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把所有的爱都献给你

一个甜饼,没啥,内容是《大江山记事》的现代传,一篇完结。依旧有紫槐。大家5.20过得愉快啊,至于5.21,什么鬼,我不知道!

5·20,特别篇:把所有的爱都献给你

约会:

今天是五月二十日。这个日子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随手一翻就过去了,但因为谐音“我爱你”而成为了又一个各大售货网站用来虐狗的节日。

酒吞今天早早就起床了,没有让他的管家星熊使出十八般起床法来让他离开床铺。事实上自从认识罗生门酒吧的茨木之后,酒吞就再也没有赖过床,这让星熊有些担忧自己的管家地位。

酒吞今天那么早起床主要是因为今天是和茨木确定关系后的第一天,今天恰好又是“我爱你”,作为再也不会被大天狗、妖狐,青坊主、夜叉,青行灯、妖刀姬,等一众情侣虐狗的广大脱单成员之一,酒吞表示此事值得喜大普奔。

虽然当初和茨木在一起的时候被他老子各种骂、各种刁难,但酒吞从来都没有把他老子放在眼里,要知道吞爸最开始就是要酒吞养成这样的性格才允许他和自己对着干,毕竟堂堂第一黑帮大江山的未来帮主总不能是个怕老爹抽鞭子的软蛋吧。

但又不能治不住酒吞,所以吞爸找了个教练教酒吞拳脚功夫,同时也为了治住他。思来想去,最后只有自己的爱女紫槐可以了。虽然紫槐只是私生女,但同样是个同样不把吞爸放在眼里的铁汉子。由她来做酒吞的陪练再好不过了,所以酒吞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对从小揍自己揍到大的紫槐心里犯憷。现在的酒吞当然不会还怕她啦,毕竟,紫槐退隐已经好几年了,身手也因为前几年的暗伤受到了限制,各方面来讲已经不如酒吞。但酒吞还是对这个有一半血缘关系的姐姐有着敬意。

这样的情况直到得知紫槐收养的孩子是茨木之后,酒吞对于紫槐的感觉就彻底变了,既然茨木被自己的姐姐收养了,那是不是说明自己得叫紫槐一声妈了?

酒吞说出这个结论后遭到姑获鸟的一顿伞剑各种飒。

紫槐收养茨木是在给酒吞当教练的那一天,而且也不是为了把茨木当娃才收养他,而是紫槐在认祖归宗之前的十六年是茨木的父母一家收留了她,所以某种意义来讲,紫槐是茨木的姐姐。入帮后,紫槐认识了要引退的姑获鸟,拜托姑获鸟照顾茨木,从时间上来讲紫槐陪伴茨木的时间并没有姑获鸟的时间长,所以酒吞在追妻道路上最大的反对者是紫槐的一技之师姑获鸟,其次是紫槐,最后才是吞爸。

姑获鸟表示想要拐走自家孩子的酒吞就是个欠揍的熊娃子,这种嫁娃的心态在姑获鸟的心里不断翻涌,久久不能平息。反倒是酒吞最开始担心的紫槐,在一次比试后,坦然地接受了自己追求茨木的事实,而且还帮着酒吞在姑获鸟和吞爸面前说好话。酒吞事后问她为什么,紫槐是这么说的,肥水不流外人田,酒吞什么样,紫槐算是看大的,自然明白为人如何。之后又补了一句,而且如果茨木受欺负了,她也好找酒吞算账不是。酒吞抱着自己的酒葫芦瑟瑟发抖。

好了,说那么多废话,就是为体现茨木这个大宝贝有多难追,确切来讲是有多难娶。至于茨木本人……

……

……

憋说了,都是泪😂

 

总之,酒吞翻出自己去请教大天狗、青坊主、青行灯得知的最帅的约会套装穿上,带好自己连夜修改的约会计划表和钱包,最后一次在镜子前给自己的红色高马尾喷上足够的发胶,以及确认带上了接吻前用的口香糖和口腔清新剂之后,酒吞推开门,看着摆在车库里的哈雷,犹豫再三,还是回去把发胶和梳子揣包里之后,才离开家。

 

茨木恋爱了,这是罗生门酒吧里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就连他们俩要在五月二十号那天出去玩都已经在茨木本人的絮絮叨叨下重复了不下十遍被所有人知晓。结果,因为太激动导致一晚上没睡好,以至于平时生物钟极准,五点就醒的茨木在第二天八点的时候还在睡。

紫槐察觉到这点有意让了茨木多睡了会儿,就她对酒吞的了解,不花个两三小时搞定他的发型是不可能觉得有脸来接茨木出去的。

上楼敲敲茨木的房门,许久不见声音回应,紫槐推门进去,就看见穿着小恐龙连体睡衣的茨木抱着酒吞送的酒葫芦抱枕睡得流口水,还时不时喃呢几声挚友。紫槐摇摇头,上去叫醒他。

“茨木,茨木?醒醒啦。”

“唔……怎么了?”茨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揉揉眼睛。紫槐把他拉起来,伸手抓抓他乱糟糟的头发,随意地绑了个马尾。看他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紫槐道:“你忘了吗?你和酒吞的约会啊。要迟到了哦!”

