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论如何养成一只六星的酒吞童子(十)

第十章


【啊……要死啊,赶紧完结吧,充满拖延症的我……吐魂】

 

签售的环节是放在剪彩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说,等到第二天的时候,紫槐依旧得穿着这一身厚重的衣服。想到这里,紫槐先生不由得叹了口气。

虽然面上不显,但是叹息的声音依旧被一旁的妖刀姬察觉到。

“怎么了?”妖刀姬目视前方,不动声色地和紫槐聊天。

“没什么,”紫槐冲扫视过来了的镜头挥挥手,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样么。”

妖刀姬摩挲着手里的长刀,这可不是一般的道具刀,在塑料壳包裹之下,里面暗藏着一把真正了开锋的武士刀。

紫槐瞥了一眼,保持着惯有的笑容。突然,她沉下了脸,“请小心,他就在附近。”

“我知道了。”借助桌子的遮挡,妖刀姬悄悄剥下塑料外壳,里面的刀刃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茨木和酒吞带着吸血姬把附近的游戏都玩了个遍,这一天过得非常的开心。

走着走着,蹦蹦跳跳的吸血姬撞到了一个人,小萝莉赶紧道歉:“对不起!”

“没关系,可爱的小妹妹。”

那人的声音低沉邪肆,仿佛吐着蛇信的艳鬼。一身靓丽火红的和风嫁衣,披散的黑发,苍白的脸,配上染血似的红唇,十足十的骇人。

吸血姬被这妖冶至极的脸庞给吓到了,愣怔在原地不敢动弹,酒吞见了长臂一揽将小侄女抱在怀里,警戒地看着那人。只是眉眼之间的纠缠,就已过招三百回合。茨木这个局外人看不清局内的紧张,看到红衣人的脸后,思索一会儿问:“你是红叶姐姐?”

红叶笑笑,“是茨木啊,原来你是在这里玩的吗?”

妖冶的笑容让人心生寒颤,茨木总觉得今天的红叶怪怪的,注意到她身上的衣服又问:“红叶姐姐,你什么时候换了一套衣服啊?”

“这是本来的衣服啊,”红叶说着转了一个圈,脸上浮现出炫耀的神情:“怎么样是不是非常的好看?”

“啊……是、是挺好看的。”如果看上去不那么阴沉就更好了。茨木心想。

红叶捧着脸颊状似少女怀春:“要是紫槐大人也喜欢这样的红叶就好了。”茨木看她那十指上长而尖锐的丹红豆蔻,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这要是戳在脸上,指不定是要出血。

“你是来找紫槐的?”一直没有说话的酒吞突然开口。

红叶抖了抖宽大的袖子:“当然,除了紫槐大人,任何人或者别的东西……”狭长的双眸瞥了一眼一脸不解的茨木,她勾起一抹媚笑:“都不能引起我的兴趣。”

“把自己喜欢的人称之为兴趣,”酒吞微扬起下巴,一脸不屑:“果然是空虚的……么?”念道空虚二字,酒吞还特别扫视了一眼她平坦的胸部,尔后十分恶劣地“啧”了一声。

红叶的嘴角明显地抽搐了一下,旋即笑着反驳:“三百年前还不是某人追着我身后跑,迷恋得和什么似得。怎么样,我的舞姿想必十分难忘吧?”

“胸不够大,屁股不够翘,腰不够细,还一腿的毛,喝了酒还会长胡子。”酒吞掏了掏耳朵,翻了白眼:“跳起舞来像蛤蟆,哪有本尊半点好看?”

“你说对不对,茨木?”酒吞腾出手捏捏茨木的脸颊,强行塞某人一嘴狗粮。茨木根本听不懂这两个人在说什么,但是酒吞问了,茨木当然是毫不犹豫地赞同:“嗯!挚友说的是!”

