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论如何养成一只六星的酒吞童子(九)

第九章(下)


这下吸血姬终于能够看到会场上的人了,开心地欢呼:“终于能看到了妖刀姬大人了!好棒!”

“你喜欢妖刀姬?”茨木按住她的腿不让她乱动,也分外小心她的鞋子,那么厚的底砸在人身上可不是盖的。

“嗯!”吸血姬重重地点头,“我最喜欢妖刀姬大人啦,等我长大啦也要像她一样做一个职业的coser!”

“很棒的志向祝你成功。”茨木笑笑,没有打击孩子的积极性,做coser不是容易的事情,但为了喜爱而热爱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谢谢。”小萝莉礼貌地道谢,原本还有些笑容的脸上,不一会撇下了嘴。察觉到过于安静的孩子,茨木问:“怎么了?”

“今天的活动上有一项是可以和嘉宾互动的环节,我想和妖刀姬大人合照,但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距离舞台太远了,没有机会啦。”这么说着有些伤感的吸血姬旋即又笑了起来,“不过能来参加漫展我已经很开心啦,还能看到妖刀姬大人就已经足够了。”

“这样啊,以后还有机会啊。”茨木安慰道。

吸血姬笑笑,语气落寞:“不一定啦,我的身体不太好,不能照射到阳光,今天能出来玩已经很不容易啦。还是酒吞叔叔,哦,是酒吞爸爸偷偷带我来的。要是被妈妈发现了,一定会被骂的。”

“酒吞叔叔?”茨木疑惑的问:“这么说来,你是和大人一起来的?那他人呢?”

“他在……”吸血姬环视一周,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顿时慌了:“叔叔呢?”

茨木把她从肩上抱在怀里柔声安慰:“不着急不着急,仔细想想之前和叔叔最后一次讲话是在干什么?”

吸血姬也是聪明的孩子,没有立马哭鼻子,咬着嘴巴沉思了一会儿道:“我好像是和叔叔在玩夹娃娃,然后我听到会场这边有在说妖刀姬大人的名字,然后我就过来了。”

“今天的漫展还有夹娃娃机?”茨木感叹,他之前没有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也不知道今天的漫展上有什么可以玩的。

“有啊,好多呢!”吸血姬从口袋里掏出展会的地图,指给他看:“你看,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全部都有娃娃机哦!”

“这么多!”茨木看着这么多个地点,有些头疼,又问:“那你叔叔有没有跟你讲如果失散了去哪里集合?”

小萝莉想了想,“叔叔好像说如果我要是和他走散了,就到这里去等他。”

吸血姬翻了翻地图指着某一处娃娃机旁的甜点城堡,这是整个展会最特别的地方,集齐了众多家甜品公司一起搭建的一座微型城堡,据说是如同传说中的糖果屋一般,里面所有的食物都是可以吃的甜品。茨木记得几位姐姐好像说过一会儿有个活动是要求去这边剪彩,然后开展“甜点大胃王”活动。这样想了想,茨木给紫槐发了个短信,牵着吸血姬的手前往甜点城堡。

 

说起娃娃机,这可能是茨木最不擅长的事物之二了。上一件是抽酒吞童子。

茨木不会抓娃娃,无论花费多少钱,都很难抓到一个娃娃。曾有一次茨木不信邪花费千元坐在娃娃机前使劲抓,抓到最后,还是老板看不过去了主动送他一个大型熊宝宝。

所以当看到一排娃娃机里的各种酒吞童子周边时,茨木恨不得将整个娃娃机都买下来。为什么要是娃娃机!

主办方对此表示,这一批的娃娃机里的娃娃都是特别定制的,全部是最近特别红火的游戏的周边。而且抓手和挡板都是原来的配置,只为让参加漫展的客人们玩的开心。说白了,这些东西都是白送你的,抓多少算多少。不少人集结在娃娃机前疯狂地抓娃娃,抓周边。甚至有一台超大型的娃娃机里面摆放的是等身抱枕。

当然,这些也不是无限制的,每一台娃娃机只限使用一张入场券玩五次。茨木拿着手里的入场券感觉到一阵阵的来自外界的恶意。

“茨木妈妈,你还好吗?”吸血姬抱着酒吞童子玩偶担忧地看着他。

茨木摇摇头,露出一个勉强地笑容:“没事,我没事。”

他现在是知道吸血姬手里的娃娃是哪里来的了,就是娃娃机里的啊。她怀里的那个是一个背包式的玩偶,在她拉开葫芦背包的拉链给他拿纸巾时,茨木还看到里面一堆的茨球和茨木童子挂件,也全都是娃娃机里。这样厉害抓娃娃的高手几乎是要让茨木跪下叫爸爸。

“吸血姬,”茨木强忍内心的痛苦,笑着问:“哥哥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啊?”小萝莉歪头反问。

“你手里的娃娃是自己抓的吗?”