“约会?”茨木抹抹口水,又重复一遍:“约会?!”

“糟了!”

白发少年顿时清醒过来,赶紧冲进浴室。紫槐再次摇摇头,把带来的纸袋子放在他的床上,“衣服给你放在床上了,换好之后记得下来吃饭哦!”

“知道了!”

茨木火速洗完澡换好衣服,披着毛巾湿哒哒着半长的头发就下来了,姑获鸟看了直皱眉立即拿来吹风机给他吹头发。茨木看着时间要赶不及了,一边吃一边任由姑获鸟给自己吹头发。

快要八点的时候,酒吞来了,此时的茨木还在二楼的餐厅,正被姑获鸟按在椅子上打理他的头发,难得的好机会不好好给茨木收拾收拾怎么行呢?

紫槐到楼下开门迎客,正巧遇到了被头盔压得没了发型的酒吞。

“来得这么早?”紫槐打量着对方精心打扮过的造型,打了个响指:“造型不错嘛。”

“咳!”酒吞不自在地别过脸,耳尖微红:“茨木呢?”

“正在吃饭,过来我给你弄下你的头发,已经被压得没边了。”紫槐三下两下把他的朝天髻抓回来,从抽屉里掏出一把车钥匙丢给他。

“你的发型那么好看,怎么可以带头盔呢。敞篷越野,在车库里,暂时借你了,哈雷就放这里抵押吧,别弄坏了。”

酒吞接过,把玩几下道:“谢谢。”,这时紫槐又从一个铁盒里拿出一张卡丢给他,“茨木一直想去这儿玩,虽然办了会员卡,但一直没有时间陪他去。他喜欢小恐龙和甜食,少给他吃冰淇淋,前几天才看过牙医。”

“我知道了。”酒吞点点头,这里也刚好在自己的行程表上,正好带茨木去转转。

“挚友!”

茨木顶着姑获鸟纠结了半天最后终于确定的三股小辫子的造型下了楼,耳朵上还带了金片造型的耳坠,紫槐很看不懂姑获鸟的时尚,还好茨木颜值够高撑得起来。

“早去早回,路上小心。”姑获鸟最后再给两个熊娃子理理衣襟,紫槐正收拾吧台上的高脚杯,插嘴问了一句:“要留午饭给你们吗?”

“不了,我和茨木在外面吃。”酒吞捏捏茨木的手,和他相视一笑。

看两个小孩迫不及待的要散发荷尔蒙,紫槐只好道:“好吧,别玩得太晚哦。”

“嗯!紫槐、姑姑再见!”

茨木点点头,未等两位妈妈桑再问什么拉着酒吞冲出门。徒留一脸二人哭笑不得,感叹儿大不中留。

 

酒吞的约会日程表是参照了大天狗等三人以及茨木的好友妖狐、夜叉提供的信息总结出来的,第一站是去茨木一直想去的游乐场。过去紫槐和姑获鸟都太忙没时间陪小茨木去,久而久之,茨木也就早熟起来明白自己不能够任性。直到现在,茨木都没有来过这里。今天,最爱他的人会在这陪他疯上一整天。

“你想玩什么?”

酒吞头上顶着茨木买的恶魔角头饰,翻了翻游乐场的地图,心里画了几个合适手臂受伤过的茨木可以玩的地点。茨木抓着游乐场的小丑送的小恐龙气球,爆米花吃得欢快,连嘴角上沾着爆米花。酒吞见了,凑上去舔了下来,弄得茨木有些不好意思。

“就、就那个吧!”茨木四下看了下,最后指着远处的云霄飞车敲定了第一个娱乐项目。酒吞脸僵了一下,不确定地问:“你真的要玩这个?”

“嗯嗯!(⊙v⊙)嗯!”

