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大江山记事(十一)


第十一章:

神乐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是谁,但是被知晓身份让她危机感迅速上升,这个不知是人是妖的女子,外表柔柔弱弱,内里不容小觑,笑颜如花却没有半丝真意浮眼底。不是太会演戏就是心如死水,无论是那一种,都是让神乐感到畏惧的。这样的事物,还是早点消失比较好。

紫槐看眼前微微颤抖的女孩,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心里叹了口气,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左右也不过那几样,了如指掌。只是,时至今日该来的还是来了。漫长的生命总算是快要走到了尽头,如此无聊且令人作呕的姿态终将要付与毁灭。只是,心中牵肠挂肚的光,依旧舍不得放啊。真是好笑呢,多年前她厌恶着时光的充盈,此刻又感叹光阴的短缺,她还有多久的时间能够陪陪那个孩子了呢。人生,真是反复无常又让人唏嘘呢。

“紫槐!”

来者声音洪亮,是刚刚步入青年却又未褪青涩的男子的声音。迎着傍晚的朝霞,逆着光,挥手走来。这个人的身影在光芒的照射下镀上一层金色,整个人都闪闪发光,让人过目不忘。是呢,比繁星还要闪烁的存在,在她眼中,就只有茨木一个而已。

“欢迎回来,茨木。”紫槐笑笑,站起身,伸手弹去他肩上的樱花瓣。“你去做什么了,弄得一身花瓣?”

说起这事,平日里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茨木反倒有些羞涩,道:“吾遇上吾想要信仰一生的挚友了!他的力量比之吾还要高上许多,无论是喝酒的姿势还是行走的姿态都让吾十分着迷,更重要的是吾友喝了紫槐你酿的回梦酒完全不会醉,而且还可以与吾大战三百回合……”之后絮絮叨叨又说了好多,眼睛亮得惊人,一双金眸比之天边的余晖彩霞还要明媚动人。

紫槐听出他话中意思,静静地听着他对于口中之人的赞美,眼睛注视着茨木的每一个表情。看他叙说时飞扬的眉毛,脸上因情绪激动而升起的红晕,时而张开时而放开的鬼爪。那双鬼爪还是完整的,至少现在是。

 

 ノ)゚Д゚( 天哪!天哪!(゚ロ゚ノ)ノ

是不是我眼花?! 乂(゚Д゚三゚Д゚)乂 这这这是谁?!ヽ(*。>Д<)o゜

是茨木啊!!!!!Σ┗(@ロ@;)┛

茨木小天使啊!QwQ

天使啊!/(ㄒoㄒ)/~~

你好美啊!天使快看我!我是你的忠诚的小迷妹啊!(づ。◕w◕。)づ看我看我!快看我!OMG!☆(≧∀≦*)ノ 这么近都看不到小天使的脸上的毛孔,天使你的皮肤好好哦!你的白毛毛真的好软!ヘ(゚∀゚ヘ)我可以摸摸吗?!ヘ|・∀・|ノ*~● 天使你又在吹吞了吗?你已经遇到吞了吗?(★>U<★)吞他接受你了吗?不接受没关系!我给你介绍下隔壁家的大狗砸!不仅吊长而且还爱外露(雾),有两只大翅膀不仅会扇风而且还可以带你飞ヽ(^0^)ノ,就是爱掉毛 (;¬_¬)  不过没关系,他颜值可高了!肤白貌美大长腿!就是觉醒后不咋地……不过面具底下依旧是帅滴!ヾ(=・ω・=)o,天使你要考虑看看嘛~(づ ̄3 ̄)づ╭❤~

 

“不可能的。”

 

(⊙_⊙)?

 

茨木正说的开心,突然紫槐微笑着说出这话。他停下吹吞大业,问:“怎么了,紫槐?什么不可能?”