红叶努力地保持微笑,今天为了见大人特别画的妆绝对不能因为生气而破坏掉。

“不过是丧家之犬,有什么好得意的!”

“好歹我也是有家室的人,”酒吞看也不看红叶一眼,“哪像你,连人的边都没沾上,可怜。”

“你……最好、不要逼我……!”鲜红的豆蔻刺入掌心,红叶低着头掩藏内心的愤怒。酒吞切了一声,从小侄女的背包里拿出展会的地图丢给她,“紫槐现在正在会场那边,你要是想找麻烦,还是去找她吧。在这里瞎闹腾算个毛啊。”

说完,酒吞拉起茨木的手,“走吧茨木,本大爷带你去吃东西。”

 

“谢谢……”

“哼。”

 

“挚友?”茨木想了想还是提出内心的疑问:“你认识红叶姐姐?”

酒吞对着他的脑门屈指轻叩,“别叫他姐姐,他会生气的。”

“为什么?”茨木不明白了,尔后立马反应过来:“挚友你不要转移话题!”

“是啦是啦,我是认识他啦。”酒吞单手举起投降,吸血姬见了嘟起嘴巴,刚刚被吓了一跳现在正是逞威风的好时机:“酒吞爸爸好敷衍!”

“小丫头片子,大人讲话别插嘴!”酒吞佯装生气捏捏她的鼻子,“这是我和你茨木妈妈之间的事情,你乖乖看着就行!”

“唔!酒吞爸爸坏蛋!”

“好了,”茨木看他逗弄得过了,出声阻止,伸手抱过吸血姬。“你还没有说清楚你和红叶姐姐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呢!”

为什么你要在这种地方开窍啊……酒吞头疼捂脸。

然后酒吞就把自己和红叶的事情一丝不落的冲茨木坦白,“好了就这样,你还有什么问的吗?”

茨木一听本就不开心顿时生气了:“你既然手上有伤,为什么还有抱吸血姬,,万一又伤着了怎么办?!”

“我错了我错了……”酒吞赶紧道歉,听完一惊,奇怪的地问:“你不生气我和红叶的婚约?”

茨木反倒一脸不理解:“我为什么要生气?”

“这个,你难道就没有一丝丝难受,或者……伤心什么的吗?”酒吞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词汇量不够用,手脚并用地向茨木解释,试图委婉地让他明白。

“老师不是没有女朋友嘛,而且婚约已经解除了,那就没有关系啦。”茨木笑了起来:“只要挚友现在是我的就好了。”

酒吞注视着他的眼睛,好半天才开口:“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向我表白吗?”

“表、表白?!?!”茨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不是不不不!不是这不是你不要误会!这是个误会误会!”

看他一脸慌乱的样子,酒吞再一次忍不住叹息,果然还是没有明白吗。

 

会场这边的活动终于结束了,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紫槐回到了后台,脱下厚重的衣服,准备换上便服。摘下假发后,看着镜子里出现的红衣人,开口道:“你怎么过来了。”

“为了追随大人您的脚步,我竭尽全力出现在您的身边,听候差遣。”红衣伸手想要为将她的白发挽起,却被躲过,紫槐避开他的手,漫不经心地说道:“一百年的时光已经过去了,你也没有必要时时刻刻出现在我的身边,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闻言,鲜红的唇被洁白的贝齿紧锁,红叶悄悄吸了一口气,强颜欢笑:“红叶想要留下的地方,只有大人您的身边。不,哪怕是身后也好。”

“红叶。”紫槐站了起来,脸上的妆容还没有擦去,跨张妖冶的眼影和脸上的花纹显得他如同高高在上的神抵。金色的眼眸直视他的眼睛,“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背着我都做了些什么,不要把我的容忍当成默许。”

“大人……”

 

返回目录


ps:差点晚了,还有十几分钟……

今天忙着写大纲,签约的事情都忘记更新了,抱歉抱歉!

22 Jan 2018
 
评论
 
热度(14)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