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论如何养成一只六星的酒吞童子(四)

前言:这一章水的成分不少,纯粹是小生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赶出来的,明天回改改然后再发上来。

叫你不存稿(。•ω•)σ)´Д`)

´_>`

第四章

今天是九月四号,一个平凡而又普通的日子,但它又不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对于茨木来说,这是一个充满了光辉性的非凡一天,值得写入他的人生传记里!

“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姐!”

茨木跟疯了一样冲出房间鞋子都没穿哒哒哒哒地三步一跳地奔向客厅,去拍书房的门,还带着节奏地拍,看一眼手机就拍三下,然后大笑一会儿,来回三四遍稍稍冷静一点后才分外疑惑姐姐居然没有开门。茨木憋着一股子欢喜地快活感没处宣泄,立即将手机截了五六张图发给妖狐,先是发了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之后一连戳了他几十下,各种欢喜地表情包接连不断,发完了,茨木还觉得不够,接着在微博、微信、QQ空间等各个交友网站里挨个发了一遍并且@妖狐,凑齐九宫格,截图发给他。

妖狐大概是在做什么事情,没有第一时间回复他,愣是让茨木凑齐了99+消息。等他看到99+的时候,点都不点开,直接毫不犹豫地拉黑茨木三天。他已经从其他的地方看到了这个消息,现在一点都不想去面对这个得意忘形过头的痴汉,以及要去在毕业舞会上向大天狗告白的事情。

“挚友、挚友、挚友~”

茨木用手指描摹着屏幕上的酒吞童子的样子,脸上挂着痴痴的笑容,笑得眼泪溢出眼眶,用好一会儿的时间才冷静下来,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的脸颊都笑僵了。茨木越看这个酒吞童子,他越是欣喜,先是毫不犹豫地扒拉七个茨木中最好的御魂凑齐一套属性超高的针女套给挚友披上,随后又觉得不妥,把御魂塞了回去,带着一拳超人战队,狠捏十次石距和大蛇,打出新一套装备给挚友带上一圈闪着金色荧光的御魂,直接加到十五封顶,狠刷公屏后,给挚友觉醒然后买了新皮肤穿上。才意犹未尽地收手,真觉这样的酒吞童子才是真真的帅气。

“吾妖界的鬼王啊,吾等终于迎来您的归来,衰败的妖界将由您颠覆,重整红缨,披上凯旋霞光走上颠覆!”

这是紫槐小说里的一句台词,所述者就是他的大将茨木童子。茨木曾在无人的角落反复琢磨这句话,此时说出像是回到了百鬼时代,看到了坐在荣耀宝座上的酒吞童子,自己单膝跪在他的面前,献上自己最真挚的追随与狂热。唯有这个身影是自己生命的太阳,渺小如点点星子的他,唯有点燃生命划过天际义无反顾地奔向他的视线里。

这么想着,茨木反倒是自嘲地笑了起来,他居然会因为抽中一个手游的角色而感慨这么多,这几天果然是魔怔了,看看时间,也很晚了,再过几分钟就是凌晨三点了。他这是得了手机综合征了吗?

最后描摹一遍酒吞童子的样子,茨木窝在被子里,双眼眼底带着些青灰,这几天的熬夜让他很是疲惫,看着手机里的小人,脸上浮出一抹餍足的笑容,忍不住隔着屏幕轻轻吻了一下酒吞童子。

“晚安,我的挚友。”

睡意朦胧间,茨木好像看到了他的酒吞童子抬手捂住了自己通红的脸。

他是,看花眼了吧?

 

平安京学院最好的一点就是假期特别多,每次月考完都会放一周的课,像茨木这种美术生,则更长,要放一个月这样。这也是为什么明明舞蹈系的软妹更多而妖狐还是选择了美术系的根本原因。当然,这假期也不是白放的,美术生们要去学校发放的几个工作室做助理,实习。回来还要上交厚厚的一份美术作业,数量不少于一百张。不少学生苦不堪言,打着放假的名义,实则过着朝五九晚的生活,尤其每当老师赶稿的时候最是痛苦,熬夜加班什么不要说了。

幸运的是,这种安排不是死的,学生们也可以自己去找熟悉的工作室实习。对于因为姐姐的工作关系,已经在花鸟卷老师手下当了五六年助理的茨木来说,这跟平时没什么区别,于他来说,次日,就是小长假的真正意义上第一天。

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还能接触到喜欢的小说的漫画绘制,茨木怎么不开心。尤其,昨日还抽到了酒吞童子。开着阴阳师的界面,把酒吞童子调出来来回视奸、额,不是,是来回瞻仰。茨木开心得刷着牙也要哼上一遍“苍茫的平安寮是我的爱、我抽的挚友他一米八、什么样的鬼王最呀最摇摆,什么的茨木最呀最开怀~”这种随便填词的改编歌曲。丝毫没有注意到手机屏幕上的酒吞童子默默地捂着脸转过身去,一双尖耳朵通红通红几欲滴血。

