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大江山记事(八)


第八章:

酒吞童子是平安京外大江山上赫赫有名的鬼王,一如他的名字,仅有的爱好就是喝酒。至于其他的事情,完全不在酒吞童子的关心范围内。

作为一个王者,其实真正的作用是安抚子民的心。早些年间,在危机时刻出面和侵略者作战,保护好拥戴自己的子民,是酒吞童子不可逃避的责任。而现在,鬼王的名声打响了,没有人会来攻打大江山,于是酒吞就只需要坐镇大江山的鬼王之位就可以了。至于他有多强大又有多睿智,现在并不会有多少人、妖在乎或是知道。

这样的酒吞很无聊,仅仅所爱的事物——酒,就成了他的寄托和慰藉。

酒吞的酒葫芦会酿最好的酒,那是只属于他的神酒,酒吞百喝不腻。但喝完神酒,酒吞难免会睡上好久,睡多少年,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这视酒吞喝的量而定。而且其他的酒也别有滋味。比如桃花妖和樱花妖酿的樱桃花酒,绵醇香甜、回喉甘甜。再比如人类酿的烧刀子,辣口烧喉、后劲十足。

这两种酒都是酒吞次之神酒所偏爱的酒。

而现在,听说人类那里出现了新的酒,非常有名的酒。在酒吞再一次醒来后,星熊告诉他,平安京的花街新开的酒肆有一种特别的酒,相信他会喜欢。

于是,酒吞就去了。

鬼王想要进入人类的领地很轻松,哪怕是不改变外形,也不会被人类发觉。尤其是那酒肆是妖怪开的。

这样的店铺非常多,只要在店铺的周围设下结界,不被人类的阴阳师发现,那么这样的店一般都会红红火火的开上好多年。而且,这些妖怪大都没有没有害人之心,即便是阴阳师发现了,也不会赶尽杀绝。毕竟妖怪的食物人类吃了,有利无害。

酒吞收敛自己的妖气,走进店里。酒肆的前厅是人类的位置,后院才是妖怪的去处。戴着鬼面具的美丽的孩子走上前来,邀他去后院。

有更加美丽的艺伎身着华丽的衣袍隔着一个庭院的距离,跪坐在重重垂幔之后,唱着动听的三味之歌。女子的脖颈如同低垂的白天鹅,领口张开,裸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肤,配着白色粉脂涂出来的三足,让人几乎辩不出哪一块是粉脂哪一块是她的皮肤。她拨弦的手指纤长,涂着丹红豆蔻,衬得红得更红,白得更白。那涂着鲜红口脂的嘴唇吐出的靡靡之音更是让人陶醉。

艺伎的脸上都涂着厚厚的粉脂,只是这一位即便涂得再多依旧难掩妖娆的容貌。这是一个绝色的尤物,酒吞想。他的位置离这艺伎最近,观察的也更为仔细,鬼王喝着般若送上来的酒水,盯着歌唱的艺伎,手指在不知不觉中跟着打节拍。

 

酒肆的二楼,紫槐微微掀起垂幔,看着楼下歌唱的美丽艺伎,心中一片柔软。再看看另一边不远处闭着眼睛享歌声乐的红发鬼王,心中又升起几分欣慰几分酸涩,放下垂幔,再看看手上的印着曼珠沙华的信件,以及放在贝壳里的妖力结晶。

紫槐叹了口气,问:“这次我若再去地府,又该要多长的时间?”

鬼使白跪坐在她身后的垫子上,容貌与数年前没有一丝差别。闻言道:“请大人放心,阎魔大人把此次地点安排在了阴间裂缝处,那里的时间与人间没有差别。相必要不了多少时间。”

“好吧,待我交代一下骨女酒肆里的要事,就随你去吧。”

“好的,大人。”

听到消息,骨女牵着紫槐的手久久不言语,最终还是目送她离开。至于应对其他人的理由早就想好,继续使用就可以了。说到底,其实只是为了瞒着一个孩子而已。

数年前紫槐大人就离开过一次,理由是酿酒,管理酒水的骨女看着满满三个酒窖的酒,怎么不会怀疑。只是大人要做的事情总归有大人的理由,她终究不能够插手些什么。总归,大人说了,不会再离开。

 

温和的酒滑入喉中,不骄不躁是这杯酒的优点,却也是一个嗤之以鼻的平庸之处。酒吞喝下这酒,将杯子放在桌上。

“小鬼,过来。”红发鬼王慵懒地倚在墙上,般若看他招呼,放下正在聊天的客人,过来问:“尊贵的大人,有什么事情吗?”

