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大江山记事(五)



第五章

村长赶来时,阴阳师已经打下第七道符咒,依旧没有将茨木完全杀死。紫槐树的树根在吸取力量来滋养这鬼子,源源不断,让人心生畏惧。

“快!”阴阳师顾不得形象,手上结印不停,“烧了这妖孽!”

村长点点头,“泼油!泼油!放火烧了她!”

众人像是训练有素一样,拿着油围了紫槐树一圈,泼了一遍又一遍的油,就连那被束缚在符咒之下的茨木也被泼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村长站在紫槐树前,在被酒肆老板娘按在怀里不得动弹的樱婆婆的呜咽下,把手中的火把丢向了庇佑了山谷千年的紫槐树。

茨木被火焰灼烧着,身体却没有一点事,紫色的妖力包裹着他。紫槐在尽最后的力量保护她,茨木的眼里擎着眼泪,一颗一颗滑落……

紫槐树颤抖着巨大的身体,就连地面也开始震动,天地间风起云涌,有什么可怕的事物就要破土而出,向着天发出怒吼。天空的闪光愈来愈盛,劈下一道道闪电,直直地打在紫槐树上。众人被这异象吓得趴倒在地上,这过程似长却短,紫槐树被天火烧得焦黑。一连九道闪电劈得紫槐树的枝丫通通化为灰烬,木炭的味道混合着紫槐花香在天地间弥漫。最后的闪光散去,只剩下一块巨大的黑色的炭状物。

天就要亮了,阴阳师撑着结界才勉勉强强庇佑了自己和身后的村民,天神之威可不是小小的人类能够抵抗的。茨木包裹在紫色的妖气里一点事也没有,同样的妖气也在庇佑着樱婆婆和她身边的孙女及她的未婚夫。老板娘被这光芒惊艳得说不出话了,一时间心中无限思量不知该做何想。

黑色的焦炭从中间裂开,咔嚓咔嚓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大地上显得尤为注目。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那个屹立于天地间,即便被天火焦灼依旧高大的紫槐树。最后,轰的一声,焦炭倒下了,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漂浮在空中的一棵树苗。一颗青翠欲滴,泛着幽幽紫光的树苗,定睛一看,那不是树苗而是一颗缩小了的紫槐树,模样与之前的紫槐树一般无二。

当然最让人觉得惊讶的是在树根上的东西,那是一具完整的雪白的、晶莹剔透的人骨。紫槐树化作点点星光融入人骨中,逐渐长出血肉来。最后天地间出现一位闭着双眼,穿着紫色紫槐花衣裳的女子。

“紫槐大人……?”

樱婆婆泪眼婆娑着呼唤她的名字,是的,那美丽的女子就是紫槐,只是她乌黑长发不再,只余三千雪丝。

阴阳师咬着牙,愤恨让他的脸庞扭曲起来,从袖里掏出那张黑色的符纸,掷向紫槐。茨木见此,心中大惊,几乎是下意识的飞身上去抵挡。

此时,天空破晓,紫槐睁开双目,金色眼睛与茨木一般无二,映衬着破晓的金光恍若真神降临。只见她一手揽住茨木,一手抬起抵挡住黑色的符纸。符纸在紫槐的手掌前面前停下,像是僵住了一般。

与此同时,平安京的八岐大蛇封印之地升起一束光,化作黑白两个身影。

察觉到符纸的力量来源突然减弱五成,紫槐双眸中的金光一聚,紫色的妖气大盛,符纸就这样化作灰烬消散了。紫槐搂着妖化的茨木,抬手一挥,还未等阴阳师撑起结界强劲的紫色妖气汇聚成风掀翻除樱婆婆三人以外的村民。

白发紫衣的女人缓缓落地,目光只剩下年迈的樱,嘴巴张张合合,说了三个字,之后就消失在了原地,连那焦黑的紫槐树也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个巨大的树坑。

樱婆婆心中悲凉,眼泪也仿佛是流干了似得,干涩得不行,她知道紫槐说的是什么,是对不起。

 

