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大江山记事(一)



前言:

本人第一次写有关BL的文,如有OOC请谅解。

另文笔差,谅解;文盲,谅解;词汇量少,谅解。总之看下去的,都是天使。

背景设定,第三方视角,构建一个新的妖怪来叙述故事。偏细节党,可能更新会很慢,因为想要了解更多的资料,防止bug。设定来源是阴阳师手游为主体,所以可能我要在游戏回头访问一下各章节的内容,其他的是百度上的资料还有一些民间传闻之类的。

主CP:酒茨(互相暗恋痴汉组)


第一章:被遗忘的恩情

夏夜,蝉声阵阵,凉风从窗子里吹进来。四岁的小樱躺在被子里听母亲讲百听不厌的睡前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天地间还没有人的时候,有一棵紫槐树。它非常大……”

母亲语调缓缓,讲述着一个古老的传说故事,还没有讲下去就被打断。

“它有多大呢?”小樱问,母亲笑笑,温柔的注视着她的眼睛:“小樱不知道吗?妈妈已经讲过很多次咯。”

“它有可以保护一个大山谷那么大的树冠,和几百个人都抱不下的躯干。”女孩比划着手臂,话语间都是奶声奶气的。

“是的,”妇人继续讲,“这是一棵非常巨大的紫槐树,有了它的保护,洪水被阻拦在山谷外,暴雨穿过层层树冠也化作细雨滋润着大地。这是一棵温柔的树,它保护了山谷里所有的子民不被水之神明带走生命,百姓都十分爱戴这棵紫槐树,因为它会一直一直保护着山谷。”

“好了,故事讲完了。睡吧,我的孩子。”

“晚安,妈妈。”

“晚安,小樱”

母亲吻了吻小樱的额头,拿走了油灯。一时间,房间陷入了黑暗。

月,高高挂起,有槐花香从窗子飘进房间来。睡眼朦胧的小樱被花香吸引,爬下床,踮起脚尖偷偷看窗外的紫槐树。

那棵生长在村子中央的紫槐树,那棵好多年都没有开过花的紫槐树,就在月光下盛开了一树的紫槐。那是忧郁的、温柔的、美丽的颜色。月光为这温柔的树披上一件银色的外套,紫色的瀑布从树顶倾泻而下,溅起朵朵白色的水花,但那不是水花而是没有盛开的紫槐花苞,小小的如同银色的珠子。而那些盛开的每一串紫槐花都如同紫色的铃铛。风一拂过,紫色的铃铛就发出紫槐花香的声音,那是浅浅的、淡淡的味道,是温柔的味道。

小樱被这盛大的独属于她一人的美景惊艳得说不出话来,呆呆的看着紫槐树。在重重的花帘之下,小樱看见一个人半卧半坐在紫槐树的枝干上。

是谁,这么晚了还在紫槐树上待着。小樱瞪大眼睛用力看,啊,那是一位女子。重重花帘之下视线变得朦朦胧胧,小樱还是看到了女子紫色的小袿裳下的白皙肌肤,和她的长发。她的黑发极长,从她的所在的位置枝干起,一直垂到地上后,还盘起一些。这些长发仅由一根发带束在一起,看起来是如此让人印象深刻。哦,还有她的眼睛,金色的眼睛,一双特别的眼睛。

直到多年后,小樱变成了婆婆,才明白,那是一双写满了温柔的眼睛。有沧桑,有无奈,也有包容的眼睛。

关于这个晚上最后的记忆就是,风吹起紫槐花帘,那温柔美丽的女子冲她柔柔的笑了一下,之后,她便沉沉睡去。

 

樱婆婆的酒肆总是吵闹的,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人来这里买酒喝,婆婆酿的酒在这村里可是远近闻名,无人不晓。回头客也是非常的多,即便是不想要买酒,来这酒肆小坐一会儿,听婆婆弹一会儿三味也是好的。

“听说村里来了个剃头匠?”一人端着酒碗问道,同桌上的就立马有人附和,“我也听说了,好像他还有个徒弟,是个鬼子!”

“真的假的?”又一人惊叹,发出质疑:“你别胡说八道啊!”

“真的!”

看这人不信他,那人立马倒豆子似得倒出自己得知的消息,“我上回不是去了南边的村子嘛,那剃头匠就是从那儿来的。我听说,这孩子他娘怀了他十六个月才生下来。”

“十六个月?!”

“是啊,”看有人信了,这倒豆子的人挑了下眉,接着说道:“他娘怀他的时候啊就一天比一天瘦,和那些个怀了孕的圆润的女人一点也不一样。到后来就只剩下球一样的肚子上有肉,其他的呀,就只剩下骨头。有人请了阴阳师过来看看,你们猜怎么着?”

故事骤然停下,一群脑袋凑了过来,有急性子的人问:“怎么着?”

讲故事的人卖够了关子给了答案:“是个阴胎!”,答案一出,惊吓到了不少脑袋往后一缩。

“他娘死活不愿意打掉他,生完他之后啊,当场血崩而死。那血啊,流得满地都是,小孩身上也全是血。他爹一知道这孩子是个阴胎就早早跑了。这小孩还没吃过一口奶,浑身是血,哭得呀。哭了三天三夜也没人来管,村里的人都不想养他就打算饿死呢。”

有人问:“那这现在怎么又成了剃头匠的徒弟了?”