“听说这里有一种特别的酒,十分出名。”酒吞点点桌子,出现一小堆摆好的金块在桌上。“本大爷是慕名前来,献上来给我尝尝吧。”

“您说的是我们酒肆的招牌酒吧。”般若并没有动,甚至看也没有看桌上的金块,笑道:“抱歉,大人。因为凡是喝过那酒水的,一般都会醉的不省人事,丑态百出。所以,我们店里有规定:喝了产生任何后果,本店一概不负。”

“呵,有意思。本大爷会怕什么,拿上来!”

“那,既然客官执意如此。请稍等。”

般若站起身,准备去拿酒,却被酒吞叫住,“等一下,让那个唱歌的送过来。”

看着酒吞所指的对象,般若微笑的脸出现一丝破裂,挣扎了一会儿。

“怎么,不行么?”酒吞抬眼,一丝强大的妖力释放出来,直奔般若。

“不、不是。”般若脸色苍白了几分,转念一想,最后下定决心道:“请您稍等。”

酒吞注视般若离开,他走到正在休息的艺伎身边,与其耳边窃窃私语。过了一会儿,艺伎看了酒吞一眼,像是在确认着什么。酒吞心中陡然冒出几丝紧张。最后艺伎离开了,酒吞有些失望,蒙头喝起了酒。

“大人,是您要的酒吗?”

 

哐当——

酒吞看着眼前已经换了一身简洁方便的细长装束的艺伎,手里的碗“啪”地掉到了地上。眼前的人依旧是粉面油头的妆容,极致的眉眼难以掩盖。她放下了沉重的发髻,披散肩头。手里端着盘子,笑容温柔而炙热。尤其是胸口的肌肤总是在酒吞面前晃来晃去,晃得他眼花。

只是,这女人的胸是不是有点……平?

有点醉意的酒吞呆呆的想,美丽的艺伎看他不回答又问了一遍,“大人这是您点的酒吗?”

“啊,是的!”

酒吞如同傻愣青色的毛头小子一般,看着艺伎在自己身边坐下,为自己斟酒。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暗叹自己的失态。

之后就被艺伎推来的半碟酒水所吸引,那是很奇特的颜色,是晶莹的紫色,如同他的眼睛一般,是蕴藏着神秘和不可小觑的紫色。看起来并不像是酒,倒像是哪个女孩子采了葡萄榨的果汁液。

“这就是你们的招牌酒?”酒吞接过艺伎端来的酒盏,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了对方的手指尖,心猿意马了一会儿,故作镇静地问:“看起来并不像是酒么,叫什么名字?”

“大人可别这么说,这酒的后劲很大呢。”

艺伎掩唇笑笑,酒吞看到了她眼里的金光以及自己的倒影,心底没由来地升起一阵躁动。

“酿出此者,是吾店的老板,紫槐。她曾习得回梦之术,大成后,用紫槐花酿的此酒,竟生出不一样的效果。可以让人在清醒时梦见真正的自己。故此酒名为:‘紫槐回梦’。”艺伎笑着,眼睛盯着酒吞,问:“大人,您真的要喝么?”

“哈,这有什么!”酒吞不知怎的,对这人的质疑升起浓浓的不满,端起酒水在艺伎的惊呼中一饮而尽,末了丢下酒盏,道:“这酒喝起来如同白水,无色无味,没个酒的样子!”

“大人……”艺伎面有难色,“回梦酒不可牛饮啊……”

“怎么,这样清淡如水的酒还不可以一口喝干?果然是个假酒,本大爷的神酒可不会……”

话说到一半,强烈的眩晕感袭上心头,酒吞撑着脑袋,眼前的事物晃来晃去。“可、可恶,这是怎、怎么回事?!”

“大人!”

艺伎哭笑不得,扶助快要倒下的酒吞,“大人,吾说了,回梦酒的后劲很大的。”

“不、不许笑!”

