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原创】饕餮十三娘(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其实十三娘和易齐麟是有那么点关系,说深不深,说浅不浅。但也不劳烦他堂堂一个王爷大老远从皇都跑来罗城这样偏远的小城。罗城虽然是大夏有名的城市,却是个很小的城,若不是有赵家在,怕是不会被人知晓。这个小城唯一的特点就是盛产粮食,有大夏粮仓的美称。罗城的土地肥沃,四季如春,就连冬天也不寒冷,十分适合谷物的生长。战争期间,是罗城撑起了整个军队的军饷供给,可见这里的粮食到底有多么多。

这也是赵家不愿意搬到皇都的原因之一,这里的粮食足够养活十三娘。

赵秀才,现如今该唤他赵老爷。因为女儿们的争气,罗城的县令待他十分客气,且赵老爷这人也不骄不躁,时常会施善心,罗城的人也格外敬重他。哪怕十三娘当年的丑态让罗城人笑话,也没有真的摆到明面上来嘲讽。

齐王的车马队伍很长,前面有一队护卫驾马而行,后面有四辆马车护着中央一辆犀角御马拉的白玉马车徐徐向前,其后还有一队护卫。这四辆马车皆由两匹上好的黑马拉着,护卫一身黑衣银甲,带着红缨头盔,赶车的马夫带着银色面具。整个车队给人疏离严肃之感。

老早听闻齐王要来,县令和赵老爷一起在城门口迎接。

远远就看见为首的黑衣银甲护卫的红缨在迎风飘荡,县令赶紧上前迎接,护卫中一人摘了头盔翻身下马,银甲踏在地上扬起一阵飞尘,每走一步都自己带风。这人五官硬朗,从腰间取出一块玉牌,上书一个“齐”字。

“我是齐王护卫队队长王朗,阁下可是罗城县官大人。”

县令躬身抱拳,回道:“不敢当,小官正是罗城县令。早闻齐王要来,已命人已备好酒宴为王爷和诸位将领接风洗尘。”

王朗点点头,“劳烦了,还望县官大人打开城门,让道通行。”,县令应道:“这是自然。”

说罢,王朗翻身上马,戴好头盔大手一挥,车队浩浩荡荡地进了罗城。在罗城百姓的跪拜瞩目下跟随引领的县令和赵老爷抵达了罗城最好的客栈,悦来客栈。这客栈从皇都开遍了整个大夏,是大夏首屈一指的客栈。为了接待齐王,罗城的悦来客栈老板清空了整个客栈专门接待齐王一行人。

在重重围护下,白玉马车里的人总算是露了脸。在一位青衣侍女的搀扶下,齐王一身白衣戴着面具下了马车。这人身高八尺,身量纤瘦,手一直耽在侍女的手上,步伐飘忽,看起来恍如大病新愈。尤其是这人走一会儿停一会儿,看起来确实是一位病弱的娇公子。

县令没有见过齐王,但也不敢枉然揣测这人身份的真伪,两队银甲卫持枪站在两边让人不敢轻视。

“王爷里面请。”

齐王点点头,并不接话。跟着他往里走,往大堂里站了一会儿,立马有人端来一张放着软垫的梨花木椅。县令见他不往房里走,就站在一旁说道:“王爷,小官已让人备好酒宴,可需现在命人摆上来?”

白色面具的男子扫视一周,停在县令后面的赵老爷身上,县令见他盯着赵老爷立马介绍:“这是我们罗城的大善人,赵老爷,也是赵贵妃娘娘的生父。”

齐王忽地笑了起来,声音不似外形那样病弱,反倒低沉雄浑许多:“听赵贵妃曾言,赵老爷家中有一女,曾言要本王入赘?”

此话一出,众人额上冒出冷汗,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赵老爷上前一步跪倒在地,冷汗直冒:“齐王爷,此为小女当年年幼无知,把女儿家之间的戏言当真才做出此等事,非是刻意而为,望王爷开恩。”

白衣男子挥手,“谁说要定你的罪了,本王对这女子十分感兴趣,不知赵老爷可否引荐一下,好让我见上一面。”

喜怒无常的齐王发话,谁还敢不从,赵老爷抹了一把冷汗,在无形的压力和众人的怜悯之下把齐王带到了赵府,十三娘的院里。

“此为小女的院落,小民这就唤她出来。”赵老爷说完,齐王抬手:“不必了,本王是来拜访令媛,而非召见,本王自己去见她就行,赵老爷先去歇息吧,此间不必跟随。”

“这,这不妥吧……”赵老爷还想阻拦,被王朗抓住,投来一个警告的眼神,吓得不敢再多说什么。

 

十三娘的院落不大,但里面的物件不少,全是瓜果食物之类的,屋前种了两棵果树,结满了圆润饱满的果子,红艳的,金黄的。这个时间是她吃饭的点,有来往的丫鬟小子端着盛满了食物的盘子进去,抱着一摞干净的盘子从屋里出来,如此交替。不知道还以为这屋里坐满了饿坏了的乞丐。

齐王只身一人走进去,身后两位仆从站在门前,不敢进去,垂眼低眉恭敬地守在门前。出来送盘子的小厮目光呆滞,见到人也不停留,走起步子来像是尺子量过一样,步与步之间一寸不差。齐王颇有兴味地打量了一会儿,点点头,心下的算盘拨了拨。

