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论如何养成一只六星的酒吞童子(六·上)

第六章·上


前言:渣剑三渣得有点晚,先更一部分,明天接着来。


花鸟卷拿着手机从阳台走回来,脸上全是疑惑,紫槐这个人说是工作狂也不为过,认真起来让她都觉得叹为观止,却不想今日居然没有第一个过来敲她的门。要知道,漫画的发布会在即,他们总得对一下稿子,好好排练一番。而且,紫槐说过要先发布一本单行册,这里面的内容只有她知道,说好今天拿来给她排版增添插画的,怎么到现在人都不来?

这真是奇怪了。

“老师,怎么了?”

书翁从厨房里端着咖啡走过来,看她一脸担忧,忍不住询问:“有什么事吗?”

“紫槐她说好今天会过来处理单行册的事情,到现在人都没有来,我有点担心。”花鸟卷关掉手机,放在书架上,叹了口气笑道:“也许是在路上堵车了吧。”看他准备的都是咖啡,于是提了一句:“茨木他还小,喝不了咖啡,有草莓牛奶吗?煮一杯给他吧,听紫槐说,他比较喜欢那个。”

“是我失策了,”书翁也醒悟过来,拍拍额头,“我这就去准备。”

“麻烦你了。”

花鸟卷回到自己的工作台前,拿起笔,看了眼正在埋头绘稿的茨木,笑了一下,连茨木这个弟弟都不担心,那想必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她是多虑了吧。这么想着,花鸟卷摇摇头,专心投入工作当中。

茨木低头给稿子添上底色,手机开着阴阳师的界面放在台子上面,只要他一抬头就能看到酒吞坐在樱花树庭院里。脖子酸了就抬头看看酒吞童子,心情立马就愉悦了很多,就连酸痛的脖子也好像舒服了不少。

趁着休息的功夫,茨木抬手戳了戳酒吞的脸,“挚友等我今天忙完了,我就带你去打斗技。我研究了好久有关于酒吞童子如何打斗技的攻略,挚友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酒吞听了这话,犹豫一会儿,看了看自己才能看到的游戏数据界面,上面赫然写着1级,两勾玉。就这个状态,带他去打什么斗技,纯拼运气吗?

茨木,抱歉呢,本大爷绝对会输的。

这种让人失望的感觉真不好受,无论是对茨木感到抱歉还是对自己感到无力,如同几年前的事情。唉,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就别多想了。

酒吞甩甩脑袋,低头专心看茨木,的发旋。

茨木的头发很软,像是小婴儿的头发一样,很柔软。酒吞当然知道他的头发很柔软,毕竟自己在进入游戏之前还狠狠地揉过。这人的发质也是很棒的,阳光下会折射出莹莹的光芒,而不是因为出油而呈现的水光。突然有点手痒了呢。

“好想摸摸这家伙的头啊……”

此话一出,正在画画的茨木抬起了头,吓了酒吞一跳,赶紧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茨木,给你,草莓牛奶。”书翁十分配合地出现,一手拿着咖啡,一手拿着牛奶。茨木见了立马笑了起来,接过,“谢谢书翁哥。”

“不客气。”

书翁笑着揉揉他的脑袋,俯下身子看看他的绘稿进程,因为没有戴眼镜,他贴着工作台才看清,半晌指着一处对茨木说:“茨木,这里的颜色重了,应该再明亮些,和衣服的底色不衬。”

“哪儿呢?”茨木也凑过来,仔细瞧了,果然是下笔重了,点点头:“我知道了,一会儿我会改的。”

这一幕兄友弟恭的场景落在酒吞眼中甚为恼火,书翁这个家伙,为什么这么放肆地揉他的脑袋啊,可恶,不要离他那么近,你不是喜欢酒吞吗?不怕他生气吗,还是,你只喜欢酒吞童子?

“嗯?”茨木突然抬起头,四处观望。

书翁站直身体,“怎么了?”

“书翁哥,”茨木不确定地问,“你有没有听到一些声音?”

“声音?”书翁看看四周,摸摸口袋里的手机,摇摇头:“没有,怎么了?”

“我好像,听到了我们美术老师的声音。”茨木捏捏鼻梁,一副疲惫的样子,眼睛酸涩的要掉眼泪。

“大概是你太累了,出现幻听了吧。”书翁笑了,拍拍他的肩膀,“看来哪怕是年纪轻轻的你也会有这样加班的症状啊。行了,你画的也差不多了,就别继续了,一会儿就吃饭了,歇歇吧。”随后叮嘱道:“你还是少玩点阴阳师吧,被你姐姐知道,怕不是要没收你的手机。”

“知道了,”茨木摆摆手,“知道啦,谢谢书翁哥提醒。”

书翁走后,茨木疑惑地掏掏耳朵,“难道我真的幻听了?”

作俑者酒吞没事人似得装木头。


返回目录


04 Oct 2017
 
评论(4)
 
热度(14)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