酒吞倚在她的肩头,眩晕感越来越严重,就连眼前的艺伎都快要看不见脸孔,只剩下他的金色的眼睛,和神酒一般无二的眼睛。可恶,怎么回事,这酒一定有问题!

“大人,您还好吗?”艺伎看着眉头紧皱的酒吞,担忧地问:“吾去寻解酒药,大人等等吾!”

“不必了!”

酒吞低声喝道,一股清明的妖力从体内庞大的妖力分离,驱赶走脑海里的眩晕。他长臂一展,勾住那人的腰肢,虽然眉头依然紧皱,但已经好多了,至少说话是没有问题。

“这点后劲,还不及本大爷的神酒威力的千分之一。”鬼王不屑地勾唇,显得俊美的脸更多邪意,酒吞直视前方,目空一切,没有注意到紧靠着他的艺伎眼里水波荡漾,星光闪闪,各种狂热。

酒吞又给自己倒了酒,只是这酒壶很小,酒水也不多,依旧只是倒了半碟。不过,现在吸引酒吞的已经不是酒了,而是怀里的人。她身上的味道很清新,像是刚刚洗完澡后的皂角味,但又没有那么浓郁,细细轻嗅,还有一种独特的香味。

“大人……?”

“酒吞,”鬼王埋在美丽的人儿的裸露的脖颈间,温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肌肤上。嘴唇摩挲着她的皮肤:“叫我酒吞。”

“酒、酒吞大人……”艺伎缩了缩脖子,感觉脖子分外的痒痒。“您一定是醉了。”

“你又没有喝过这酒,怎么知道本大爷醉没醉?”酒吞哼笑一声,声音低沉而性感,惹得她耳热。听到男人的问话,艺伎反而认真的说:“吾自然是喝过,只是吾没有像是酒吞大人您这样还能够保持理智。酒吞大人真是力量无穷、英勇神武,即便是一杯倒的回梦酒也能驾驭,真不愧是曾经救过吾的恩人……”

这妖精真是聒噪,有意思,救过的恩人?哦,原来小妖精长大成了大妖精了呀,就这么想要本大爷的疼爱么……

“呵,既然如此……”

酒吞端起酒盏喝下剩下的回梦酒含在口中,堵住艺伎惊呼的嘴巴,舌头带着酒水滑进她的嘴巴里,翻挑着她的舌头,舔抵着她的牙齿,来回挑逗那两颗尖锐的犬牙。

艺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妆容渐渐淡去,原来那是妖力凝聚的。黑色的柔顺长发慢慢褪去,原来的蓬松的白色头发露了出来,头上的暗红色鬼角与穿过鬓发的尖尖妖耳,红得几欲滴血。看起来只要再过一会儿就可以熟了吃掉。酒吞放开她,看着美得不可比拟的脸,伸出舌头舔过嘴角,大掌摩挲着她脸上的红色鬼甲。

“哼,果然是你啊,妖精……”

看上去像是紫色的酒水,其实是透明的,在刚才的唇舌交往中顺着二人的嘴角流淌。满脸通红不可置信的白发妖怪还保持着胸口的肌肤裸露的艺伎装束,看来那妖力只是改变了妆容。酒吞盯着她嘴角的酒水和唾液混合的透明液体流淌下来,拖着长长的银丝,一直落到妖怪的胸上。

不知道为什么,酒吞突然觉得好干,有什么从胃里想上喷涌,燃烧过心脏,直到喉咙。那个不知名的东西,在体内蠢蠢欲动,在叫嚣着,吃了她!吃了她!吃了她!

“啊!”

酒吞圈着白发妖怪,她的半个身子都在酒吞的怀里,鬼爪无力地贴在他的胸口。好事被破坏自然心中不爽,狠狠瞪向前来续酒的三尾狐,一阵阴风掀起一红一白两个身影消失在了原地,只有酒盏在不住的打转,昭示有什么来过。


PS:还用“她”是因为鬼王醉了还没有发现胸“平”意味着什么。一切都是假酒的错。

当然,紫槐卖的是真的,只是鬼王喝多了。

返回目录

06 May 2017
 
评论(7)
 
热度(33)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