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论如何养成一只六星的酒吞童子(七)

前言:暧昧呀暧昧。


“在想什么呢?”

一只大手附上他的脑袋,揉了揉,茨木回过神来回头看向来者,脸颊顿时变得通红,舌头都要打结:“酒、酒吞老师?!”

酒吞轻笑一声,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发:“不叫挚友了?你好像挺喜欢那个称呼的,怎么不叫了?”

许是男人的手太暖,也许是他的语气很亲昵,也许是这个灯光太柔和照得酒吞的脸都是软的,茨木放松了身体,改口叫道:“挚友。”,酒吞听了就“诶”一声,茨木安耐住怦怦乱跳的心脏又喊道:“挚友!”,“诶。”,酒吞由着他这么叫,他叫一句“挚友”,他就应一声“诶”。两个大男人在灯光下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乐此不彼,都没有注意到二人之间的氛围暧昧得很。

入秋了,茨木却穿的少,一阵冷风过来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酒吞皱眉,牵起他的手放到嘴边哈了口气:“手这么冷,怎么不穿一点?”

茨木正要说早上不冷的,酒吞就把脖子上的围巾戴在他的脖子上,这围巾很长,而且两端是手套。酒吞把他的脖子围得密不透风,给他带上手套这才放心。茨木看着手背上毛茸茸的小兔子,忍不住笑了出来,酒吞这样的型男戴这么可爱的围巾,很是反差萌啊。

“笑什么,”酒吞敲了敲他的脑门,“这是本大爷的小侄女给我的生日礼物,她很满意这条围巾呢。”

原来是侄女给的,茨木戴着手套挠了挠脸颊,毛绒绒的触感很舒服。围巾是红色的,小兔子是白色的,呆萌呆萌的,有一双金色的眼睛,和茨木很像。

“酒吞老师怎么会在这里?”想起这个问题,茨木有点羞涩的想竟然能和酒吞老师偶然巧遇,他真是幸运啊。

酒吞不答反问:“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吧,茨木同学?”伸手点点他的额头,“这么晚了不回家,是和哪个小女朋友在外面玩吗?”说着语气低沉的“嗯”了一声,尾音拖得老长,听得茨木脊柱发软,连忙解释:“不是,我刚刚才从工作室回来,今天老师加班,我才这么晚没有回家。”解释完,偷偷瞄一眼酒吞,看他的脸色好多了,大着胆子问:“那酒吞老师呢,怎么这么晚没有回去呢?该不会……”是陪女朋友吧,茨木酸溜溜的想。

“噗!”酒吞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茨木的反应实在是太可爱了,大力地揉着他的脑袋:“瞎想什么呢,你这个脑子里面也不知道整天装着什么东西。”酒吞也没有说到底有还是没有,茨木纠结了半天,刚刚问一个问题已经用光了所有的胆量,没再问他倒是有还是没有。酒吞存心想逗逗他,也就闷着没说。

“那还不快点回去,”酒吞收起玩闹的态度,嘴角挂着笑容,“今天晚上降温。”

“我想买点蛋糕给姐姐再回去。”茨木解释道,然后问:“老师也是来买蛋糕的吗?”

酒吞摇摇头,“不是,我打算买点吃的回去,家里的储备不够了。”

“储备?”

“单身必备的啤酒泡面和辣酱啊。”酒吞笑道,随即叹息,“本大爷可不想你们这些有女票的小年轻,一个人住吃得简单点就行了。”

茨木愣怔着不说话,满脑子都是“单身啊!老师说他是单身!我是不是有机会啊!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ˇ∀ˇ◕)”,虽然不知道茨木在想什么,但是也能猜到,酒吞心中好笑,伸手在他眼前晃晃,“回神了。”

“啊?哦!”

“怎么动不动就走神?”酒吞打趣道,一脸委屈巴巴,“难道我这个平安京学院第一美男子都没办法吸引你的注意吗?”

“怎么会!”茨木顿时激动起来,“挚友是这个世界上最最英明神武的人了!我最倾慕挚友你了!”

“……”

“……”

“噗!”酒吞捂着脸低声憋笑,这孩子也太可爱了吧,隐藏在红发之下的耳朵红得几欲滴血。而茨木的脸也涨得通红,他刚才在说什么啊!?!?

