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论如何养成一只六星的酒吞童子(九)

第九章(上)


时光荏苒,日月流转,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国内史上最盛大超大型平安京漫展!我们这里有最具人气的coser天团,有最知名的同人作者,还有超级大触的现场直播,还有最神秘的知名小说作家-紫槐与绘画界美人巨巨-花鸟卷的合体面基签售!你还在等什么,赶快行动吧!加入我们就有机会获得由官方爸爸限定免费发布的阴阳师任意式神皮肤一件,是的没有听错就是免费哦!机会千载难逢,赶紧出发吧!

以上就是本次漫展的邀请词和宣传词,红叶放下漫展主办方特别定制的邀请函,为难地看着面前这个依旧神情自若地正在喝茶的白发男子。

“师姐,不是,紫槐先生。”红叶苦着一张脸,“你就不能展示委屈一下,穿上这条裙子吗?”

“无论您说多少次,我的回答只有一个,”紫槐微笑着放下茶杯,绝情地吐出一个字:“不。”

“再有三个小时,三个小时!”红叶彻底抓狂,抓着紫槐的肩膀:“再有三个小时我们就要提前去后台后场啦!紫槐你不穿女装的话,以后师姐回来就只能和粉丝说她是变性的啦!”

“我和紫槐小姐外貌相同,即便是不穿裙子也是没有问题的,为什么一定要纠结这个呢?”紫槐先生一脸不解。

红叶简直欲哭无泪:“你和她最大区别就是胸啊!胸啊!!”

“胸?”紫槐低头看看自己平坦的胸部,或许穿着衣服看不出来,但是他自己却明白,在这衣物下面有一对丰满的胸大肌和形状完美的八块腹肌。这是自己相当满意的身躯,紫槐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问她:“胸部怎么了?”

“师姐她可是罕见的F罩啊!!!!”红叶说起这个就脸红,“前一阵子不是有一个胸部放手机的活动吗,然后我就怂恿师姐测试了一下,当然是放得住啦,可是……”说到这儿,红叶自己都忍不住想要抽自己一巴掌,“可是我还怂恿师姐发在了微博上,所以粉丝都知道大名鼎鼎的作家紫槐是个胸上能放手机的巨乳御姐。”

“这还真是……”自作之孽不可饶恕呢,呵呵。

紫槐叹了口气,问:“那么红叶小姐,您有什么办法让我立即拥有您说的……”那什么太羞耻,紫槐说不出来,轻咳一声代替,接着问道:“那样的体形吗?”末了补充道:“除了穿这样让人为难的白色半透明纱裙和……”一对奇特的假胸。

“有!”红叶眼睛一亮,握拳:“我决定让你穿上和服中的晴之装束,也就是传说中的十二单衣!”

“……十二单衣?”紫槐感觉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您确定吗?” 

“没错!”红叶把身后的巨大木箱拖了过来,这是她强烈要求酒店的工作人员搬上来的。打开箱子,里面有十二个隔间,每个隔间整整齐齐地放着叠好的衣服,“我想让你扮成花魁,然后穿上宛如恨天高一般的木屐,一直坐在嘉宾席上,之后就不用起来做什么互动啊之类的事情,这样也就避免了会有人和你接触发现你的身份。”

“红叶小姐,花魁虽然身价等同于公主,但真不意味着她就是公主啊。十二单一般只有公主穿的起,花魁的十二单更多注重的是艳丽,与皇家的十二单是不一样的。”紫槐头疼地解释道,“而且,十二单是在极为正式的场合,像是婚嫁祭司这样的情况之下才会穿。平时只要穿女房小圭就好了。”

“花魁的十二单?公主的十二单?”红叶完全一副听不懂的样子:“你在说什么啊?”

“诶……”紫槐头疼的地扶额,“我大致明白您的意思了,只要我穿得够厚,衣服足够不方便行动就可以了是吧。”

“这个,差不多是这样吧?”

紫槐了然地点点头,“那么我明白了,最后一个要求,只要您能够做到,我就同意您的决定。”

“你说!”还红叶拍拍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我一定会完成的!”

“如此,”紫槐笑了起来,“这般这般即可……”

 

“所以,这就是你们所说的计划?????!!!!!!”

妖狐捏着白边蕾丝黑底的女仆裙摆几近暴走,“为什么我非得穿这该死的女仆装?!”

穿着骑士装的红叶全然无视他的怒火,语气淡然,“这有什么的,你看书翁和夜叉不也是穿了女装嘛。”

“可他们为什么穿的是和服,我非得穿这个漏胸露腰露屁股的女仆装,而且为什么还要穿吊带网格袜!”妖狐指着那边两个打着伞用折扇掩面温和地和求合照的路人们聊天,再看自己身上这身根本挡不了多少肉的布片片,气得双颊通红。

红叶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原来你是不想穿网格的丝袜啊,早说嘛,来来来,脱了不就行了。”

“你!!!”妖狐想起眼前这位可是小姐姐,收起中指,按捺耐住怒火指着另一边的茨木问:“那为什么他就能穿正常的


衣服?!”

“什么叫正常的衣服?”红叶顿时不开心了,“你的意思是说我准备的衣服不正常喽!”

