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论如何养成一只六星的酒吞童子(六·下)

前言:本章没什么酒吞的戏份,是下面情节发展的一个过渡说明。晚些时候还有一章。


第六章·下

 

这一天结束的时候,茨木的手机电量只剩下百分之六,他走的时候忘记在花鸟卷家里给手机充上电了,这一点电量根本不够他再开着阴阳师回到家里。一番深思熟虑之后,茨木忍痛把阴阳师的界面关了,开了超省模式。

借着明黄的路灯,沿着护城河边骑着自行车往家走。虽然今天过得很开心,但总有些什么被他忘记了。路过一家常去的甜品店时,他才恍然发现,姐姐紫槐貌似一整天都没有给他发来任何消息了。

看着屏保上的全家福,茨木没由来觉得难受。照片上的一家四口穿着得体,端着完美的笑容。美貌的妇人和英俊的丈夫站在后面,在他们前面坐着两个孩子。大一点是女孩,穿着白色的长裙,搂着小一些的弟弟笑得开心。两个孩子之间的亲密感都比身后的父母要多。妇人的微笑显得疏离而冷漠,而丈夫的脸上直接没有笑容。

这是他们一家唯一的全家福,也是最后一张。

在茨木初中的时候,父母就已经离婚了,他那时是初三,本就叛逆而且还是学业上的敏感阶段,很在意父母亲之间关系的茨木整天都在担心爸爸妈妈会离婚的事情,学习上说是一落千丈也不为过。在一次小测验后,父母突然收拾好了行李离开了家。临走前,妈妈找他谈话,说他们要去环球旅行了,问茨木有没有想要的东西,愿不愿意和妈妈一起走。茨木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怎么回答。父亲站在阳台那里吸烟,他是不善言谈的那一类人,从来都不参与这种话题。这种不亚于生离死别的话题。

姐姐站在自己的房门后掀开的缝隙里看着他,脸上没有笑容,只是很平静。

茨木忘记自己是怎么回答妈妈的了,只记得她叹了口气就去楼上提着行李先离开了,之后爸爸又过来问了同样的问题,那时候的茨木还不懂为什么同样的问题要两个人来问,还要一人问一遍。他怎么回答父亲也记不清了,想来和回答的妈妈的一样吧。后来,父亲和母亲拖着大大的行李箱离开了家,没有带上他,也没有带上姐姐。就连那个问题,他们都没有问过紫槐,只是沉默的路过她的身边,在她帮忙收拾行李的时候道一句疏离的“谢谢”。

初中升高中的那场考试茨木考得极好,被平安京高中以免费生的特别名额招揽入学。学校很好,还附带每月给茨木颁发奖学金和助学金。茨木以前没有拿过助学金,只看过别人拿过,上台领奖是件好事,所以茨木坐在台下的时候鼓掌的时候带着都是祝福的心态。轮到自己站在台上的时候,茨木突然不知道台下的人是什么心态了。是嘲笑还是同情,还是像自己当初一样是诚心的祝福呢。

助学金他一直拿到上高三。有一天,姐姐紫槐倚在他的门前,笑着说她的工作已经彻底落实了,薪水很高,他们姐弟俩不必再像是从前那样了。茨木很高兴,也有些遗憾,姐姐的工作落实这就意味着学校的助学金他拿不到了。之前茨木够靠着学校给的钱,就能不必担忧每月的伙食,能够让紫槐放心些。而现在,只得劳烦姐姐了。茨木微笑着大力拥抱了瘦得脱形的紫槐,能在大二阶段就能够拥有一份稳定的高薪工作,紫槐她真的很努力了。

紫槐的这份工作薪水很高但是朝九晚五,有一段时间她的头发掉的很疯狂,发际线也高得惊人。半是打工半是学习状态的茨木拿到平安京大学的入学通知书后立马让紫槐辞掉了那份工作。趁着放假的时间带着她去好好玩了一阵子,疯玩了一整天后姐弟俩躺在旅馆的床上喝酒,茨木年纪小没有喝多少,只是觉得有点头晕,反倒是从来没有喝醉过的紫槐因为醉酒而放肆哭了起来,窝在他怀里如同孤苦半辈子的疲惫老人一样,颤抖着身体,呜咽声中泄露掩藏许久的真话。