“那走吧。”

二人拿的会员卡是紫槐通过内部人员拿到的特级VIP金卡,游乐场的工作人员看了之后直接开了小门让二人进去了。

茨木第一次做云霄飞车兴奋的不得了,酒吞想着自己一定要绷紧一张帅气(虽然没有眉毛)的脸千万不要没形象地喊出来。事实证明,酒吞的定力是可以的,从头到尾只有茨木兴奋的大叫,眼泪直彪。外人看来就看见一个白毛和一个红毛坐在云霄飞车第一个位置,白毛与红毛齐飞,尖叫声与泪水共鸣。

这声音路过的人都为之惊叹小伙子的肺活量真好,在一群尖叫的人里居然能够鹤立鸡群真是厉害呢。

“那个,应该是酒和茨木吧?”

夜叉拿着游乐场特供的冰淇淋,眯着眼睛去辨别云霄飞车全场最佳组合是不是自己熟悉的好友,问身边的另一半:“大师,你看那是不是酒吞和茨木啊?”

青坊主犹豫了一会儿,才道:“不清楚,你要去鬼屋吗?”

“好啊!”

夜叉立即被转移了话题,不再想那个尖叫的让人是不是酒吞,满脑子都是一会要不要在鬼屋对青坊主上下齐手最后爽一发。

爱人的心理青坊主在这些年与他交往的期间已经摸得一清二楚,只是感叹酒吞是遇上真爱了,明明自己恐高还要陪茨木玩这么惊心动魄的游戏。

 

在经历了云霄飞车和大摆锤、海盗船等一系列惊心动魄、激动人心的游戏后,酒吞惊奇地发现自己的恐高症意外地好了,激动之余按住茨木的脸就是一个法式舌吻,之后被游乐场的跟拍系统拍了下来,酒吞拿着洗刷好的照片美滋滋地想把它放在自己房间墙上挂起来,他现在挂了半面墙全是茨木的照片了。每天醒来都能够看到自己老婆的美颜,怎么想怎么美。

茨木被吻得晕乎乎的任由酒吞牵着自己往前走。这个大型游乐场还包括动植物馆、海洋馆和水上乐园,酒吞听说茨木想去看看各种毛绒绒的小动物,正好这个动植物馆内就有一批特别的狸猫。

这些狸猫的特别之处就是会杂耍,每年吸引来游客不知道多少。其实是饲养员无意间发现自己饲养的狸猫居然喜欢喝酒,于是就用酒引诱狸猫训练杂耍,结果让人惊喜意外。

茨木看着围栏后的狸猫穿着绿色的小背心骑着独轮车到处走,还有狸猫爬上爬下爪子里抛着彩色的球,模样憨态可掬、惹人喜爱。在此期间,酒吞拿着手机对着茨木各种拍。酒吞得业余爱好是摄影,技术含量很高。他的作品多次被大一届的学长荒川拿出来点评鼓励自己的社员更进一步。但这个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晓,因为这个摄影爱好映照了酒吞的另一个恶趣味,偷拍。

酒吞的偷拍并不是为了获得暴露的肉体带来的视觉快感,而是有些时候对方会在无意期间做出很美的景象,酒吞希望能抓捕那一瞬间的美。所以,酒吞的摄影之道应该称之为抓拍。此时的茨木专注着眼前的狸猫,眉眼上挑,嘴角带笑,依稀可见他的小虎牙。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给他的侧脸打下一层朦胧的阴影,更显得茨木青涩的脸庞多些柔和质感。这样温柔的气息,让酒吞嘴巴痒痒想要吻他。

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遇上了爱的人,酒吞总是想和茨木有更多的接触,手指交握的紧密、脸颊微凉的摩挲、唇与唇之间的微热和黏腻。二人都是二十出头的少年,感情正处于萌芽阶段,渴望着彼此更多的爱抚。在茨木察觉到自己正在抓拍之前收好了手机,看他转过头来冲自己展颜一笑,酒吞凑上去吻住他的唇,看对方羞涩地闭上眼睛,悄悄举起手机拍了下来。

心中赞叹,我老婆真美。

 

植物园的鸟类很多,管理这些叽叽喳喳的小生物的是以津真天和鸠,这两个女孩是铸剑师家的后代,曾在姑获鸟手下学习过一段时间刀剑铸造术,和酒茨二人也见过几次面。以津真天性格比较腼腆,不像鸠那样冷傲,对于曾经在学院里帮助过自己赶走小混混的茨木很有好感,看到茨木后,脸红着递给茨木一个木盒子:“给茨木学长的谢礼,请收下。”

酒吞看着漂亮的以津真天心中警铃大作,之后就看到茨木从盒子里拿出一把纹着金、翠两色羽毛的短刀后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有那个女孩会送给爱恋之人这样有杀伤力的物件,当然也不排除例外,想到这,酒吞的危机感有上升了。