河堤上,紫槐搂着茨木现身于此。

看着那条短短的、深深的裂缝,紫槐抬起手汇聚着妖力,终究还是没有狠下心摧毁河堤。妖力灌注进河堤两边的植物里,像是受了刺激一般,卷住整面河堤,把那条裂缝填的死死的。

这算是她最后的一次保佑这山谷,从今往后,再也没有庇佑山谷的紫槐树妖。只有全心全意保护茨木的紫槐而已。

怀里的小孩已经因为脱力而沉沉睡去,身上的伤口也在紫槐的治愈之术下完好如初,只是茨木头上双角被那些人砸断了一只,她也没有办法修复。紫槐没有转身,对着身后的拿着白色招魂幡的男子道:“抱歉,请帮我捎句话给阎魔,这个孩子,由我保护。”

男子没有想到会被察觉,想了想,还是离开了。

 

 

紫槐抱着茨木沿着河边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直到走到一棵紫色叶子的大树下,上面有一个树洞,循着记忆用妖力打开了树洞,从中取出一个成人巴掌大小的贝壳丢进了河里。不一会河水中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泡,一位蓝色皮肤的男子手持折扇头戴黑色高冠身着青蓝色海浪波纹长衫,从河水中央踏浪而来。

“好久不见,河神大人。”紫槐笑道,虽然是敬称,但她却没有一点恭敬的意思。显然是与这人相识多年。

“哼,”荒川对她的行为一点也不感冒,眼中的冷傲和不屑丝毫没有掩盖,“你总算是放弃了。”

“是呢,”紫槐不否认,只是浅浅的叹息:“我还是放弃了。”放弃保佑那些虚伪的人类。

荒川摇摇扇子,对她这般模样有些同情又有些愤慨,同时也是欣慰。

“说罢,你寻我来是为何事?”荒川问,却见紫槐端详着茨木的睡颜,笑道:“我想拜托荒川大人你送我和这孩子安全抵达平安京。”荒川闻言甩了甩袖子,一个巨大的贝壳从河里浮出水面,对着紫槐张开,这贝壳赫然是她刚刚丢下去的那一个。

荒川背对她,道:“上来吧。”

紫槐半弯着腰躬身道谢,钻了进去。

巨大的贝壳载着两人在荒川河面上破浪而行,荒川之主半随在其身边。看紫槐那么在意那个白发的小鬼,问:“他就是你一直心心念念的小鬼头?”

“是啊。”紫槐笑了,“很可爱不是吗?”

“呵,也不知你为了这个孩子浪费那么多年究竟有什么意义。”荒川蓦然想起一件事情,从怀里掏出一颗紫色的珠子丢给她,“还给你,留在这我这那么多年,一点用也没有,碍事。”

看着这晶亮的珠子,紫槐笑笑,心中升起几分悸动,“谢谢。”

“哼。”

紫色的珠子化作妖力融入紫槐的体内,这是她好多年前输给荒川的妖力结晶。即便是紫槐自己的妖力,她吸收起来也吸收了三天三夜。好在,茨木还未醒来,等她挣开眼睛时,已经到了平安京外的山林里。河水到不了平安京,这已经是最近的地方了。

“谢……”

紫槐转身,谢谢还未说完,荒川之主已不见踪影。她叹了口气,往平安京走去。还未走出多远,就有一青年人出现在她身后,戴着白高帽拿着白色招魂幡,声音清润,道:“紫槐大人,阎魔大人邀您一叙。”在他身后有阵阵阴气翻滚着,依稀可以看见黄泉之水在哀鸣。紫槐没有接话,只是抱着孩子不动,那人又说道:“阎魔大人说了,只是想叙叙旧,不会太久的。”

“好吧。”紫槐放下茨木,用妖力引来一片叶子放大将他放在上面,又摘了些野果子放在小孩身边,最后布下结界才跟着青年离开。

 

地府,黄泉路的两边开满了血色的曼珠沙华,看起来妖冶而凄美。这是地府独有的美景,无论紫槐看过多少次,都觉得美不胜收。

进入阎王殿是要受阎魔审判的,但紫槐并不是来接受审判,只是来赴约。鬼使白领着她去了侧殿,阎魔就在那里。

美艳的女人半卧半躺地靠在鬼面浮云上,今天是她难得的休息日,高耸的发髻如今披散在肩头衬得雪白的肌肤让人觉得旖旎。玫紫色的上衣有些松垮,雪白的下裙上金色的孔雀羽花纹在鬼火的照耀下忽明忽暗显示出不一样的色彩,让她更显妩媚。