他的父母早就过上了各自的幸福生活,他们本来就不相爱,在一起是因为他们在一次宿醉后醒后躺在同一张床上,茨木的父亲可以百分百确定自己没有动过茨木的妈妈,因为他真正的爱人是另一位男性。而他的母亲也知道紫槐不是茨木爸爸的孩子,但是为了大家闺秀的名声,所以沉默不语,在家里的安排下和茨木父亲结了婚。双方顶着压力过着看似幸福实则冷冰冰的生活。

而茨木不一样,茨木是他们真正的孩子。即便是通过试管得到的孩子,那也是属于彼此的血脉。茨木像是个天使一样,因为他的到来夫妻二人的生活有了交集,渐渐不再像以前一样隔着看不见的玻璃。在二人对彼此都有好感的情况下,他们去拍了全家福。一直被茨木设置成为屏保的那张照片本应该是四个人其乐融融的模样,但是因为一通电话,这张照片就显得疏离而冰冷。

那通电话也是他们真正要求离婚的根本原因。

茨木父亲的爱人回来了,他等了他十年。就等着他能够离开家族,等他回到自己的身边。这场已经有所回转的玻璃婚姻,迎来了它彻底的破碎。那时候紫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去询问夫妻二人,得到却是当年的真相以及残酷的现实。没有无理取闹,没有苦苦哀求,没有痛哭流涕。紫槐的状态只是平静。她平静的问能不能别让茨木知道真相,能不能伪装一下。

父亲说,茨木是他的儿子,如果茨木愿意,他会带走他。

母亲说,虽然不会带你走,但是她会每年给紫槐寄来生活费。

字里行间,他们两个人没有一个愿意带走紫槐,虽然这个女儿出落的亭亭玉立,性格也是温婉,各方面都十分优秀,但都无法掩盖,她是把他们二人强行拧在一起的铁链。

茨木轻轻拍着抽泣的姐姐问,当时你是怎么回答的呢,紫槐说她不记得了。

后来,后来生活也就那样。茨木选择了留下,成为紫槐心中最最重要的亲人,如果有人问他们父母,他们就会回答去环球旅行了,因为他们走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紫槐上大学的那段时间里,母亲过得不好,生活费没办法支付,父亲代为接管,为她安排了工作。之后,紫槐高强度地工作了两年不仅还清了父亲资助的钱,还月月给母亲寄去补贴,余下的费用还能让姐弟二人不错。再后来,茨木就考上了大学,母亲嫁给了一个不错的人,开始了新的生活,紫槐也从父亲那里辞掉了工作。

假期里紫槐闲得没事干,就在网上写点东西,一是为了纪念过去,二是迎接未来。她本来的工作就是文职,再加上经历了不少东西,写出的故事惹哭了不少心软的人,也拿到了不少钱,索性就专职作者这一行。现在,茨木也快要毕业了,每年的奖学金拿到手软,等到毕业后就可以直接加入花鸟卷的工作室画自己想要画的东西。紫槐的工作也很稳定,成册的书籍在各大书店售卖,现在在发行的《百鬼》系列很受欢迎,虽然没有她刚刚进入这一行写的那本惹哭不少人的杜撰来得有知名度。

现在的生活很好,他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以后的生活也会好的。最坏也不会坏过最艰苦的那一年。

茨木脸上浮出一丝笑容,站在灯光下,摸了摸全家福上年幼的姐姐和他,想了想换成了一张和紫槐的合照。照片上两个人笑得很开心,是真的开心。

突然间很想见见姐姐了,只是,她在哪里呢?如果,姐姐知道自己喜欢男人会不会生气呢。这个问题的结果茨木心里知道,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去猜测,也不想去猜测,能瞒一时就瞒一时吧。过去实在是太累了,姐姐才休息了几年,他实在不忍心看到紫槐因为这个事情被击垮。

怎么办呢……

 


返回目录

07 Oct 2017
 
评论(4)
 
热度(14)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