“没什么,”紫槐笑笑,揪出躲在身后暗搓搓偷窥的少女,“就是,这个孩子迷路了,想要天黑之前回家。但是太晚了,我想要留她在这里过一夜再回去。她坚持要自己回去,但是她的家离酒肆太远了,在落日之前回到家里是不会实现的。所以,我才说‘不可能的’。”

“原来如此,”茨木弯腰打量这位顶着金鱼头饰的少女,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现在天实在是太晚了,先在吾与紫槐的酒肆这里过一夜吧,汝可以写信,吾会让雀儿送回汝家中。明天就将汝送回家里,可以吗?”

“好、好的。”(*/ω\*)茨木小天使揉我脑袋了!好棒好棒!决定了(>ω・* )ノ今晚不洗头了!

紫槐道:“茨木,先进去吧,大家应该等急了。明日请你的挚友来酒肆做客吧。我可以请他喝千年份的净月酒哦!”

“真的吗?!”茨木眼神一亮,“吾知道了!吾一定会邀请挚友来的!”说罢,开开心心地走进酒肆。紫槐牵着神乐的手,用着看似温柔实则不容抗拒的力道牵着她走进酒肆的大门。

 

\(;¬_¬)姑奶奶你是要干嘛呀ヾ(´▽`;)ゝ,人家就这么二两肉ヽ(´~`;),该不会要吃人家吧?

 

事实是神乐想多了,紫槐带着神乐回到酒肆时,三尾狐等人已经准备好宴席。茨木被红发的鬼王掠走后,三尾狐立即用紫槐留下的纸鹤发送消息给她。紫槐看完信件吩咐三尾狐等人不用担忧,晚些时候自己会和他一起回来。虽然已经得到了安慰,但已经受到惊吓的三个妖怪决定要办次酒宴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小心脏,即便以往的每顿晚餐都像是过节一般。

酒宴就摆在庭院里,紫槐树撑起一院微凉,紫槐浓郁的花香笼罩着每一个人。

这些年来,茨木的力量越发强大足以有能力庇佑一方天地,前来寻求庇佑的一些小妖络绎不绝。在紫槐的默许下,三尾狐几位妖收留了不少可爱的小妖。

比如,现在在庭院拍着手铃的蝴蝶精,自这孩子来了之后,三尾狐想要跳舞的心就一发不可收拾,每当夜幕降临,她都会在蝴蝶精的铃声下翩翩起舞。茨木和犬神喝着骨女和狸猫从酒窖里搬出来的新酒,虽然年份不及百年份的醇香,但也清新爽口,适合入睡前喝一两杯。两妖偶尔会划拳比酒,时不时哈哈大笑。般若这孩子比较安静,不太喜欢吵闹,抱着一小坛子酒坐在紫槐树演奏的妖琴师旁,眼睛半阖,细细品味他的琴声。

紫槐和神乐坐在酒宴的另一边,神乐喝着甜甜的樱桃果酒,听三尾狐说这是几年前紫槐去樱桃林讨教樱花妖和桃花妖得来的方子,不会醉人且香甜可口。

这杯中的酒水好喝,耳边的音乐好听,眼前的舞姬更是动人。一院的热闹非凡,怎会想到是妖怪的宴会。怕是桃源秘境也不比如此了。

只是,神乐偷偷看向身边的树妖,在她发现之前立即转过头来。这身边的女子并非阴阳师手游里的式神,而她又知道暗号和这些妖怪的身世,想来想去就只有一个答案了。

“你(也)是穿越过来的(吧)。”ヽ(。·ω·。)ノ小娘子,我就知道你是穿越来的,奴家也是哦~

“是啊。”

紫槐笑笑,她不喝酒,手中杯子里的是阎魔寄来的彼岸花煎制的茶叶,红彤彤的看起来倒有几分悚然的感觉。

“我知道。”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ヾ(o・ω・)ノ小娘子,你也是阴阳师的粉吗?不要害羞(✿◡‿◡),奴家也是哦~( ̄︶ ̄)↗,来,握爪子!(灬°ω°灬) ,给你一个亲亲(~o ̄3 ̄)~ 。小娘子你也喜欢茨木小天使吗?(* ̄∇ ̄*) ,奴家超爱他!(o°ω°o)想拐回家(日)的那种!ヾ(•ω•`。),嘿嘿我是不是暴露了什么?。◕ᴗ◕。怎么会呢~人家那么可爱当然是乖孩子~