屋里倒是别有洞天,又是一阁小院,不仅宽敞而且幽静。院里设有葡萄架和数棵百年的桃树,也是硕果累累,不堪重负垂着枝头,抬手就可摘下。人口两旁全是矮灌木丛,上面也结满了红宝石样的果子。进了这里,齐王就没再戴那捂人面具,取下揣在怀里。伸手摘了一颗红果子放在嘴里,香甜可口,心下欢喜摘了一捧搁在手里边走边吃。走到桃树下又摘了桃子,一口下去汁水四溢,摸来一颗葡萄,皮薄晶润,吃下去也是甜滋滋的。

不远处,有人声道:“你来我这,就是为了吃这几口果子?”这声音娇憨冷淡,还有些含糊不清。

齐王笑了,又抱了一捧桃子葡萄走过去,边走边吃:“不过吃你几口果子,不至于这么小气吧。”他一屁股坐在这人身边的石凳上,因着面前的石桌摆满了一道道佳肴放不下他这点果子,只好抱在怀里,捏了一个空碗摆在面前吐籽儿。

身边的人拿着一双筷子,身着丹色广袖齐胸襦裙,这人的黑发甚长,从坐着的石凳上拖到地上还摞起一些。个头目测只有六尺还要小些。这就是十三娘了,她一双手上五指肉肉圆圆,涂着红色丹蔻。容貌算不得美艳,却显娇憨,双颊鼓鼓囊囊如同松鼠一般不住地咀嚼东西,有种让人忍不住上去捏一把的冲动。特别的是十三娘一双圆瞪杏眼,好看的紧,仔细瞧了隐隐有紫色鎏光。

“诶,别吃了,这些又填不饱你的肚子。”齐王拨开葡萄,汁水溅了一手,“你吃这些也不见你肚饱。”

十三娘嘴里塞满了东西,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她吃东西的速度不慢,说话的功夫已经吃完了,身后的侍女送上锦帕、茶水、痰盂,漱口用帕子掩着嘴巴吐掉,不紧不慢地擦擦手上的油渍。

“你不在你的齐王府里待着,来我这儿做什么?”

“我无聊啊,整天待在府里,没人打架,还不如十年前的日子有趣。”

“你这好多木傀。”

齐王看她身边的丫头板着脸收拾东西,动作灵活,与人一般。挑起一个碟子丢过去,侍女动作敏捷地接住放在一旁等着搬盘子的小厮手上。

“不过是个小玩意,不比齐王府的古怪玩意好到哪里去。”十三娘接过身后一身侍女大半与人无异的木傀端来的茶水。

木傀,又名傀儡。

世俗所指为技者手下提线木人,用于逗乐观者。实则指木傀师手下用于乘装异灵之物,不同材质的木傀有着不同的功效,其数量不可考究。又因其根本维持木傀活动之物为一木段即“模芯”,所以统称木傀。

这些个木傀是十三娘的友人所赠,做不了什么挡刀子下火海的事,只是单纯做出来服侍她而已。

易齐麟拉来一个侍女模样的木傀,按在手底下,摸着她的脖子触到一个凸起的小点按下,听到一声细微地“咔嚓”推着侍女的额头把头向后掰开,脖颈断开,头与身子成直角打开,一个小方块闪烁着莹莹的光,这是木槐的动力来源。

易齐麟戳戳小木块:“这是模芯?”

“嗯。”十三娘应着,有气无力,满脸写满不想说话。

齐王左摸摸,右看看:“你这木傀甚是有意思,教教我怎么做吧。”

“这不是我做的,你要是想要去找鹭鸣要去。”十三娘看着他摆弄,懒懒地出声阻拦:“别玩了,弄坏了我也没办法修理。”

“你有那么多个,我弄坏一个又不碍事。”

齐王才不管,说着动手拆下侍女的胳膊,关节的连接处还挂着丝线,像是虫子断了腿还粘着恶心的液体。侍女虽然不敢动,但模芯却抖了抖,莹莹的光忽明忽暗,几欲黯淡。十三娘看不过去了,脸上升起薄怒:“什么叫弄坏了不碍事,搁在那儿又不能吃还占我地方,你要只是来我这捣乱的,就给我赶紧滚。”

听她是真的生气了,易齐麟轻笑一声,收起玩心:“别别别我错了,我这就给你按回去。”说着作势要把胳膊按回去,开了头的侍女自己夺过手臂退后两步瑟瑟发抖,断肢连接着身体的丝线陡然拉直把胳膊拽了回去没一会儿连接口就愈合了,只是留下一圈裂纹。

“哟,真有意思,还能跑?”

易齐麟更有兴趣了,摸着下巴,目光从没法把头按回去的木傀身上一遍遍剐过,想要拆开这木傀看看里面是个什么样子。木傀更加害怕,躲到十三娘的身后低下脑袋。十三娘动手拨弄两下模芯,模芯又亮了起来,挥手安回她的脑袋转了两圈,拧紧了,不耐烦地挥挥手让她退下。

“我这的物件可不是你的玩具,再来你就给我早些滚回去。”

“真是小气,玩两下都不给。”齐王嘟嘟嘴巴,“我大老远跑来找你玩,你就这般待我?”

十三娘站起来,拍拍衣裙冷笑一声:“你这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怎会仅仅是找我玩。”十三娘拖着长长的头发,走到葡萄架下的软塌上躺下:“说罢,什么事情,你那弟弟又想怎么样?”

“十三娘真是我心里的虫儿,我心里有多少个结你都知道。”齐王抚掌而笑:“十三娘还记得洛大人么?”

榻上的人抬了抬眼皮,“哪儿个洛大人?”

“皇都里的那个。”

“哦……”十三娘思索了一会儿合上眼:“想不起来了,你说说吧。”

ps:此处尺度采用三国时期的尺度,一尺二十四厘米。

十三娘:一米四四;

易齐麟:一米九二。

25 Aug 2017
 
评论(2)
 
热度(4)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