吸血姬摇摇头,笑道:“不是啊,是叔叔,哦,酒吞爸爸抓的!”

“酒吞?”茨木感觉有点怪异了,“爸爸……”

“啊!”吸血姬眼睛一亮,欢快地从椅子上跳下来:“酒吞爸爸!”

循着女孩的背影望去,白发金冠的男人背着葫芦逆光而来。矫健的身姿,豪迈的步伐,放荡不羁的头发,果不其然这人就是茨木梦中的——酒吞童子啊!!!

“酒吞童子?!”

“嗯?”酒吞抱起小侄女,闻声抬头:“你是,茨木?”

听清楚了声音后,茨木一下跌坐在地上,不敢置信地指着他:“酒酒酒酒吞老师?!?!?!”

“怎么,”酒吞笑了起来,“不叫挚友了?”

“酒吞爸爸,你认识茨木妈妈啊?”吸血姬眨巴着大眼睛问,酒吞叹了口气道:“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可以这么叫的,要喊叔叔。不可以听你妈妈瞎说。”

小萝莉乖乖点头,“酒吞爸爸!”说罢狡黠地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无辜。

抱着孩子的酒吞腾出一只手伸向还在地上发愣的茨木:“快起来吧,地上凉。”

“哦!!”茨木点点头,赶紧借他的手爬起来。

 

“喂喂!”一个女孩拿着手机偷偷问身边的女伴,“刚刚的那个拍下来没?”

女伴拿着摄像机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冲她比了个大拇指。

“太棒了!”女孩暗暗激动,“酒茨一家三口出来玩什么的,太有爱了!”

 

剪彩虽然还要等一会,但是甜点城堡周围的甜品站还是正常供应的,吸血姬抱着酒吞玩偶拿着钱在各个甜品站穿梭,时不时跑回来把过多的东西给酒吞拿着,然后自己再空手上阵。果然无论是多大的女孩子,购物欲永远是最旺盛的。

“抱歉,没能让你去玩,还让你陪着我侄女瞎闹腾。”

酒吞抱着小侄女喝了一口就不要了的奶昔默默消灭,冲对面拿着甜甜圈的茨木歉然一笑。

“怎么会呢!”茨木立即反驳,双手捧着超大号的甜甜圈认真地说道:“只要挚友一声令下,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吾也义不容辞!”,虽然表情相当的诚恳,但是双颊上的奶油还是让他这句话多了几分滑稽的味道。

酒吞一面笑着应道:“知道了知道了。”,一面从随身的包里拿出湿纸巾给他擦去脸颊上的奶油。

看着纸巾上的奶油,茨木蹭地一下脸红了,连酒吞亲昵的动作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十分的窘迫,赶紧转移话题:“挚友是怎么穿、漫展、衣服,酒吞童子!”舌头打结的茨木说话颠三倒四的,这场面囧得他自己想哭。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穿着酒吞童子的衣服来漫展吗?”

好在茨木语言理解能力十分的酒吞老师立马明白他的意思,微笑着解释道:“这个,我在大学的时候就十分感兴趣,后来是被一个朋友拉进圈子里玩的,于是就渐渐喜欢上了玩cosplay。这周我没什么事情,正好这次的漫展有我侄女最爱的coser妖刀姬,她吵着要过来看,我就带她过来玩了。”

“哦,”茨木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那你呢?”

“嗯?”茨木迷茫地看着他,酒吞托腮笑问,眼睛里多了几分深究:“你又是怎么回事呢?”

茨木有些紧张,倒豆子似的说出姐姐紫槐来这边签售参加活动,自己是来帮忙的事情。酒吞点点头,表示了然。伸手将他的衣领拉好,“我知道了。以后cos人物的时候不要挑这种露肉的角色。”

“嗯?”黑人问号脸的茨木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这叫露肉?那你身上那件酒歌狂行叫什么?卖肉吗?

酒吞笑了,伸出手指抹去他嘴边又出现的奶油送到嘴里舔掉,“我这叫卖腐。你不一样。”

蹭地一下,茨木红得和他的角一样,结结巴巴地控诉:“酒酒、酒吞吞、老、老师!你你你这是双、双标!”

啪!一个酒吞玩偶打在酒吞的脸上,小萝莉吸血姬拿着冰淇淋怒指无良叔叔:“不许你欺负茨木妈妈!酒吞爸爸坏蛋!”

