洞,夜里风起,把自己冻着了,剃起头来也没有以前利索了,生意也就淡了不少。这时看忙绿的茨木,行脚商摸摸下巴,决定把自己毕生的剃头技艺交给茨木,好让他给自己赚钱。这样以后的生活说不定会更轻松。

于是,行脚商找村里的瓜农买了几个长坏了的西瓜,丢给茨木练习刀法,至于练完的西瓜,那自然是给自己来吃。怎么会分给那个鬼东西?

茨木练习了好几天,手法越来越熟练,心里却越来越糟糕。来剃头的客人说了几句闲话被茨木听见了,他们说樱婆婆那个疯婆娘整天说些鬼话,说什么紫槐树精要见村长,自己爬上山却摔断了腿,紫槐树早就该被砍掉,雨季就快来了,如果河堤垮了山谷就会被淹掉……如此之类的话一遍遍冲刷着茨木的脑袋,内心深处名为怒火的东西在叫嚣:撕了他们的嘴!那些家伙怎么能知道紫槐的好?!婆婆从不说谎为什么要污蔑她!杀了他们!把他们的舌头割下来钉在他们的房屋上,把他们的心脏挖出来吃掉!杀、杀、杀……!

“茨木!”

有人在唤他,回头看去,是紫槐。

“不要被自己的恶念所吞噬,你应该学会如何去把控它。”紫槐的脸上没有了温柔的笑容,紫槐蹲下身子,与小孩平视:“如果你真的想要做些什么来倾泻自己的欲望,那也要是你来掌控欲望,而不是被欲望所掌控。”

紫槐摊开茨木紧紧攥着的手,不知何时变得尖锐的指甲刺入掌心,血液从伤口溢出。紫槐皱眉,手掌拂过伤口只见血液停止流逝,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但他的手,有些漆黑的尖锐的手,隐隐冒出些黑色的烟雾,让人感到畏惧。

看低着头有些惊恐的孩子,紫槐摩挲着他的脸庞,“茨木,不要畏惧力量。有时候力量可以更好的守护你所想要的东西,也能让你抓住他的手更加有力。你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力量会让你如虎添翼。但你要记住,不要一味的沉迷于力量,你应该更多的去学会掌控他,如果你不会如何掌控,可以看看身边的事物。”

紫槐的妖力是紫色的,她将手覆在茨木的鬼手上,强制性将他的妖力收敛起来。现在的茨木还太小,太轻易会被力量所迷惑沉浸在欲望之中无法自拔。他需要一个像是光一般的存在来指引他,这个人绝不会是紫槐,至少现在不是。

 

行脚商因为吃了坏西瓜搞坏了肚子,为了省钱没有去医馆看病,躺在茨木搭的椅子上休息,这一天的工作只好交给茨木来做了。

樱婆婆昨天来过了,确实是客人口中所说的摔断了一条腿。紫槐很伤心,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笑容浅了几分,等樱婆婆离开后就彻底笑不出来了,静静地注视着婆婆一瘸一拐地离去的背影,手攥紧了又放开了,浑身散发着浓浓的哀伤的气息。

村长真的被樱婆婆说动来到紫槐树下,看到紫槐现身的时候被吓倒在地,愣怔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听到紫槐的要求后,看了眼躲在远处的茨木,眼里是深深的厌恶和考究,权衡半天最后答应了紫槐的要求。

等村长离开后,紫槐终于支撑不住倚在树干上昏昏睡去。还没等茨木跑到她面前,就化作青烟钻进了紫槐树里。

茨木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怔怔了半天,才收回了手,紧紧攥着。

 

返回目录


29 Apr 2017
 
评论(2)
 
热度(26)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