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大江山记事(十)


第十章:

鬼使黑立于紫槐的另一侧与弟弟鬼使白一同引领她前往阎魔在阴间裂缝设置的法阵,不时偷偷窥探这女子。

阴间裂缝不是什么好地方,那里都是死后因为犯下罪行不能投胎的恶鬼,在漫长的岁月里磨灭了人性只剩苟延残喘的杀戮之心,变成游魂不断地飘荡,但怎么也出不去。倘若遇到外物就上前纠缠不休,试图挽留下什么。无论是人神妖魔,一旦被蛊惑,就会被众多游魂撕扯,直到什么都不剩,直到变成它们的一部分。除了阴间使者,没有谁敢在这里肆意行走,就连在这里停留一会儿都不可能有谁愿意。

但现在,紫衣华锦的树妖行走其间,周身游魂缭绕,不时从她的身体里穿出穿进,无法留下什么,也抓不到什么,久而久之,竟没有游魂再靠近她,只当她是不存在。这实在是让鬼使黑感到很好奇,但鬼使白在身边提醒,他也就收敛了目光。

紫槐不是没有察觉到鬼使黑的目光,只是她现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无法自拔。游魂穿过身体并不是没有伤害的,游魂透过冰凉的心脏勾起层层前尘往事,就像是洋葱一层又一层裹得紧紧的,扒下每一层都让人流泪。

“到了,”鬼使白说道,唤回了紫槐的思绪。“就是这里。”

血褐色的土地上有一个黑色的法阵,四周有白色的符文围绕。判官站在阵法的不远处,手中一人高的毛笔还在往下滴墨。墨汁滴到地上并不是水花四溅,而是变作烟雾丝丝缭绕,向上腾升。在他前面是阎魔,艳丽的女子坐在鬼面浮云上,面色凝重。

“到阵法中央来。”阎魔抬手指向阵法中央,紫槐点点头,走到那里坐下。阎魔挥手一个白色的包子小鬼出现在她面前,虽然黑洞洞的眼睛有些吓人,但配着软乎乎的身体意外地萌。紫槐笑了,阎魔还是老样子,表面上一副很严肃的样子,内里其实很少女心。

在阎魔一声令下,法阵旋转起来,吸引着阴间裂缝的妖气汇集在法阵中央上方的一点,源源不断。紫槐在启动法阵的一刹那,闭上了双眼,紧紧掩盖身躯的华服褪至臂弯,裸露出雪白的后背。一株紫色的树苗从她的颈椎除破体而出,迅速长成一棵颤颤巍巍的紫槐树苗。而树苗下的女人已经不见踪影,只有一具白色的骷髅。奇怪的是,它的头颅上还有长长的头发,雪白雪白的,缠绕着骷髅架子像是蚕丝。透过蚕丝,树苗的根部是生长在黑色的心脏上,心脏的跳动频率很薄弱,仿佛下一秒就会停止然后碎裂。

阎魔皱着眉,没想到事态竟然这么严重。

凝聚的妖气经过阵法的过滤变得温和,缓缓注入心脏,注入紫槐树苗的体内。不一会儿,紫槐树开花了,花香很淡,很柔。给这孤寂的阴间裂缝添了一丝温情。

“唉……”阎魔叹了口气,“何必呢,常乐?”

 

平安京,樱花庭院。

这里是阴阳师晴明的庭院,自从他失去记忆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陆陆续续经历过了一系列事件,神乐总算是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样的世界里了。

作为大天朝的一位宅腐颜控网虫少女,阴阳师这部手游怎么会错过。整天沉迷于肝欧气氪金抽R卡(划去)抽SSR无法自拔。在连续肝了好几天没有休息后,网虫少女终于——穿越了。于是,神乐就出现于此。

穿越没什么不好,毕竟阴阳师手游的内容还是很先进的,作为架空的游戏背景,带着与正史不同的现代色彩,思想什么的也不会太迂腐。而且里面的人物式神都有着盛世美颜(某些N卡及一个SSR除外),颜控神乐一饱眼福。再加上阴阳师各种CP盛行,腐女神乐很开心。

现在神乐唯一遗憾的就是,最后穿越的一刹那没有把阴阳师角色换成八百比丘尼,这样她说不定就会拥有比丘尼的御姐身材,而不会是神乐这个贫乳萝莉。没想到现世自己的身材一马平川,穿越了也依旧飞机场。人生呐……

“神乐,”晴明习惯性地敲敲手中的扇子,没有听到少女的回应,又看到她目光注视着某处不知在想什么,于是又喊了一遍:“神乐?”

“晴明,怎么了?”少女的声音清脆,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浮动,漂亮得如同人偶娃娃。然而内心却是另一番画面。

美人你有啥事儿~o( ̄▽ ̄)d

(づ ̄3 ̄)づ╭❤~啊~晴明美人呐~美人你怎么可以辣么美腻呢~这壳子真好φ(>ω<*) ,三无面瘫什么的( ̄︶ ̄)↗真是一种美好的伪装痴汉的属性呢~口水啊~ 美人你再注视人家,人家会害羞滴~(*/ω\*)

晴明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被神乐的眼睛注视着,总有一种背后凉凉地感觉。是错觉吗,还是神乐的力量太强已经无法控制了呢?

“晴明?”神乐见他不说话又问了一遍。

美人你有啥事啊~(✪ω✪)~人家听着呢~看我看我(゚ω゚)ノ☆爱你哟~(づ ̄3 ̄)づ╭❤~

背后凉凉的感觉又一次加深,果然不是错觉吗?

