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依旧是晚自习的摸鱼。
这一发是紫槐的人设,想说一下对茨木的喜欢。

以下仅代表个人言论。

最初喜欢茨木是在阴阳师里面,当然作为一个颜控,茨木的外貌无疑是第一时间俘获了我的心。
之后就是茨木对于酒吞的爱意,是的我认为那是爱意,但具体是出于是爱情的爱还是友情的爱,我觉得那不重要。
我当时就在想,天哪,这个孩子怎么那么大胆。我羡慕这样勇敢的、愿意追求自己所需要的事物的茨木。
这是我最开始喜欢他的原因。
人都喜欢自己所没有的东西,比如说对爱的追求的勇气,对力量追求的野心,等等。
我在茨木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想要被别人领导、想要辅佐一位王者的心。这是一颗甘愿做配角的心。
人生有太多比你优秀的人,很多事情只有别人能做。我觉得如果我能够帮助这个人完成这个刚好是我想要做的事情,至于最后这个荣誉到底归谁,那不重要。
我想做一个在舞台后面默默拉幕布的工作人员,我的存在或许并不亮眼,也会被任何人替代,但之少此时,我会好好抓紧手里的绳子。
用政治老师的话来说,这就是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
我觉得茨木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他有着无私的精神,这样的精神在我眼里和心里都是伟大的。
所以我很喜爱他。
之后,像是所有的粉丝一样,我去百度了茨木的事迹。
当我得知茨木的童年和被斩断的手时,我当时就觉得好心疼,我喜欢的茨木的童年怎么可以这么……痛呢?
好像是母爱泛滥似得,我觉得应该有一个温柔的、美丽的人或妖出现在他身边,陪伴他度过童年。
于是,紫槐就来到“大江山记事”。

这里我要首先说明一点,紫槐这个角色我早就已经设定好了,只是觉得合适,就直接拿过来用了。
因为在原来的设定里,紫槐就是一个温柔的、疼爱每一个孩子的树妖。

我相信每一个故事都是真的,它都曾发生过,只是在不知不觉中,我们接受到了来自这个故事的信号,然后我们把它当做灵感写了下来。
所以,有了紫槐的陪伴,我觉得茨木就不会有痛苦的童年。
我没有删掉关于他的痛苦童年的开始,因为有了那些悲伤的经历,才有了现在的茨木,受过伤的茨木才是真实的茨木。如果茨木没有经历过孤独、悲伤、愤怒、流血,那就不是茨木了。

我喜欢茨木,是因为他不仅仅是有一颗我所没有的愿意勇敢的心,更因为他是星星⭐。
为什么说他是星星,因为我的脑海中总是想到这样一个画面:年幼的茨木在黑暗里瑟瑟发抖,周围都是对他的坏,直到如骄阳一般的酒吞从他生命里路过,点燃了他心中的光芒。以后,茨木像是永不熄灭的流星一般往太阳奔去。这个时候的茨木有多耀眼,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不像酒吞如同太阳一般可以自己发出夺目的光芒,也不想我笔下的紫槐如同月亮一般折射他人的光彩,他就是一颗星,一颗足以媲美太阳的启明星。他有着自己的光和热,那些小妖都将被这份追求更亮更热的姿态所吸引,因为茨木会找到希望,跟着茨木就可以看到光明。

至于之前有人说好多大大和画手离开圈子,我并不赞同大家去责怪谁,无论是事因还是情果,大家都不应该去责怪。

因为别人的意愿“我”是无法左右的,因为那是另一个“我”。那是一个独立的思想,强加于自己的思想给别人,不觉得太过任性了吗?

那个人的离开我只能说他爱的不够深,我抱有遗憾,倘若他回来,那么欢迎归来。

至于有人爱酒茨有人爱茨酒,我个人来讲,我是不介意的。
因为茨木到底喜欢谁,那是茨木自己的事情(大家联想我之前的想法),我们是无法左右的,因为改变了那就不是茨木了。

我的观点就是既然茨木(传说和阴阳师)都选择了酒吞,那就证明酒吞是有闪光的地方,值得茨木去追随。
作为一个爱偶像的粉丝,我既然我爱他,那么他的选择我都要尊重。即便我不喜欢,我也应该保持着单纯爱他的姿态,不去恶意伤害同意他的做法的人。

至于,到底谁攻谁受,很重要吗?从开车的角度来讲,他们两个都有一根棍子和一个洞,到底是哪根棍子捅哪个洞,很有意义吗?难道那根棍子或是那个洞就不是他们其中一个的了?

如果这样,那那些写清水文的作者该怎么办?万一他们在拉灯了之后逆了cp了,你怎么看?

最后,表态:如果爱,请深爱。你若不爱,就不要恶意伤害。

03 May 2017
 
评论(2)
 
热度(12)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