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论如何养成一只六星的酒吞童子(三·下)

前言:字数超多,等完结了,把这两章合并在一起吧。

预警:红叶出没。


第三章·下:

于是这个赌约就这么订下了,赌气中的二人组为了让这个赌约更加正式还特地找了另一个好基友作为见证人。夜叉看这两个人跟斗牛一样互看对方不顺眼有些奇怪,再看白纸黑字打印出来的赌约上面的条款,顿觉二人是一对智障。然后掏出手机拍下了这份赌约打上马赛克发到自己创建的基友群里。夜叉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举动引起了另外两个被参与者的注意力,也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会在群里,毕竟就是同城附近的gay友、蕾丝自己随机加入嘛。

然后,有不少人关注了这一事件,纷纷表示群主要时刻报道后续啊,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怎么可以错过呢?

花鸟卷拿着手机随意地刷屏,她现在有些累了,连接三四天的画稿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了,现在趁着午饭时间刷刷屏,阅览下最近的新闻和漫画界的大事情,以及编辑递来的消息。这些做完后,门铃响了。打开门后,是紫槐和她的助理。

“慰问的点心,”紫槐摇摇手里的盒子,又抬起另一只手里的袋子:“以及,已经整理好的稿子。”

这是又来给一棒子又来送一把枣,花鸟卷又是无奈又是钦佩道:“你就不能让我歇一会儿吗?”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却笑着侧过身道:“进来吧。”

紫槐和她进到屋里,里面有一个正在休息的男子,看紫槐疑惑,花鸟卷笑着说:“那是编辑硬塞过来的助理,叫书翁,人不错,帮了我很多。”

“难怪你最近的工作进程加快了许多。”紫槐点点头,进了屋就把手里的稿件交给了身后的助理,“你先到那边坐下休息,现在还没有到工作时间,不着急。”

助理点点头抱着稿件坐到还在小憩的男子身边的沙发上,把文件放在腿上低着头玩手机。

花鸟卷和紫槐去厨房泡了一壶茶,走到阳台,准备喝一会儿下午茶。

“你原来的助理雪女呢?”花鸟卷问。今天和紫槐来的助理不是跟了紫槐好多年的雪女而是一个美艳极了的女孩,紫槐笑道:“雪女她早就辞职了,她之前一直想去她弟弟的学校工作,近几年也刚好不算太忙,就让她走了。这个新的助理是叫红叶,是我的师妹,在大学的时候和我关系还算不错。不过,也不太熟。她说原来的工作不顺心,想换一换,就先被委派过来给我当助理了。”说起这个,紫槐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我记得她说,她之前跟的人是阎魔。阎魔不就是你的编辑吗,红叶这孩子,怎么样?”

花鸟卷摇摇头,“我之前和阎魔一直是网上交流,签署协议也是她的秘书判官过来的,具体怎么样我倒是不怎么清楚。但是给我感觉是个很严谨的人,比较女强人。关于你说的这个红叶,我倒是没有听说过,你要是想知道我给你打听打听?”

“原来如此。”紫槐点点头,笑道:“不必了,我只是好奇而已。据我所知红叶家境很好,我以为她会继承家业和家族安排的人结婚,没想到都好几年了,她竟然还在外面工作。”

“怕是为情所困吧?”花鸟卷想起这个叫红叶的女孩在听到紫槐叫自己时注视着紫槐的目光,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然而没有心思在这上面的紫槐也没有往上想,只是笑着附和:“也许吧。”

二人又聊了一会儿,交谈的氛围其乐融融。而客厅里却是另一派风景。

“嗨……”

隔了许久,还是这个人忍不住打了招呼,似乎二人每次的交流都是这个人先开口,唯有分别的那一次是她先开的口,也是最后一次。

红叶僵硬着抬起手,干巴巴地说道:“嗨,好久不见。”

酒吞拿着毛巾的手绷得紧紧的,脸上却一副自然的样子,只是二人之间还是有着不清不楚的尴尬意味。很快,二人的尴尬气氛就被一阵高调的琴音给打破了,躺在沙发上休息的书翁立即醒了过来,摸索到茶几上的手机立马关掉了闹钟。

他带上眼镜,第一眼就看到了满身大汗的酒吞,冲他点点头:“酒吞先生,您又来做针灸了啦。”

酒吞也点点头,“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书翁有看到沙发上的红叶,认定自己没有见过她,于是问道:“你好,女士。请问您是?”

