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当我像流星许愿(一)

第一章


序言:因为地质环境的恶化,人类分成了两拨,一群向上建设高楼,一群向下建设洞穴。经历漫长的时间,最终彼此抛弃了空气污浊的地表,建立了天空城与地下城。时隔多年之后,天空城与地下城的子民只能够通过古老的教科书来认识过去的事情,在孩子们的眼中,另一边的世界充满了神秘和恐惧,没有人深究真相到底如何,直到一颗流星从天空向地面坠落。


天空之城是天空城的总称,但实际上,天空城分为东城与西城,各自拥有领袖。东城位于太阳升起的温暖云层,而西城则位于月亮升起的寒冷云层。因为生存的环境不同,西城一直希望能够抵达温暖的东城,在一次次外交失败后,两方的战鼓整整奏响了三百年。时至十年前才渐渐停息。

东城人善于纺织,自幼时,长辈就会教导他们用云蚕纺织云锦,制作能够抵御北风与酷暑的衣裳。这是每个冬城人都十分自豪的事情。除了一个孩子,失去了手臂的茨木。

“看,那个废物又在云顶发呆了!”

“他怕不是要再摔下去一次把另一只手也摔断!哈哈哈!”

“整天发呆,怕不是个傻的吧?”

几个嬉笑着的孩子躲在远处对着坐在云端的少年指指点点,风吹起那个少年空荡荡的袖子,更显少年孤单薄影。其中一个拿起一团云朵,往里面塞了块冰,准备用它砸一下那个木头似的独臂少年,却在身后传来一句怒斥。

“你们几个不去完成今天的纺织任务,在这里嬉皮笑脸的,是不是要我去报告老师?!”

“啊!是‘凶巴巴’的红叶!”稍大些的那个领头的孩子怪叫起来,引起一群小孩子咯咯咯的笑声。

“什么?!臭小鬼,看我不把你丢到冷流云层上!”,孩子们看这个漂亮的女孩扇动着翅膀怒气冲冲地就要过来,赶紧推嚷着跑掉了。

嘴上说着狠话,但只是为了吓唬吓唬这些调皮的小孩,红叶撇撇嘴巴叹了口气,收起红枫叶似的翅膀,踏着云朵爬上云端。“茨木,你在看什么?”

茨木没有反应,只是呆呆地注视着云层深处,那里是湍急的气流层,时不时会形成龙卷风,哪怕是天空城的守卫被卷进去,也很难完好无损的出来。更别说是想茨木这样还没有获得翅膀的小孩子。

许久,茨木突然说道:“红叶,你知道吗?那些气流会穿过阳光和寒流,去往云层之下,有的时候会卷起一些东西带上来。”

白发少年注视着云层之中滚动的暗流,眯起金色的眼瞳。看他观察的那么仔细,红叶也学着他的样子伸长脖子去看,却什么也看不到。感到无趣的女孩眨巴眨巴干涩的眼睛,“然后呢,气流的威力可是能搅碎合金的,从地上卷上来的都是没用的垃圾,有什么好关注的?”

“你不懂,”茨木笑了起来,“有些气流是非常温柔的,越是柔软的事物反能平稳地通过气流层。看,那不就是一个例子吗?”

红叶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一片青色的,巴掌大的叶子从气流层中滑出,在空打了个卷,飘飘荡荡落在他的手心,叶子完全舒展开竟然有一朵小雏菊躺在里面。

“哇!这是什么?”红叶惊讶的看着他的手心,想要伸手触碰一下柔软的花瓣。茨木捏着雏菊的根茎将它放在红叶的手心,说道:“这是花,是一种植物,名叫雏菊。”

“植物?”红叶小心翼翼地捧着雏菊,“原来这就是地上生物啊,它不会说话吗?”

“不,只有高等动物才会说话,从理论上来说我们也是高等动物。”茨木转身离开云端,灵巧地借助柔软有弹性的云朵降落到云朵平台上。看他下去了,红叶赶紧张开翅膀追上他,手里还捧着那朵雏菊,茨木看她这幅紧张的样子不由地大笑起来,“你不必太紧张,植物离开地面很快就会枯萎,过不了一天它大概就会变黄吧。”

“那我可以把它放在冰云层里冻起来吗?”红叶皱着眉头,满是爱怜地看着手里的雏菊。茨木揉揉这个自己名义上的妹妹的脑袋,“可以,那样会保存的久一点。”

听他这么说,红叶顿时露出了笑脸,动手将雏菊别进自己的发间,“好看吗?”

“好看。”茨木笑着点点头。

“对了,我差点忘了!”红叶一拍脑袋拉起茨木的手挥动起翅膀,“妖刀姬守卫长说适合你的翅膀已经找到了!”


东城城主晴明一身水色蓝袍带着高高的礼冠,柔顺的白发贴服地顺在脑后,柔和的脸庞上眉头皱起。精致的折扇被主人烦躁地捏在手里,“青坊主,你真的决定了吗?”