“我是说为什么茨木那家伙就能穿男装,而我们非要穿女装!”妖狐踩着高跟鞋气得跺脚,惹来不少举着相机的人不住地拍照。

“哦,”红叶不咸不淡地回答道:“因为他太高了,没有合适的衣服。”

“夜叉和书翁也不矮好吗?!”妖狐几乎要忍不住上去狠扇红叶的脑袋,奈何高跟鞋太高,走一步就容易崴脚,让他不敢动。

“关于这一点,”红叶撩了一把头发,“你可以去问他们两个。”

 

“女装?”

夜叉穿得是非常华丽的花魁装束,白皙地肩膀完全裸露在外,高耸的发髻上插满各式各样的首饰,更加显得脖颈纤细,他还特别剃光了腿上的腿毛,穿着白袜和高高的木屐,撩人地露出大长腿,美艳无比。

“你怎么会认为这是女装呢?”夜叉白了他一眼,用手里的道具烟枪敲敲他的脑袋:“这是艺术,是艺术!不懂欣赏!”说罢高傲地别过头,眯着狭长的眼睛,扭着腰肢换了个造型方便别人拍照。

书翁的装扮则完全不同于夜叉,典型的大和抚子式美人。他穿的是女子细长服装,配着拖地的长发和洁白的披纱,如同是月下的辉夜姬一般,别说是接触了,就连靠近都没有人靠近,任凭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微笑。生怕一个不小心地弄脏了他的衣服,看着就非常的贵,想必是赔不起。

“你说这个啊,”书翁没有戴眼镜,所以都是眯着眼睛看人,显得分外有礼貌。他理了理袖子,“我是没什么感觉的,毕竟是工作要求,化的妆也看不出真容。”

所以就这么穿了?妖狐感觉自己三观尽毁,原来穿女装是这么理所当然的一件事情吗?为了所谓的艺术,所谓的工作要求,就这么坦荡荡地穿上了?!直男(?)狐表示不理解。

好在花鸟卷心地善良,看不过去了,主动给妖狐换了别的衣服,虽然依旧不是男装,但也比他身上的女仆装要好的多。花鸟卷给他换的是狐式女巫装,意外的非常合适,尤其是平坦的胸部。

 

以上就是紫槐的要求了,既然是要求变装,那不如一起变装好了。除了受邀的几位大触之外,其他的陪同人员无一例外都换上了与自己性别相反的装束。当然除了茨木。

茨木装扮的是自己心心念念的茨木童子,在没怎么使劲的撒娇卖萌下,茨木就得到紫槐的允许穿上了最新的茨木皮肤青竹白雪,红叶还特别给他现场做了一个茨球给他放在肩上。

紫槐的鞋子特别的高,穿上之后基本和最高的茨木持平,但是相对的也特别的重。好在之前有训练过怎么走金鱼步,拖着重达三十五斤的十二单提前了两个小时在茨木和友情支援的妖刀姬的搀扶下走到了后台。就这样还没有穿上木屐走。紫槐感慨,做女人真是非常的不容易啊,难怪日本古代的公主们都是披头散发的,这要是再在头上做一些加工,估计这脊柱就可以不要了。

上台后,先是和众多的粉丝挥手打招呼,然后坐到特别定制的椅子上。没办法衣服太厚普通的椅子都坐不下,原本有想过要跪着,但是一跪就是三四小时显然是不合实际,于是改成坐了。借着桌子的阻挡,紫槐毫不犹豫地蹬掉了木屐。穿着相对简便的花鸟卷有样学样,也蹬掉了鞋子,和粉丝打招呼。

主持人是事先通知过的,所以也没有过多的为难两位穿着相当繁琐华丽的大触们。而这样就苦了一同受到邀请当嘉宾的同人作者青行灯,因为她死活不穿这么重的衣服,所以大部分的互动活动都落在她的身上。站在她身后的妖刀姬一脸冷漠,作为知名的coser她的风格就是高冷风,所以也没有得到过分的关注,只是穿着特制的御用服装坐在一旁,手里还握着半人高的长刀。

 

“姐姐她们玩得还真是嗨呢。”

茨木站在外围观望,他并不是真正的工作人员,虽然有紫槐给的工作证,但脸皮特别薄的茨木还是不好意思在后台干坐着。于是就出来到外围观看,反正他单凭身高就能看到会场的情况。

这种人真是让人气愤。

“嘿!”、“哈!”、“呀!”,茨木身边穿来一阵阵声音,扭头一看,是一个打扮成吸血姬的女孩,大约才八九岁这样,因为身高的问题,她根本看不到会场内的情况,只能不断地跳来跳去试图看到点什么。一双颇高的长筒靴穿在她的脚上,这样大幅度的蹦来蹦去,实在是让人看了心惊肉跳。

“你想看舞台?”茨木半弯着身子,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要不我把你放在我肩上好了?”

“可以吗?”吸血姬眼睛一亮,“谢谢你茨木妈妈!”

“茨木、妈妈?!”茨木被这个称呼吓了一跳,“谁教你这样叫的?”

吸血姬举起手里的小人,那是一个布偶酒吞,笑眯眯地说道:“酒吞爸爸呀。”

估计是哪个分外喜欢酒吞和茨木的家长带孩子来漫展上玩才这么说的吧,确实很有趣,但是也不能这么教啊。茨木叹了口气,伸手抱起吸血姬让她骑在自己的肩膀上。青竹白雪皮肤的衣服上有一圈软软的毛,吸血姬坐上去刚好。家长也做的贴心给孩子穿上了灯笼裤打底,不用担心走光的问题。



返回目录



21 Jan 2018
 
评论(3)
 
热度(16)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