小娘子,你站哪对CP啊?✧⁺⸜(●˙▾˙●)⸝⁺✧,跟你讲哦~奴家我是all茨党哦~(。◝ᴗ◜。),当然啦(❁´3`❁)奴家还是更爱狗茨CP呢~ヽ(´•ω•`)、小娘子你呢~你喜欢漂亮的大狗砸吗?(=゚ω゚)ノ,(*/ω\*)狗砸超漂亮地说~

 

“嗯,”紫槐点点头,温柔而又不失礼貌地笑笑:“大天狗大人是很漂亮,没错。”,神乐闻言刚想安利心中喜欢大天狗,就见紫槐半眯着金色的眼睛,声音柔到溺死人到:“不过,我站酒茨哦,当然了茨酒也是吃的。也就是说,我个人呐,只吃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这对CP,不吃其他有关于酒吞或是茨木和其他任何式神的CP,你明白了吗?”

紫槐慢慢低下头靠近神乐,声音阴冷得像条蛇:“我来这个世界已经好多年了,撑到现在就是为了看到他们在一起,如果神乐想要阻止的话……”紫色的妖力禁锢住少女的身体,让她瑟瑟发抖,女人低下头贴着少女的耳朵一字一顿地说道:“杀了你哦~”

 

“咩?!” 

(ŎдŎ;) w(°o°)wΣ( ° △ °|||)Σ(゚д゚lll)d(゚Д゚*)・ヘ(;´Д`ヘ)Σ (゚Д゚;) 乂(゚Д゚三゚Д゚)乂  (;゚Д゚)y  (ノ゚0゚)ノ(゚△゚;ノ)ノ ヽ(*`Д´)ノ(つД`)・゚ヽ(゚Д゚)ノ(`゚Д゚´)ゞヽ(;´Д`)ノ 乂(゚Д゚三゚Д゚)乂 っ゚Д゚)っ(;゚Д゚)y   (;゚Д゚i|!) щ(゜ロ゜щ)Σ(゜ロ゜;) щ(゜ロ゜щ) 

姐姐你人设崩了!!!!!(゚ロ゚ノ)ノ

 

“呵”,女人坐直身体,轻笑一句:“骗你的,不要当真哦。”,身着紫衣华裳的女人表情依旧是和善的,或者说她从来都是笑盈盈的模样。然而,神乐后背的汗毛全部炸起,之前女人说的那句话里面的杀意多得要溢出来,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容不得她当假。

紫槐不再注视神乐,转而看着自己手里的杯子,血色的茶水映出血色的倒影。“我能遇到茨木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所以,这就足够了。”她发出浅浅地叹息:“如果,茨木喜欢别的人或是妖的话,我也会支持的。毕竟,能被我喜欢上的茨木,眼光注定不会差。”

语毕,神情骄傲,笑容温柔,目光似水地注视着被妖怪们众星拱月般围起来的茨木,眼神多了几分神乐看不懂的东西。这女人容貌依旧如初,可神乐却隐约看见她的青丝变作白发,定睛一看依旧是黑色的,想来是月光照射的原因吧。

紫槐转过头来,又道:“顺便一提,我还是狗崽党哦。”

“所以,无差吗?” (〃゚A゚) (´゚д゚`)

“嘛,”紫槐想了想:“没有酒茨厉害就是啦。还有博晴、大小黑白这三个也是啦。”

“你还真是……”(・ω・`ll)不知道说什么好呢(=ω=;)

“呵呵。”O(∩_∩)O~


PS:久违的更新,为了挖新的坑,努力填现在的坑,这个《大江山记事》会比较长,感谢各位小天使愿意看到现在,谢谢。其实本质上来讲涉及酒茨的成分并不多,有点浪费tag了呢(-w-)b。

以后如果我很长时间不更新,多半是:我病犯了、要虐了、要死人了、没灵感、开虐了、要考试了……


以上就是这些,感谢食用。


返回目录

23 May 2017
 
评论
 
热度(16)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