晴明觉得此事不容小觑,严肃道:“神乐,你要学会控制自己力量。无法控制力量会使得你酿成大错,今日,你就与我一同去平安京内巡游吧。最近,我能够感觉到平安京内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知道了。”

哦哦哦!美人严肃的样子也好好看~o(*////▽////*)q,话说美人说啥呢?(´U`)?管他呢~美人说什么都是对的~(~ ̄▽ ̄)~ 

“晴明,”红发男子手握弓箭推开门进来,“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说好了去平安京城里看看的吗?你怎么还在这里磨磨唧唧的!”

博雅的神情严肃,语气不善,眉宇间多有几分不耐。晴明缓缓站起身,不紧不慢地抚平衣袍上的褶皱,这才道:“嗯,我知道了。走吧。”

如此动作优雅而自然,但似乎是故意做出来的一般。博雅皱眉,没多说什么,率先离去。晴明看看他的背影,还未说什么,就觉背后凉凉的感觉又浮现出来。

“神乐?”

“嗯?”

美人你是在忧桑博雅太傲娇了吗~ヾ(✿゚▽゚)ノ,不必担心哦美人(*´・v・),博雅绝壁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裤下的~♪(^∀^●)ノ

“啊……不,没什么,快走吧。”

看来,神乐的情况真的很严重啊。

 

●ヽ(゚∀゚)ノ● 哇哦,这边的汉子好可爱,你是不是在犹豫要不要告白呢~(*>∀<)ノ))★ 不要在意世俗的眼光,‧★,:*:‧\( ̄▽ ̄)/‧:*‧°★*  大胆滴上吧!扑倒那个汉子!

哦哦哦~妹纸,放弃吧!(*`▽´*),那个汉子明显是喜欢你身边的蓝孩纸啊~(o´ω`o)ノ快来投进我的怀抱吧(づ。◕‿‿◕。)づ。

❤(=゜ω゜)ノ美人!美人!留个寮号呗~我们一起肝呐~我带你修仙嘿嘿嘿呀~

此时的晴明还不晓得自己正被一种名为颜文字的邪恶势力笼罩着。只觉得自己的后背几乎要溢出冷汗来,忍不住快走几步远离神乐。博雅不晓得晴明是怎么了,以为他是感受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紧紧跟着他的脚步。

“啊,晴明大人,等等小白啊!”落后几步的小白,赶紧跟上远去的二人。被平安京的新鲜事物吸引住的神乐没有察觉远去的队友,这时候突然人多了起来,人流冲过,更加看不见晴明的身影。

等到神乐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来到了一处不知名的地方。

啊嘞嘞?( ̄ω ̄;)

这里是哪里嘞?ヽ(´~`;)

(≧w≦;)难道是,伦家又穿越啦?~\(≧▽≦)/~难道说伦家又要展开一段奇特地旅程啦?(・ω<)☆

哦吼吼吼吼!(*´゚∀゚`)ノ 伦家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呀,喵!

……

……

……

……

(ノ`Д)ノ够了,你就是迷路了呀! 

特喵地,!!!∑(゚Д゚ノ)ノ怎么会呢?!

o(TωT)o 白痴神乐!(/□\*) ,所以说路痴你就不要乱跑嘛!(▼ヘ▼#)

这里是哪里?∑(っ°Д°;)っ

晴明美人、欧尼酱,快来救救咱呐〒▽〒!

 

内心经历了各种挣扎,外表依旧冷若瓷娃娃的少女,淡然地撑着伞,准备打道回府,试图碰碰运气能不能安全地在天黑之前回到樱花庭院。

结果刚一转身就装上一对软软地东西。弹性十足,一下撞倒平原少女。

 

(〃>皿<)是辣果?是辣果子带球球撞银?!教练侬快看这里有银带球球撞银!(▼へ▼メ)罚他下场子撒!ヽ(#`Д´)ノ

 

“哎呀?”

刚回来的紫槐在想着事情,没有注意到周边的事物,只觉胸口一痛有什么弹了出去。低头一看,十分眼熟。

“你是……”

看着拿着伞,穿着粉色和服,头上戴着金鱼装饰物的短发少女,紫槐问:“神乐?”

 

闹撒子闹,那果子叫窝?(ー`´ー)

 

虽然内心是这么说的,但是表达出来的却只是状似无意地:“嗯?”

紫槐眨眨眼睛,弯下腰看她。神乐也是平静地看着她。

 

干撒子?(`_ゝ´)没见过这么如花似玉地平胸少女吗?(。・`ω´・)窝告诉你,人家虽然是平胸,但是我可爱呀!( ̄︶ ̄)↗哈哈哈哈(*/ω\*)没见过这么可爱地少女对吗?(>ω・* )ノ来,给你一个飞吻哦!(* ̄3 ̄)╭❤拿去不要谢我,我叫雷芬!ヾ(=・ω・=)o是不是被我可爱地外表迷惑了ლ(・∀・ )ლ,不要迷恋我!(=゚ω゚)ノ,我也很爱我自己!ε = = (づ′▽`)づ 

 

良久,紫槐以拳做锤敲击了手掌,笑道:“天王盖地虎!”

 

什么嘛,对暗号呀!。◕ᴗ◕。这个简单!<(▰˘◡˘▰)>怎么可能难住我嘞~('ω')

 

“宝塔镇河妖!”

 

✧⁺⸜(●˙▾˙●)⸝⁺✧怎么样?宝宝是不是很厉害!ヽ(^ω^)ノ  

 

“是呢,”紫槐和善地笑笑,“确实是的呢。”

 

系、系嘛达!ヾ( ̄□ ̄;)ノ,宝宝暴露……了呢~ヾ(´▽`;)ゝ额呵~(≧w≦;)!

……

……

……

……

姑奶奶我错了!(。﹏。*)我错了宝宝┗( TwT )┛投降,不要次宝宝呀!



返回目录

13 May 2017
 
评论(2)
 
热度(23)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