“不知道茨木学长喜欢什么,就送了这个。”以津真天说道,“姑姑说,这个很适合收在床头防身或是捉奸什么的,就让我和鸠一起打造了一柄,所以希望茨木学长收下。”

“哦!谢谢!”茨木对这把刀爱不释手,听说姑获鸟送的立马收了起来,再次郑重道谢。酒吞上前拿过盒子夹在胳膊底下和两个人道别之后立马离开了,天知道为什么姑获鸟会要送这个玩意给茨木,难道是让茨木防止自己出轨好用来切JJ?不行,得赶紧收起来!

 

游乐场的海洋馆非常大,几乎遍布整个游乐场的地下,作为约会的三大圣地之一在这样的日子里怎么会少人呢。透明的玻璃走廊被海水和鱼群包裹,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你和手边的他,这无疑是十分浪漫的事情。这海洋馆是那么大,甚至可以做到每对情侣独处一室,酒吞牵着茨木的手往前走,走廊里很安静,只剩下他和茨木的呼吸声、脚步声,彼此的心跳清晰可见。

鱼群贴着玻璃管壁穿梭,有时会看见工作人员穿着潜水服投喂这些小家伙,茨木还看见一个穿着鱼尾的女子扮成美人鱼在水里游来游去,还冲他挥了挥手,吐出几个泡泡又游走了。专注着海洋的茨木也是美的,酒吞想,悄悄地收起手机。

海洋馆还有海豚表演,到场的人不算多,但也坐满了半个会场。茨木对这些水里的小精灵心动不已,坐在第一排几乎要站起来去触碰那些可爱的水中歌姬。事实上他也碰到了,海洋馆的工作人员椒图就是刚刚和茨木打招呼的美人鱼,她认出这个帅气的小伙子,在互动环节时拉了他上场和海豚互动。

酒吞笑着看他激动得合不拢嘴,在台下又拍了许多照片。

 

等从海洋馆里出来已经是傍晚了,两人有点饿了。

“挚友,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好。”

挑来挑去,最后决定去游乐场外不远处的粥店解决晚饭,路上遇到了大天狗和妖狐。

妖狐拿着游乐场的赠品扇子,挑着一双桃花眼凑过来调侃:“哎呀呀,这是谁呀?”用扇子戳了戳茨木,“不是说酒吞喜欢的是红叶吗,怎么,梦中情人发现是你啦?”

“那当然,吾的挚友英明神武,虽然认错人这种事情很尴尬但是挚友爱我就好啦!吾的挚友那么好,怎么会犯第二次错误呢?而且是因为因缘巧合之下夜叉说错了,怎么会怪挚友呢?过程不重要我们已经在一起这就足够了!”

茨木这个木头当然不懂妖狐什么意思,直白地倒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反倒是酒吞闹了个脸红。捂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大天狗:“呵呵,茨木还真是一个可爱耿直的boy呢。”

酒吞:“掉毛狗闭嘴,我当然知道他可爱!”

 

事情是这样的,当初酒吞被夜叉拉到罗生门酒吧的时候,恰好是茨木坐场。罗生门之鬼名副其实,尤其是对方画着雌雄莫辨的妆容还踩着八厘米高的红色高跟鞋,坐在麦克风后抱着吉他弹奏,涂着红胭脂的唇清唱着靡靡之音。酒吞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不知名的人,忍不住地咽口水,心中一阵阵躁动。等夜叉上完厕所回来的时候,酒吞问:“台上唱歌的是谁?”

二人都没有注意到茨木已经踩着高跟鞋下台休息,换上场的是同样美丽的女主唱红叶。夜叉以为他问的就是红叶,开口回答:“红叶嘛,罗生门酒吧的台柱子啊。”末了还调侃道:“怎么,看上人家啦?”

酒吞记下了名字,没有理会夜叉的调侃。只是,夜叉没有说全,罗生门酒吧的台柱子一共两个,一是茨木、二是红叶。酒吞也没有问全让他心动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就急匆匆地买了花请人送给对方。每天写下不同的诗句,夹杂在送给红叶的花里,闹得酒吧的众人都知道大江山的少帮主喜欢红叶。偏偏酒吞每次都会来罗生门酒吧喝酒,盯着茨木在台上唱歌,并不知道他是男儿身,以为就是一个身材高大点的女人。写下的情书也都是给女人的情书,所以当红叶看到情书上写的赞美自己腿长一米八的时候,红叶就知这绝对是送错了,自己身高还不及一米八呢。

恰好三人都是在YYS大学就读,于是私底下找酒吞聊了聊,把那些情书一并还给了他,告知自己才是红叶并不是他所写的“红叶”。

此时的酒吞已经和茨木混熟了呀,酒吞一直以为茨木是私底下女扮男装,吧台上才穿女装,还化名艺名叫“红叶”。想着就算未来老婆的身材熊了点也没关系嘛,反正腰够细臀够翘叫声够好听,在意这么多干嘛?

