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大江山记事(四)


第四章:入鬼道

村长离开后就去找村里的铁匠打造一把锋利的斧头,一把足以砍倒紫槐树的斧头。

铁匠同意了,没日没夜的在熔炉前乒乒乓乓的敲打。最后在斧头铸成之前,村长请来了阴阳师要给斧头做个仪式。如此重视,铁匠自然不能让自己邋里邋遢胡子拉碴的完成铸成,他到紫槐树下的行脚商那剃了光头。

持刀者是茨木,行脚商已经奄奄一息,病痛折磨得他动弹不得,所有的事情只有交给茨木来做。

当得知自己第一位客人就是打造砍倒紫槐的斧子的刽子手时,茨木捏着剃刀的手一点也不抖,一点也不。反而,拿捏得稳稳的。对于心中叫嚣着:刺下去、刺下去、刺下去的声音完全屏蔽。这可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不可以破坏掉。自然要完美的完成,至于之后怎么样,那就不一定了……

啊,光洁的脑袋,没有一丝油腻的脑袋,只要轻轻的微微一使劲就可以划开的脑袋。

孩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痴迷的神情,眼里闪烁着妖冶的金色光芒。唯有在执行死刑之际才会剃得干干净净的脑袋,这样的要求是因为已经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原谅的罪过了吗?真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类呢。茨木用手中的剃头抚摸着已经睡着的铁匠的头,一条笔直的血痕在他的头顶绽开,持刀者眼睛里的金光也越来越亮,仿佛有东西在跳动、燃烧。

这时候天空开始暗了下来,不知怎么的原本清朗无云的天空,突然招来片片乌云。坐在村长院落里的阴阳师看着天空的异象眉头皱起。

“村长,还是快些准备仪式吧,那妖孽的天劫到了,要是再不砍倒她,怕是要惹来天怒。”

“什么,阴阳师大人?”村长放下为他斟茶的手,“您是说那棵紫槐树她?!”

“我算过了,那棵树的树龄已达数千年,足以成神。过了天劫,她就要从妖变成神明或是恶鬼。如果她在天劫之下堕入鬼道,那等拥有千年力量的邪恶之物,足以摧毁这小小的山谷。”阴阳师敲了敲手中的扇子,“即便是成为了神明,你们想要拿她的身躯去填补河堤的事情,已经冒犯了她,还是会被神明责罚,惹来不可抵抗的灾难。”

“可恶!”村长一拳锤在榻榻米上,“为什么她早不成神完不成神,偏偏是现在?!”

阴阳师眯着狭长的眼睛,对村长的话嗤之以鼻,这紫槐树守护了山谷千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变得这么虚弱,但是这些人没有付出足够的信仰之力,即便是成为神也不可能庇佑这山谷的人。更何况,他们要拿紫槐树的身躯去填补那小小的缝隙,简直是舍本逐末。听说只有那个叫樱的老妇人在信仰紫槐树,恐怕这一次事件之后,就只有她能够活下来了吧。

不过,阴阳师摸摸袖里的黑色符纸,笑了。不过这张符纸足以压制住一位大妖级别的恶鬼,对付一个身怀重伤且受过天劫的树妖,足够了。

“村长,我有一个办法能够挽回局面。”

“真的?”村长眼里迸发出希冀的光芒,向阴阳师跪行几步,“阴阳师大人您请说,小人洗耳恭听!”

“我这里有一张符纸,是从名满平安京的阴阳师安倍晴明那里花了很大代价弄来的,这样一张符纸足以收复那只树妖。当然,这张符纸的价格可远远超出尔等聘请我所付的价格。”看那粗鄙的村夫面有难色,阴阳师话音一转,道:“要我使用也不是不行,毕竟救人们于水火之中,乃是我们阴阳师的职责。只不过,就这么轻易的使用那岂不是对晴明大人的不恭敬?”

“那,您的意思是……”

“那只树妖,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这……好吧!”

 

天空黑压压一片,连大地上也是昏昏暗暗,“铁匠!铁匠!”,有人呼喊,他从远处跌跌撞撞跑来,往紫槐树下的行脚商的帐篷跑来。口中呼喊着:“村长让你赶紧回去完成铸成仪式!”

“铁匠!”

等那人跑近,才看见铁匠躺在椅子上,脖子上还围着雪白的被鲜血染红的布,那些血是从他的头顶流下来,那个阴沉的不详的鬼子,手里拿着血淋淋的剃刀一下一下的划开铁匠已经血肉模糊的脑袋,他甚至可以看见铁匠的脑子往外迸溅浆液,喷在鬼子的脸上血腥一片。

“啊!!!”

那人的惨叫声惊醒了被欲望所控制的茨木,小孩缓缓回头看他,妖冶的金色的眼睛透着一丝癫狂,在被黑色笼罩的天地间像是两束跳动的火焰,即将要吞噬众生壮大自己席卷天地!

茨木看着那个被惊恐笼罩倒在地上的男人,裂开嘴巴冲他笑笑,随着他的动作脸上的血液流进他的嘴里,染红了洁白的牙齿。一股腥甜刺激着他的味蕾,茨木伸出舌头舔了舔,脸上浮现出一抹餍足。啊,真好喝……

“鬼……!鬼啊!”

男人被这孩子的动作惊醒,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逃离了现场,这是一个可怕的鬼啊!

茨木没有管这人的离去,心中的欲望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感觉到了,从血液中的力量流入身体里化作妖力壮大着自己的身体。

啊,力量,我还要更多……

浑身鲜血的孩子趴在铁匠的头上贪婪的吸食着流淌的血液,不一会儿,铁匠的血就被茨木吸干了。

怎么够?他还要更多!