茨木羞愤得几乎想要立马逃掉,但是又舍不得难得和酒吞亲近的机会,而且老师他在休假诶,要是错过这一次,难保下次什么时候能见到。酒吞终于良心发现,轻咳两声打破了尴尬,长臂一揽把他圈在怀里,“走吧,你不是要买蛋糕吗?本大爷突然也想买点吃吃看了,你来推荐下吧!”

“好、好……”

老师搂着我诶!好幸福啊!好近、好近啊!茨木感觉自己的小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根本不知道后面酒吞的嘴巴张张合合在说什么,一个劲的激动酒吞搂着他。老师身上的味道好好闻啊,好像舔……啊!呸呸呸,他在想什么啊?!

“……,你知道吗?”酒吞说完低头一看,发现这小子的脸颊红得和什么似的,围巾都快要和他的脸融为一体,只好摇摇头,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没有听进去。

“欢迎光临。”正在做蛋糕的桃花妖抬头一看,竟是熟人,笑道:“酒吞先生,您怎么来了?哎呀,茨木也在啊!”

“你认识?”酒吞挑了挑眉,桃花妖放下手里的抹刀和奶油,“他姐姐经常来我店里做客。”然后看一旁的茨木脸色红彤彤的,担忧地问:“茨木,你是生病了吗?”

“他是我的学生,刚才被我吓了一下,现在没回过神呢。”

桃花妖看着酒吞搂着小孩的手没有放下,了然地点点头,问:“那他是?”

“给他姐姐买蛋糕。”酒吞解释道,低头看看柜台里精美的甜品,“你挑些她喜欢的包起来吧,我付钱。”

“知道了。”桃花妖摇摇头,“您居然会对一个孩子下手,真是禽兽呢。”

“不及你吃了自己弟妹来得无耻。”酒吞微笑着还礼,惹得桃花妖一个刀子眼飞来,他坦然接受,笑得得意洋洋。

茨木看着手里的蛋糕,手足无措:“桃花姐姐这个,太多了,我、我不需要这么多的!”奇怪他什么时候点单了?

“不是你买的,”桃花妖拍拍纯情小朋友的脑袋,“是你这个怪蜀黍给你买的,你就收下吧。”

“怪蜀黍?!”听到有人说酒吞的不好,茨木顿时炸毛,鼓着腮帮子说:“挚友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才不是怪蜀黍呢!”

这话噎得桃花妖无话可说,只得再飞两把眼刀子给怪蜀黍本人。怪蜀黍酒吞摊摊手,小孩这么喜欢自己他也没办法啊。

被迫接受了一堆甜品的茨木骑上自行车,抿着嘴恋恋不舍地盯着酒吞,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酒吞失笑,捏捏他的脸颊,“怎么了,下个月就能见面了,返校了,还有一次测验呢。假期里面别松懈哦。”

“老师你能不能别说这么毁气氛的话?”茨木怨念地撇撇嘴,依依不舍地说:“那老师,我就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酒吞点点头。

然后二人还是没有离开,盯着彼此的脸不说话,这次酒吞开口了:“回去记得洗个热水澡,自己熬点热汤,别着凉了。”

“嗯!”茨木大力地点点头。

之后又是长久的不说话,茨木低着头,推着自行车往前走,时不时回头看看。路灯下,那个男人冲他微笑着摆摆手。茨木攥着拳头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酒吞看他走了,准备转身离去,身后传来呼喊:“老师,你的围巾!”

“下次还给我吧!”他学着茨木的样子把手拢在嘴边喊道:“早点回家!”然后真的转身走了,没走几步,那个孩子就丢下自行车跑过来,“老师,这个给你!”然后飞也似的跑走了,骑上自行车脚蹬得飞快,一个拐弯不见了踪影。

“臭小子。”酒吞看着手里的草莓蛋糕,无声地笑起来,揣进大衣口袋里,往家走,没走进步也不见身影。

在他消失前,一个勾玉在他头顶亮起,与之相对的还有三个空荡荡的空槽。


返回目录

07 Oct 2017
 
评论(6)
 
热度(16)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