红叶端坐起来友好地伸出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红叶,是紫槐老师的新助理。”

书翁礼貌地回握她的手,“你好。”,他看四周没有花鸟卷的身影于是站起身,收好毯子和枕头。去厨房泡好茶水备好点心,然后端到工作室的吧台。绕回阳台,果不其然花鸟卷和紫槐还坐在那儿聊着。

“老师,可以开始工作了。”书翁说道,花鸟卷看了看手表,“已经这个点了吗?我们先去商讨新的剧情吧。”然后书翁端起桌上的果盘与花鸟卷、紫槐二人收拾好桌子,回到工作室。

看到客厅里的男人,紫槐有些意外,“这位是你的病人?”

花鸟卷一般不会接待其他的助手或是小粉丝,她自己一个人就能够完成高强度的任务,书翁也是阎魔看她这几年身体素质逐步下降才强行塞过来的助理,这在几年前可是会被她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过去,拒之门外。这一点,倒是和紫槐很像。大概这就是二人能够成为除合作关系之外的好友的原因吧。

早在几年前,花鸟卷并不是干漫画家这一行而是医师,她的一手“归鸟”针法极好,是祖上单传,更多是她为人低调,除非重金聘请,一般不会行医治病。这一点只有紫槐在内的极少数人才知道,所以她才会猜测这是她的病人。

花鸟卷听到她问脸上流露出一丝自豪感,“啊,忘了和你介绍了,这就是我刚刚和你说的小朋友。他叫酒吞,是我叔叔家的儿子,早些年是一名运动员,小的时候总喜欢到我家来玩,后来受伤了就一直在我这里治疗。”她走到酒吞身边拍拍他的肩,对紫槐说道:“说起来,酒吞在美术方面可是很有天赋的哦,他之前也有在我这边帮忙,现在已经转行做美术老师了。好像是在平安京学院,对吧?”她问酒吞。

“是的。”酒吞冲花鸟卷点点头,向紫槐伸出手,“你好,我是酒吞。”

“你好,我是紫槐。”紫槐回握他的手,“我目前是与花鸟卷正在合作的作家,笔名就是紫槐。”

“原来是紫槐老师。”听到她介绍完毕,酒吞才恍然大悟,笑道:“我是您的书迷。”

“是吗?”比之更意外不是紫槐,反倒是花鸟卷,她惊讶地说:“你真的是紫槐的书迷吗?”

“是啊,”酒吞点点头,“从《酒歌狂行记》到《大江山誓言录》,以及新出来的《百鬼》系列,我都有读过。”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之前我在帮姐绘稿的时候有猜测是老师的作品,没想到真的是的。”

“那是不是我一会儿要给你签个名啊?”紫槐半开玩笑地说,酒吞却是摇摇头:“这个倒是不用了,每一次老师你的签名发布会我都有去。我不想借着这种关系要到签名,这对其他的书迷来讲不公平。老师正式的签名我是不会错过的。”

没想到,酒吞的想法是如此的清奇,紫槐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颇为欣赏地看着他:“你这样的想法倒是很独特呢,”她的眼睛闪过一丝狡黠,笑道:“那要是我和花鸟卷一起单独出的限量漫画版特级大画册,这样的东西,你会想要吗?”

这话说完,不仅是酒吞眼前一亮,就连坐在后面不说话的红叶也是激动的看着她,似乎是在征求她的话是否有真假。

一旁的花鸟卷一脸心累地捂住脸,“紫槐,你为什么要这么早说出这个事情啊?”

“嘛~”紫槐点点唇调皮地笑道:“大概是我希望酒吞老师做一件事情吧?”

“什么事情?”酒吞问。

紫槐状似为难地说:“我也不清楚怎么说,这个任务的时间比较长,不知道酒吞老师有没有空余的时间。”

这话说得模模糊糊,酒吞皱起眉,显然是有退意。看他犹豫,紫槐再加一剂猛料:“酒吞先生喜欢酒吗?我有一瓶珍藏了五十年的‘醉梦’。”

“我答应!”