酒吞叹了口气,把脸上的玩偶拿下来,冲吸血姬摊开手,语调平淡:“你妈妈不准许你吃冰淇淋,听话。”

顿时没了气势的吸血姬赶紧拿着冰淇淋跑路,跑出好远后才敢回头看看,生怕酒吞上来抢走冰淇淋。低头一看,立马焉了,刚才跑得太急大半的冰淇淋都掉了,只剩下一点点落在甜筒里。委屈巴巴的吸血姬满心后悔把背包丢给酒吞了,她的钱包还在里面,没有余钱再买一个。只好默默地啃着脆脆的甜筒解馋。

围观了这一幕的茨木吃着甜甜圈憋笑,含糊不清地说道:“果然酒吞老师超级吓人!”

“哦?”酒吞挑了挑画上去的眉毛,“你也害怕我?”

茨木感觉自己可能会遭殃赶紧摇头,咽下嘴里的甜甜圈:“没有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谅你也不敢。”酒吞得意地把玩着手里的酒吞玩偶,一副恶作剧得逞的样子。

看到他手里的玩偶,茨木顿时想起一件事情,三下五除二地吃掉剩下的甜甜圈,猛地站起身抓住酒吞的手,“挚友有一件事,希望你一定要帮我!”

“???”

 

“这就是你一定要我帮你的事情?”看着眼前的娃娃机,酒吞感到一阵无力。

茨木双手合十就差跪倒在地上,非常诚恳地说道:“拜托了挚友!我真的超级想要这些娃娃!”

“好吧。”酒吞叹了口气,将茨木的入场券放在机器的扫描口上扫描二维码,在次数的窗口上显示出一个“5”,操纵抓手在娃娃上空移动。

酒吞不愧是抓娃娃的高手,没一会儿就抓到一个酒吞童子造型的钥匙扣。茨木兴奋不已,抱着钥匙扣蹭来蹭去,满身的爱心泡泡几乎要具象化。看他这么开心,酒吞觉得还是认真地帮他好了。接下来的一幕让茨木大开眼界,对于茨木这种抓不到的人来讲,能抓到一个就已经很厉害了,结果酒吞利用抓手的力道和娃娃位置的排布,一口气抓到三四个小型的挂件,最后一个挂件掉下来的时候还砸下了一个大号的酒吞童子背包式玩偶,和吸血姬那个一样的。

茨木兴奋到要昏过去了,抱着酒吞跳来跳去,简直是激动坏了。

酒吞只好随他,默默地搂住茨木的腰。

之后,酒吞彻底给茨木展现了什么叫技术人员。茨木收获各式的酒吞丸子抱枕,三个迷你手办,一个大号的手办,一个酒吞童子背包式玩偶,两个鬼葫芦挂件,钥匙扣若干。

茨木抱着一堆酒吞童子激动地都要哭了,“谢谢挚友!我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洗个澡然后抱着他们睡觉!”

“这个,”酒吞强扯出一个微笑:“你还是放在别的地方好了,万一砸在脸上不是糟了。”

“说的也是哦。o(╥w╥)o”

看茨木乖乖听话的样子,酒吞忍不住一阵心软,揉揉他的脑袋,唔……假发的手感没有真发的好呢。酒吞看看远处的大号娃娃机,思索了一会儿:“你要不要那个抱枕?”

“……”茨木抬头看他:“!”o(*☆▽☆*)oノ))★

 

茨木抱着等身抱枕感觉人生都圆满了,在“酒吞童子”的脸上蹭来蹭去。酒吞不知道该是哭还是笑。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罢了,随他开心好了。

 

拍照女孩:我的妈呀,这简直太可爱了!【偷笑】

摄像女伴:干脆这个视频的提名就叫“真人老公在你面前你居然还要抱枕老公?!”好了。

 

吃完了甜筒的吸血姬:酒吞爸爸、茨木妈妈,你们去哪里了哇……((유∀유|||)) 

 返回目录


PS: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并不是】

 

额……那个什么,终于放假了。在友人亲(wei)切(xie)的提议下,我滚回来填坑。这次的这一章是七千七百吧【瞅瞅】,嗯没错七千七百多字。份量十足。

与之一同更新的大概还有天空城的那一篇【这个不好说,肝文肝得有点晚,来不及更另一篇也说不定】

另外就是,自己被自己蠢哭。o(╥﹏╥)o,刚一放假,才刚考完试哦,就把自己的脚崴了,今天才勉强能够走路,之前都是被人拖着的。没事干的小生除了摸鱼也就没事干了。所以最近的更新【应该】正常。


pps:老子我不想讲话,七千字一起发说老子有敏感字,拆开就没有了,LOFTER你个小妖精!



21 Jan 2018
 
评论(1)
 
热度(33)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