“你来了,紫槐。”阎魔支起身子,招呼她坐下,冲门外唤道:“判官,奉茶。”

双目被白布遮住的白发男子端着茶水进来,放在阎魔面前的小几上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女人身后不远处守着,随时听候她的差遣。

阎魔看着紫槐熟练的泡茶手法,不免感叹,“你泡茶的样子依旧那么好看。”女人端起紫槐推来的茶,品了品,吐了口茶香。打开了话匣,道:“你历天劫时,我感觉到了。我原以为,你会和我一般选择成神。”

“抱歉,辜负阎魔大人的期望了。”

紫槐端起自己的茶,地府没有别的东西,只有红色的曼珠沙华,所以泡茶用的茶叶也是由曼珠沙华制成,升起来的茶雾也是浅浅的淡淡的红色。

“叫我阎魔就行。”阎魔喝下红色的茶,摆在小几上,紫槐放下还未来得及喝的茶,端起茶壶又为她续上一杯。

“紫槐,我们之间,不必那么生分。”

“阎魔大人说笑了,”紫槐没有再端起茶,笑笑:“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树妖而已,不敢高攀阎魔大人你。”

美艳的女人眉头皱起,眸中闪过一丝怒意,旋即收起。“我听说,你找到了想要守护的孩子,不,现在应该称为是只恶鬼。”

“阎魔大人说的是茨木吗,”紫槐的眼里浮现出片片柔情,“那个孩子现在只是走错了路,我会把他带回正道的。”

“紫槐,你应该明白我的苦心!”阎魔重重放下手里的杯子,红色的茶水四溅。“你放弃了成神的机会,就是放弃了生的希望!”

“紫槐听不懂阎魔大人在说什么。”紫槐笑笑,端起杯子正准备喝。

“紫槐常乐!”阎魔气得甩袖掀翻了她手中的杯子,直呼她的真名,可见她的怒火有多么大。“你何必为了那个小鬼放弃自己千年的道行?!千百年前就是这样,这千百年的时间里你难道就没有改变过自己的意愿吗?!”

然而白发女子只是看着那被打翻在地的茶水,叹息:“可惜了你给我的上好的茶水。”

“你!”

阎魔被她这话弄得没了脾气,倒在鬼面浮云懒得再说什么。

“当我来到这世界时,我还没有弄明白自己的身份,胡作非为做了很多不正确的事情。是阎魔大人你和荒川大人帮助了我,指引我走向正确的道路,花了数千年才从一个祸乱人间的恶鬼变成有着自己本性的妖怪。这些我都是记得的。”紫槐的渐渐陷入回忆中,阎魔也随着她的话想起了过去的种种,心中难免一阵痛惜,但依旧是不改她内心的愤怒。

“在赎罪的那一千年里,我的心中对除了您们二位的感激之外,就只剩下对那个孩子的思念和强烈的守护之心。漫长的岁月里,我发誓一定要保护好那个孩子,这么长久的光阴中,我明白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守护那个孩子,指引他走上正途。为了他,便是粉身碎骨,那也是我应该做的。”

“……”

阎魔深深地呼吸几口空气,平息着怒气,最后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新茶,“既然你急着要回去陪他,我也没办法,只是你要明白你一旦用光了这最后的时间,你就会灰飞烟灭,连来我这里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我知道,谢阎魔大人的关心。”

“知道?呵!”

阎魔冷笑道:“你沉寂的千年时光里,天下各地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一条就是地府和人间的时间不等。地府一日,人间一年呐,紫槐。想必现在地上面已经过了几个月了吧,你还不快回那个小鬼身边?怕是已经被恶鬼之念吞噬了吧!”

“你说什么?!”

大惊之下紫槐顾不上什么敬语和礼节了,提起长长的裙摆往门外奔去,阎魔叹了口气,挥手打开阴界之门直接将她送到地面上。偌大的殿堂回荡着一声轻轻的“谢谢”。

“何必呢……”

阎魔喝下最后一杯红色的茶,躺在浮云上睡去,判官过来给盖上了被子,静静地守在她的身边。

 

返回目录


02 May 2017
 
评论
 
热度(24)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