讲故事的人显然是讲累了,喝了口酒,见有人问,放下碗道:“说起来这人也是个倒霉的。他是路过那村子的行脚商,听到有孩子哭,一时心善就过去看了,哪想到是鬼子。惹上了鬼哪能半路丢下,只得养着了。四处游行几年就又回来了呗。”

“原来如此。”

一群人点点头,状似了然。

酒肆看店的老板娘是樱婆婆的孙女,她拨弄着算盘,听着这些闲散的汉子胡乱吹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有时间在这酒肆里吹天夸地,不如去田里多种几亩稻子。当然这话不能直接说出来,毕竟没有这些闲人,也养不起这闲散的酒肆啊。

唉,也不知道婆婆什么时候回来,她一定又是去了紫槐树那里吧。一棵快要被砍掉的树,有什么好看的。真不懂婆婆的心思。

 

在这个不大的小村子里,有什么事情发生都会飞快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因为除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之外,也就只有这点八卦可以慰藉百无聊赖的心。

那个剃头的行脚商带着他的徒弟到紫槐树下,这里是村子的中央来往的人都会路过这,在这盛夏的天气里,在这树下不仅凉快,而且生意也会好些。但大部分的原因是没有人家原因收留他的徒弟。毕竟,那是个被传为是鬼子的孩子。

行脚商也习惯了,随身会带着帐篷以及一些其他的东西。当然,这些东西都是他的徒弟来背的,反正他的力气大,反正是他是鬼子。

“茨木,过来搭把手!”

对于这顶花了他好多钱但已经补了数个补丁的帐篷,行脚商从来不会让茨木去碰,省的一不小心被他扯坏了,虽然每次的补丁都是茨木补的。

那孩子站在紫槐树下抬着头一直在看着什么,对于行脚商的叫喊没有半点反应。乌黑的眸子没有任何称之为感情的光芒,目光直直穿过层层叠叠的枝叶,像是在与什么对望。

“茨木!”

一巴掌伴随着怒斥扇在小孩的脑袋上,行脚商揪着他的头发到帐篷前,“把这木桩给老子打好!”

茨木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如同他的名字,状似没有感情的木头。小孩拿着木桩摆在地上摆好,一掌拍下,木桩遁入土中大半截。无论看多少次,行脚商都觉得茨木拍的不是木桩而是人的脑袋,那一巴掌下去,任何脑袋瓜子都能爆出浆。

等茨木拍好木桩,行脚商把帐篷搭好,拖了把椅子施施然靠在紫槐树下剥着从酒肆那顺手摸来的花生。接下来的事情只要交给这个徒弟就行了。这个时候天热也没什么人会过来剃头,干脆睡一会儿好了。

“茨木,有客人就叫我。”说完也不管小孩是否会饿,反正这孩子会自己找吃的。行脚商把斗笠罩在脸上呼呼睡去。

在帐篷里铺好席子和被褥,把椅子和剃刀摆好,茨木这才歇了口气。看行脚商睡得昏天黑地,茨木起身往紫槐树走去。

这紫槐树十分大,茨木走了好一会儿还没有把紫槐树绕一圈。又走了一会,就看见一个穿着印着樱花和服的老婆婆,她跪在紫槐树前的石板上,神情虔诚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就冲紫槐树拜了一拜,如此重复了三遍才睁开眼睛。

“咕噜咕噜”

茨木的肚子叫个不停,小孩看看自己因为饥饿而发出响声的肚子,抬手揉了揉。樱婆婆笑了笑,冲那孩子招招手:“过来,孩子。到婆婆这儿来。”

小孩木然地看着她,像是警惕着人类的幼崽,樱婆婆从身边的篮子里拿出一碟点心,“你要和婆婆一起陪紫槐大人吃点心吗?”

受点心的吸引,茨木走到她身边坐在青石板上。婆婆递给他一串丸子,许久未吃东西的茨木吃的狼吞虎咽,好在婆婆带的点心够多,好在小茨木吃不了太多。否则樱婆婆还要发愁一会呢。

婆婆看着茨木吃得颇快,笑笑:“慢点吃,还有很多。”

茨木吃掉最后一串丸子,停下来,打了个饱嗝。记得婆婆之前说的人名,问:“紫槐大人?那是谁?”

“紫槐大人就是这棵紫槐树啊。她守护着我们整个山谷已经好多年了,是一位非常温柔的大人呐。”

像是遇上知音一样,樱婆婆回忆着在心中珍藏了好多年的故事,如同是诉说着思念的恋人一般,讲给了茨木听。说起她,这位满头白发的婆婆像是年轻了十岁一样,脸上浮现出少女般的桃红。

“偷偷告诉你哦,婆婆我见过紫槐大人呢。那是一位非常美丽,非常温柔的女性。”

“是吗?”

茨木注视着紫槐树,在他的眼睛里有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坐在紫槐树上,他一直看不清,所以才会一直努力的看。

樱婆婆抚摸着挂在脖子上的紫槐花,温和地注视着紫槐树,“是的,只要你诚心信仰她,她也会保佑你的。”

小孩看着婆婆又是一拜,模仿着婆婆的样子冲紫槐树拜了三拜。婆婆在一旁欣慰的笑着。就在这时,从绿油油的树冠的枝丫上,冒出一朵小小的紫槐花苞,颤颤巍巍地盛开了,婆婆看见那花苞从枝头飞下一直落到茨木的面前,被他伸手接住。

而在茨木的眼里,那个模糊的身影陡然清晰。那位紫槐大人真如樱婆婆所说,是一位美丽而温柔的女性。她摘下唯一一朵紫槐花,从枝干上飞下来,把小小的紫槐花放在茨木的手心里,将他的手掌合拢。

虽然不知道紫槐大人身在何处,但婆婆已经感觉到她的到来。婆婆笑了,“你明天也到这里来吧,婆婆会带好吃的点心和我酿的果酒哦。”

茨木收好紫槐花,用力地点点头:“嗯!”


返回目录

28 Apr 2017
 
评论
 
热度(61)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