现在红叶告诉他,你未来老婆虽然腰够细臀够翘叫声够好听,但她是个有着大JJ的真·汉子,你蹦不崩溃?而且最要紧的是,茨木这家伙即便打粉底涂口红脚踩高跟鞋穿各种可爱的小裙子,但他依旧笔直得如同钢筋,尤其是在自己追求红叶追得要死要活的满城皆知,茨木坚信自己是他挚友深深爱着红叶。

啊,这操蛋的命运。怎么这么造化弄人,我以为你的一米八是穿了高跟鞋造的假,哪知你TM是真的一米八,这以后接吻怎么接?

还好我一米九的身高不是盖的。

你问为什么酒吞不生气?

生什么气呀,当然是追回老婆最重要啊,人都快跑没了不赶紧追怎么行?至于老婆的蕾丝小裙子地下的JJ大不大那又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自己的够大够长技术够好不就行了吗?

总之,经历了一番波折,茨木终于明白自己才是挚友口中的加了双引号的红叶、天天念念不忘的梦中情人,懵逼了好半天,茨木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皱眉道:“挚友你不就是想和睡我么,怎么还搞这么多花样?要睡你就直说嘛。”

之后两人睡了个爽,嗯,就是单纯的盖被子纯睡觉,什么都事情没有发生。

所以,你还是不明白我到底是哪种想要和睡你的意思对么?!

 

中间又多了怎么样的事情,我们暂且放下,再赞叹一句:茨木这样的直木头都能被酒吞你追到,手段真是厉害呢,可喜可贺。

酒吞:不不不,别这么说我,我不是。

 

游乐场之游的最后一站是摩天轮,这里汇聚了很多情侣,其中还有不少熟人。

酒吞没有立即和茨木坐上去,而是又等了一会儿,在一旁的射击游戏摊上玩了几局,赢下了一堆茨木喜欢的小恐龙。算算时间,酒吞拉着茨木捧着一堆小恐龙回到摩天轮前,看一对对情侣从摩天轮上下来,或多或少脸红嘴肿,酒吞挑眉将自己的茨木手里的小恐龙塞给大天狗和妖狐等人,牵着茨木钻进一间包厢里。

原本酒吞是不打算来摩天轮的,但耐不住大天狗几人强烈推荐,最后还是敲定了下来。现在被茨木之前的花式刺激后,反而不怕了。而且今天有一个盛大的烟花宴,相必足够给茨木留下深刻的印象。

摩天轮缓缓升上顶端,停留了一会儿,酒吞握着茨木的手。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茨木,你知道摩天轮的传说吗?”

茨木有点紧张,“你是说在最高点的时候接吻,可以终成眷属吗?”

“你信吗?”

“唔,我、我不知道。”茨木的脸上泛起一层层红晕,有些怯意,酒吞靠近他,笑道:“信不信,试试不就知道了。”

 

事后,酒吞揽着因为供氧不足而腿软的茨木走下来,放他坐在妖狐身边休息,去冰淇淋车前找大天狗要自家老婆的小恐龙。

“茨木的小恐龙呢?”

“送人了,我以为你塞那么多给我,是为了感谢我们帮你追到茨木呢。”大天狗一手一个冰淇淋,满脸不负责任地耸耸肩:“一人一个刚刚好,我就都送出去了。”

“你个掉毛狗!”

酒吞头疼不已,买了冰淇淋回去找茨木,就看他抱着一个超大的酒葫芦抱枕兴奋地跑过来:“挚友、挚友!你看妖狐送给吾的酒葫芦抱枕!和挚友的那个一模一样呢!”

“是吗?”酒吞松了口气,想了想还是告诉他:“你的小恐龙全都被大天狗送给青行灯他们了,要不我再去给你买几个?”

“不了,”茨木摇摇头,笑道:“吾现在更喜欢挚友的酒葫芦!”

 

酒吞:麻蛋!什么时候才能结婚呐!

 

姑获鸟和紫槐:再过几年吧!



返回目录

20 May 2017
 
评论
 
热度(51)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