整顿好自己的茨木坐在门口穿鞋,最后喊一遍:“姐姐,我出门了!”,依旧奇怪为什么姐姐没有回应自己,但一想到紫槐之前几天一直在埋头赶稿子,茨木猜测姐姐可能是在工作,太忙了,又忘记时间了。这样一想,茨木写了一张便条贴在书房门上,塞上耳机出门了。

骑着自行车的茨木嘴里配合着耳机的音乐小声地唱着歌。

“I had a dream so big and loud”(我有一个这么大和响亮的梦)

“I jumped so high I touched the clouds”(我跳得这么高,我碰了云)

……

“I'm never gonna look back”(我永远不会回头看)

“Woah, never gonna give it up”(哇,永远不要放弃)

“No, please dont wake me now”(不,请不要叫醒我)

……

“This is gonna be the best day of my li-ife”(这将是我的里的最好的一天)

……

“I hear it calling outside my window我听到它在我的窗户外面打电话

I feel it in my soul (soul)我感觉它在我的灵魂(灵魂)

The stars were burning so bright星星燃烧得如此明亮

The sun was out 'til midnight太阳出来了直到半夜

I say we lose control (control)我说我们失去控制(控制)

(instrumental)(工具)

This is gonna be the best day of my li-ife这将是我的里的最好的一天”

来往的行人看他这么开心,被他灿若阳光的笑容感染忍不住也露出一个笑容。路上有个小伙还和他来了一个漂亮的击掌,赢得一群人的喝彩。他们其实并不认识,不认识也没什么大不了,这种开心的心情可以传递给每一个人。这个像是星星一样闪耀的男孩哼着歌从南街一路飞到北巷,哪怕他知道面对自己的将是成堆的枯燥无味的画稿,也没有减少此时开心的心情。

“早上好,茨木。”出来倒垃圾的书翁对茨木也很熟了,带着笑容和他打了招呼,“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书翁哥早上好!”茨木中气十足地向他问好,之后才嘿嘿一笑,满带笑意地说:“我昨天抽到酒吞童子啦!”怕他不信还特地拿出手机,让他看看一直耗着流量没有关掉的阴阳师界面,穿着【酒歌狂行】皮肤的酒吞童子站在式神展示页面,因为茨木无意间点了一下界面还颇为“傲娇”地扭过头去。

书翁也玩过一阵子阴阳师,对于他口中的酒吞童子也是了解,自然也知道茨木身中“抽不到酒吞童子”的欧皇之气,此时知晓他真的抽到了酒吞童子,自是带着诚意地祝福他:“恭喜,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不不不,”茨木摇摇手指,笑道:“我是守得云开见挚友!”

“是是是,守得云开见挚友。”书翁比他大不了几个月,但在茨木面前气质却更像是长兄如父,对他也多有包容,像是宠弟弟一般惯着他。书翁伸手揉了揉茨木的白毛,“快些进去吧,老师早就准备好早餐等你来了。”

“真哒?”茨木惊喜地亮起眼睛,“我早就嘴馋老师做的包子!”

二人有说有笑地进了屋,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草丛里蹲着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这鬼鬼祟祟的人大夏天还戴着黑墨镜捂着口罩,穿着黑衣黑靴,活像是蹲点的黑涩会成员。尤其是她身后还站着一位腰杆挺得笔直的黑西装女子,冷着一张脸,看起就不好惹。

墨镜女忧心忡忡地对身后的人说:“妖刀,茨木他真的抽到酒吞了。”

妖刀姬漠然地双手环保胸前,回道:“我看见了。”

“可为什么他没有出现什么副作用症状呢?”

青行灯,也就是墨镜女,收回根本没有派上用场只是装装样子的军用望远镜,摸摸下巴一脸疑惑,“不对啊,古卷上写了呀,但凡使用这个阵法必然要付出点代价,可为什么茨木没有症状出现啊?”

曾经被坑过的妖刀姬一点也不想掺和这个事情,吹吹自己刚磨的指甲,随口胡诌:“也许是因为使用者不是茨木是别人所以症状就没有出现在茨木身上呢。”

听到这里,青行灯身子一僵,呆呆地看着不远处从车上下来的两个人,瞪大眼睛:“不会吧……”

“什么不会吧?”妖刀姬挑眉,抬眼冲她看的位置看去,一时间也愣了神,张张嘴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的情况。

 

 返回目录

26 Sep 2017
 
评论(6)
 
热度(25)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