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大江山记事(六)

第六章:

平安京外的河流对面有一片种满了樱花和桃花的林子,被人戏称是樱桃林。

樱桃林几乎四季都盛开着白粉、桃红的樱花和桃花。去往那里赏花的达官贵人也不少,只是最近,前往樱桃林的人都不见了踪影,逃回来的人也挂了彩,说那片林子里有一个白发恶鬼,专取人心为食。这事闹得人心惶惶,有人想请阴阳师去除鬼,不知能否平息这事。

 

樱桃林深处,在一棵樱花树下,有一个孩子在吃着什么,血色的液体染红了地面,唇齿撕咬血肉的声音在这静寂的林子里显得格外刺耳。白发金瞳的鬼子跪在一个已经不见人形的尸体前啃咬着,红色的血糊了满脸,看起来格外骇人。

突然,正在进食的鬼子停了下来,一双兽瞳警惕地盯着身后出现的一群人。

有人手中拿着弓箭,有人高冠束发,虽然长相不同,但那眼中的十足的畏惧和厌恶与数月前所见的村民一般无二。

“急急如律令,灭!”

弓箭夹杂着符咒打退了鬼子,本就没有气力的孩子身上又添累累伤痕。绝望没有叫醒被恶鬼之念吞噬的茨木,反倒助长了他身上的妖气。血染的手在这黑烟的滋养下隐隐有长成缠绕瘴气的鬼手之势。

“果然是个恶鬼,”为首的阴阳师道,“大家一起,消灭这鬼子!”

“哈!”

数十人拿出黑色的符纸,一起念咒,灵力凝聚的咒文闪着圣洁的金色的光芒,围绕着被束缚的鬼子,不断缩小包围圈,只要汇聚在一起,这鬼子就将葬生此地。

“呵,什么时候本大爷领地上的妖怪也要你们来管了?”

有人声从林子的四面八方传来,念咒中的阴阳师被这话语里的妖气打断,为首者大喊:“什么人,鬼鬼祟祟!滚出来!”

“敢让本大爷滚出来,有意思!”那声音的主人包含嘲讽地笑笑,周围狂风卷起,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该滚的人,是你们!”

“啊!!!”

 

当茨木再张开眼睛时,只看到月光之下,那人身量高大,宽肩窄腰,穿着黑色衣袍,袒露健硕的胸膛和腹肌。左肩上的金色鬼面肩甲折射出尊贵的光芒,身后的酒葫芦足有一人高,葫芦底裂开一张布满獠牙的嘴,咕噜咕噜地冒着酒气。那人的红发一丝不落地束在脑后,但这红发似是不情愿自己被束缚,嚣张地朝天散开自己的身躯。这人的发,红得鲜艳而有朝气,不似地上的血水阴暗腐臭。这人的瞳,是比紫槐的颜色还要肆意的紫金色。这样的人,不,应该是妖怪,远比紫槐要厉害,也比现在的茨木要令人感到害怕。

那人周身缠绕的黑气,是畏,只属于鬼王的畏。

何为畏,让所视者望而生退者,是为畏矣。这妖,是这片土地的鬼王啊。

“啧,被欲望吞噬了么……”

红发鬼王面对小鬼龇牙咧嘴的示威视若无物,抬脚踢翻了他和束缚着他的符咒锁链,被踢中的鬼子颤抖着身体,他突然奋起,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扑向鬼王。红发的鬼王显然没想过这小鬼能在自己的使了三分气力的脚下还有反击之力,一时不备,被他划伤了裸露的手臂,血液顺着臂膀的线条淌下,滴落在血色地面上融为一体。

“本大爷好心帮你,竟然这么不识抬举!好好好!”

男人笑了,连说三个好字,模样似怒似喜,仅仅在一个回合之下就制住这小小的鬼子,掐住小鬼的喉咙,力气之大使得小鬼痛喊出声。

“呵,居然还有力气哀嚎。资质不错嘛。”

鬼王来了兴味,取下身后的酒葫芦,高举过头顶,从酒葫芦的嘴中吐出金色的酒水喷在小鬼被血水覆盖的脸上,冲刷掉着小鬼因为无知而犯下的罪恶。

茨木被酒水呛得不能呼吸,不住的咳嗽,奋力挣扎摆脱了男人的束缚。精致苍白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有些梦幻,撇去他身上的血迹,这孩子有着让人炫目的能力,恍若精魅。

“啧啧,原来是个会吃人的小妖精。难怪本大爷会大意。”红发鬼王自嘲地笑笑,拎起小鬼,几步来到河边,丢了下去。“洗干净了就给本大爷爬上来,要是敢跑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被呛了好几口水的茨木刚浮上水面,就听见这人毫不掩饰的威胁,心中不敢不从。用河水洗干净自己的身躯,湿漉漉地爬上河岸,站在那不知所措。

冷风吹过,小孩瑟瑟发抖。

那人坐在樱花树下,不知从哪里摸来一双酒盏,酒葫芦缩至正常大小自动斟上酒,鬼王享受着金色琼浆,脸上浮出一丝餍足。看这小孩,不由笑笑,冲他招招手:“过来,坐这!”

茨木乖乖听话,走到他身边坐下,看他递来的酒盏不知所措。

“傻愣着做什么,接着!”鬼王挑眉,这小鬼怎么一副傻了的样子,该不会刚刚下手重了吧。

在鬼王并不温柔的提醒下,茨木捧着比自己脸还大的酒盏,盯着盏里与自己的眼睛一个颜色的酒水,靠近嗅了嗅,犹豫半天像是迟疑着酒水能不能喝。最后,在男人的催促下,才缓缓喝尽。

这酒水喝起来并不辣喉,相反很顺滑,味美而甘,像是甜美的蜜糖化开的汁液。茨木眼睛亮晶晶的,扭头盯着男人,无声地询问这是什么,喝起来这么甜。

“哈哈哈哈……”

男人大笑起来,抬手屈指弹了小鬼的脑门,“乳臭未干的小鬼,这是樱桃糖水。酒这种东西,只有本大爷这样的男人才能喝!”

小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继续小口小口的喝起来,模样十分珍惜。不知怎么的,看着小鬼这个样子,鬼王大人没由来地心软了几分,笑骂道:“怕什么,大口喝!本大爷这儿还有!”闻言,茨木这才喝得欢快起来。因为小孩嘴巴小,喝得又急,金色的糖汁顺着嘴角滑下来,小孩伸出舌头舔舔唇瓣。

精致的容貌与鲜红的舌头,做者无意,但看者心中升起几分旖旎。回过神来,男人自嘲地笑笑,自己是几年没见过女人了么,怎么对个小丫头片子升起心思了。

几天前,手下的桃花妖请自己过来品酒,临走前送了些她和樱花妖做的樱桃糖水,说不定这丫头一辈子都尝不到这样稀有的甜点。那可是用樱花妖和桃花妖本体上的花蜜制成的,星熊童子垂涎了好几十年呢,呵,成了妖依旧不改熊性的家伙。

是的,鬼王大人把茨木当成还未发育的女孩了,多年之后绝对有他哭的,刚刚赶到的紫槐如是想到。

“茨木。”

闻言,小孩立马转头,看到好久未见的紫槐气喘吁吁地扶着樱花树,发丝凌乱显然是刚刚才赶到。

小孩放下酒盏奔向紫槐,想向女子诉说自己的救命恩人,回头看去,河岸上却只剩下盛着他没有喝完的樱桃糖水的酒盏,那红发的鬼王已经不见了踪影。


返回目录

02 May 2017
 
评论(4)
 
热度(34)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