没有吃饱的孩子拿着剃刀走向了帐篷,那里有一直欺压他的行脚商,他的师傅……

 

樱婆婆听到茨木杀人的事情完全不敢置信,那个可爱的孩子怎么会这么做?不,她要去看看,茨木绝对不会是这样的孩子。

在樱婆婆的执意要求下,老板娘的未婚夫背着还在养伤中的樱婆婆随着村民跟在阴阳师后面赶往紫槐树下。

抵达后所见的场景足以让人尖叫出来,血流得到处都是,铁匠已经死去多时,脑浆混合着血液散落在地上,空荡荡的脑壳已经没有血液了。

昏暗的周围,有什么东西在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是有什么在咀嚼着,突然天空滑过一道闪电,照亮了天地。一具没有四肢的尸体被随意丢在地上,有人惊呼:“那是剃头的行脚商!”,目光再往上,一个白色头发的孩子跪坐在血泊里背着众人,拿着一截手臂吃的正欢。

“茨木!”

樱婆婆辨识出那个孩子,悲鸣出声,撇开众人一瘸一拐地跑向已经化鬼的孩子。

听到樱婆婆呼唤自己的名字,茨木回头看她,咧嘴笑了,举着啃了一半的行脚商的手臂,金色的妖瞳里还尚有一丝人性:“樱婆婆,你看我吃了他们,我现在已经变强了。那个铁匠要砍掉紫槐,我已经把他吃了!再也没有人能够砍掉紫槐了!”

“茨木……”樱婆婆泪眼朦胧,擦去茨木脸上的血迹,“你不该变成这样的啊,茨木……”

阴阳师看着已经死去的铁匠,嘱咐村长带人去找油和火把,铸成仪式没有铸造者在场根本不能完成。而且,看着天空时不时滑过一道道闪电响过可怖的雷声,天劫将至,再不动手就完了。

没了方寸的村长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对阴阳师的话唯命是从,立马带人去找油和火把。

“鬼子!你个鬼子!”

从人群中冲出来一个女人,那是铁匠的妻子,咒骂着哭喊着,如同猛虎一般扑向樱婆婆怀里的茨木。

“鬼子你还我丈夫命来!”女人伸手去拽孩子的白发,樱婆婆挥开她的手,用年迈的身体保护着茨木,艰难的躲避着:“不,不是的!茨木他不是这样的孩子!”

“疯婆子!”女人抓着樱婆婆的头发,“就是你养活了这个鬼子吧!你就是杀害我丈夫的帮凶!我要杀了你!”

樱婆婆的孙女就站在人群里,看着婆婆被打赶紧和未婚夫上来把婆婆拉开,半拖半拽,把她拖回人群后面。

“不,你放开我!茨木、茨木快跑!”樱婆婆奋力挣扎也没有用,嘴巴被老板娘死死捂住,只看到那个女人向小小的孩子挥拳,四周的人虽然没有上前动手,但眼里满是畏惧和大快人心。

不,不该是这样的,茨木他不该是这样的……

茨木被女人打翻在地,铁匠的手臂也被丢在一边。失去了食物的茨木,龇起尖锐的牙齿扑上女人的喉咙撕下血淋淋的肉来,贪婪的吸允着甜美的鲜血。村民见此赶紧上前拉开女人,有大胆的一脚踹开茨木,拿着手里的锄头向小孩挥去,砸的那孩子头破血流。

但也没有多少用处,小孩身上冒气黑色的烟雾,双手因为沾满血而变得漆黑,所触及的土地更是出现焦灼的痕迹。他的伤口渐渐愈合,金色的眼睛慢慢没有了清明,只有杀戮。

靠近他的人都被抓伤、撕伤,咬碎喉咙吸食鲜血。阴阳师没有想过事情会变得棘手,见时机快到了,拿出符纸将茨木钉在地上。

“妖孽,这里可不得你来害人!”他双手快速结印,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灭!”

符纸上的禁忌之力灼伤了茨木的皮肤,他痛苦地大叫着,来回翻滚试图减轻伤痛。最后因为没有了力气,瘫在地上,身体不住的抽搐。

“茨木!”樱婆婆透过人群之间的缝隙看到瘦小的孩子在痛苦的挣扎,泪如雨下:“紫槐大人,求您救救茨木吧!那可是您最疼爱的孩子啊!”

 

是谁……谁在呼唤我?

这个声音,是樱?

为什么,我还没有消失吗?

茨木?对了,还有茨木。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紫槐从睡梦中醒来,透过本体看到一群人围着自己,还有一个阴阳师模样的人,手里结着印,口中念念有词。而他所对付的人就是茨木,怎么回事?他们不是已经答应了条件了吗?为什么还是要杀掉这个孩子?!

不,她怎么样都可以!唯有这个孩子,唯有他绝对不可以受到伤害!

紫槐挣扎着,树干在轻轻晃动,然而天空降下的威压让她动弹不得。为什么,为什么她如此弱小,连心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啊,想起来了,当初是山谷里的村民贪婪河神的宝珠,从河神那里偷走了宝珠才惹来神明的怒火。在她相信了那个人类的说辞与河神战斗了之后,自己受了重伤,那个虚伪的人类骗走了她的力量在她虚弱之际还哄骗了她的子民,让她失去了子民们的信仰。

为什么,为什么要欺骗她?为什么自己千百年的庇佑都不敌那个骗子的几句谎言?是老天给自己的考验么,如果成为山神得到是这些愚昧的信仰,那这山神之位不要也罢!倘若神明连自己心爱的事物都不能保护好,还不如堕入恶鬼道!


返回目录

30 Apr 2017
 
评论(6)
 
热度(26)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