“是的。”躺在床上的男人脸上露出一抹洒脱,看着屋外的阳光照射进来常年严肃的脸也变得柔和,“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功勋和葬礼,我都不要,死后就请妖刀姬将我的身体丢进急流吧。”说着,他回头看向站在晴明身后的女子,妖刀姬只是抿唇不做搭话。青坊主也不在意,继续说道:“只是希望城主大人您能答应我,东西二城合并后,不要为难他。”

青坊主口中的“他”是谁在座的各位都清楚,就连这人现在这副模样也是因为这个“他”。若是两城的矛盾没有那么大,他们大概是一对非常要好的朋友吧。

晴明敲了下合起来的折扇,垂下眼帘,“你不必如此,关于‘他’,我与源博雅定然会好好处理,不会让两城人民以此产生矛盾。”看着这个为了东城出生入死无数次的男人,晴明再次出声挽留:“你真的不想再努力一把吗?东城的医师没有办法,但是西城有啊。”

“不了,不必了。我不想让他知道,而且,就算是西城的医师也不一定有百分百的概率医好。我……”青坊主苦笑了一下,“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我不想让他因此而内疚。”

看他执意如此,晴明也只得放弃,叹了口气:“好吧,如你所愿罢。作为东城历届最优秀的守卫长,我是不会允许你的身体落得那么一个下场,我会把你的后事交给你的弟子处理。”

“多谢城主赐恩。”

闻言,晴明再次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身后的妖刀姬从袖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青坊主的手中,“既然你意已决,我作为同事也就不再多说,把这个签了吧。”

“这是……”青坊主看了眼文件的名字,“翅膀使用权的转让同意书?”他不解地看着妖刀姬,“我的翅膀的特殊情况你也是知道的,难不成……?!”

“在两年前,医师院递上来的体检报告中,有一个孩子的体质与你吻合,因为你和‘他’的事情我一直没有说,现在他已经十六岁了,早就满足了翅膀使用的合适年龄。你签了吧,为了那个孩子,也算是给‘他’留个念想。”

“……”

许久,青坊主动笔签下自己的名字。


地下城一直有一个特别的习俗,每当一个孩子年满十六岁时,就会跟随最年迈的那位长者前往“星海”寻找属于自己的“星星”制成的守护项链。他们始终坚信,佩戴着守护项链的孩子,他的灵魂就能与天空相连。

十七岁的酒吞是那一批从星海回归的孩子中唯一一个没有佩戴守护项链的,用他的话来讲,星海不过是一堆充满了发光矿物的天然溶洞,所谓的星星只不过是会发光的矿石而已。这句话惹来不少长辈的拳拳之礼,但却没有人反驳他的话,在地下城确实是没有人见过正真的星空。但酒吞知道,他见过星空,而且是有人带着他去看的,那人就是他的爷爷。

酒吞的爷爷是个喜欢喝酒的糟老头,一喝就是伶仃大醉,连酒吞这个孙子也在不知不觉中染上爱喝酒的毛病。因为他的外形长得像是经常在麦田里乱窜的狸猫,所以大家都叫他狸猫,久而久之就连他自己都忘记了真名,于是狸猫就真的成了他的名字。

在酒吞七岁生日那天,狸猫抱着酒坛子拉扯着已经很高的孙子独自翻过熔岩矿穴,说要带他去看真正的星星。

走了将近一天一夜,在酒吞几欲发火的那一刹那,狸猫揭开了新一坛酒,醉醺醺地笑道:“傻小子,你记住了,这才真正的星空。”说着他挪开一块石头,透过那块石头的缝隙,酒吞第一次知道比之那些矿物发出的闪光,自然的光源是什么样子;第一次知道深蓝也有多种不同的色彩,黑色也有比之白色更加绚丽多姿的容颜。

突然,天空划过一道闪光,酒吞惊奇地喊道:“酒鬼,那是什么?!”

狸猫懒懒地掀开眼皮,笑道:“是流星,很难见的,许个愿吧,听说会实现哦。”

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很难糊弄到酒吞这样早熟的孩子,但那天出奇的,酒吞真的双手合十许了个愿望。从那以后,酒吞坚信自己所见的才是星空,对于星海更加嫌弃,面对族人的自给自足也越发的感到孤独和悲哀。从书本上获得关于地上的知识少得可怜,不知从何时起,想要到地面上的想法在酒吞的心里扎根发芽。

为此,酒吞准备了一年,虽然现在他才十七岁,但是个头已经是所有孩子中最高的,力气也大得惊人,当然酒量也快要媲美狸猫。收拾妥当的酒吞背上大大的背包,腰间别上黑曜石打磨而成的匕首,袖里藏着自制的袖箭,猎枪和弹药也准备齐全,就等着出发了。酒吞摸摸脖子上紫色小石头,这是他自己制作的守护项链,比之会发光的“星星”要更加真实。这是真正的星星,狸猫有个收藏室,里面装满了稀奇古怪的东西,每一样都是特别的,酒吞都有见过。而这块小石头,就是狸猫最宝贝的东西,它的真身体型巨大,但酒吞只看到过它用稀有的丝绒布遮住,还放在玻璃展柜里的样子。还没来得及揭开它的庐山真面目,酒吞就被暴躁的狸猫赶出了收藏室。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这个巨大的家伙。后来,酒吞用自己酿的酒灌醉了狸猫,才迷迷糊糊得知这个大家伙是从天空陨落的星星。

在收藏室里左翻右翻,终于在一个小角落里找到了这么一小块星星的残骸,酒吞握着星星的碎片,心里暗暗想道,不就是一颗星星么,本大爷一定会找到一颗更大的星星,不,是比星星更好的东西!到时候气死狸猫这个死酒鬼。


返回目录


ps:被老师拉过来手敲题库*4000题,痛哭中……

01 Dec 2017
 
评论(13)
 
热度(25)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