“好,成交!”

旁人看这二人达成了协议,二丈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结果似乎很愉快,于是二人的事情就这么揭过去了。之后紫槐交代了一些事情给花鸟卷和书翁二人后就带着红叶与酒吞离开。二人在分别之际,酒吞叫住了正要上车的紫槐,“紫槐老师,您说的事情什么时候开始做呢?”

“抱歉,我忘了。”紫槐说道,“今天晚上九点吧,你可以先睡一觉。这个时间点不必是固定的,你只要等待手机上的APP接收到短信后安静不动就行。”

“哦,好的。”

紫槐坐回驾驶座,发动车子,坐在副驾驶上的红叶抱着资料不讲话,她的怀里还有刚刚从紫槐那里得到的礼物,脸上喜滋滋的。紫槐笑了,“拿到这个就这么开心吗?”

“嗯!”红叶用力地点点头,肯定地说:“开心!”

“是嘛。”她目光直视前方,漫不经心地问:“你认识酒吞?”

话是问出来的,却说得十分肯定。这两个人之间绝对有什么事情,紫槐瞥一眼红叶,果不其然,这人脸上有明显的拒绝,她不想谈这个事情。

“承认认识的一个朋友很为难吗?”

“我跟他……”红叶开口了,嘴巴满是苦涩:“不是朋友。”

“不是朋友,那是恋人?”紫槐猜测着,却听到她说:“他是我,家族安排的未婚夫。也就是我之前拒绝的那份婚姻安排的另一个人。”

“……”

紫槐半天没有讲话,将车开到一个停车场里然后默默推开车门去了咖啡店,红叶不知道她怎么了只好跟上。

“师姐?”红叶跟不上她的步伐,只好小跑提溜在后面,喊她:“师姐?!”

紫槐进店点一杯特苦的加冰黑咖一口闷了,之后才严肃地问:“你现在告诉我,你和酒吞之间还有没有婚约关系了?”

“没有了!”红叶被她这一副严肃的样子吓到了,认真地说:“真的没有了,我逃婚就是单方面的和家族脱离了关系,而且酒吞受伤后也就不再受家族重视,不需要继承家业。所以,我们两家的联姻已经交给其他人,他们的孩子都有七岁了,和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除此之外呢?”紫槐接着问,“我想知道酒吞的手是怎么回事?”

“这个……”

 

入夜,九点的时候,酒吞的手机上传来一个短消息。

“亲爱的玩家,您已同意加入‘实现弟弟的愿望’计划,作为最终的参与人员,与‘弟弟’进行直接接触并满足他的愿望。在此期间,每二十四小时会有十八个小时参与此计划,当‘弟弟’产生愿望时,请满足‘弟弟’的愿望。我们能够确保您的人身安全、财产、隐私等个人权利不会受到侵犯。在这个计划得以实现后,您会获得技术人员的奖励五十年份的‘醉梦’×3,‘超级豪华《百鬼》系列大礼包’×1,‘弟弟’手绘画像×1,十年份‘闪星’×1。最后询问一次,玩家是否确认加入?确认请扣1,取消请扣2。”

“‘闪星’?!”酒吞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有些惊讶这上面的奖励,不过更加惊讶的是那个“十八小时”的参与时间。究竟是怎么样的计划需要那么长时间?

在看到系统又发来新的消息提示再不回复就将默认取消后,酒吞赶紧发了一个“1”过去。然后坐在沙发上静静等待,左等右等了半天也没有任何的反应,索性回到房间睡觉去了。在他入梦后,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飘出一张蓝色的符咒落在酒吞的上空,上面有黄色的线条画了一个不可描述的图案,然后一阵金光,符咒炸开变作片片彩片。而床上的酒吞,却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一部手机上的阴阳师公屏显示:

神眷:“抽不到酒吞童子吾不弃坑”画出一个神秘符咒,抽到了“酒吞童子”!


ps:等着(某茨的)尖叫吧。


返回目录

20 Sep 2017
 
评论(8)
 
热度(23)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