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论如何养成一只六星的酒吞童子(三·上)

前言:学业较忙,只能慢慢赶,不弃坑,不弃坑不弃坑不弃坑……

第三章·上

平安京学院每个学期有四次月考,茨木这次应对的是大三第一次月考,他的基础向来打得好,押题也压得准,考试什么的根本不担心。而且还能顺带拉一把理论很差的妖狐。

作为艺术生理论部分考试大约两个小时就结束了,剩下的时间都是用来考绘画部分。这一次的题目是《一个让你心动的背影》。

茨木第一时间想到了酒吞老师。随后被自己的想法给震惊到了,拿着笔的手再画布上涂涂抹抹,也没有注意到画的是什么,等画完之后才发觉自己是真的把酒吞画了出来,不过男人身上穿的不是学院统一的教师工作服,而是大开胸怀的露肉装,茨木仔细瞧了,才发觉自己画的是阴阳师里的酒吞童子的衣服。一时间脸涨得通红,赶紧趁着时间还充足把画揭下来放在一旁的画夹里,重新铺好白纸几笔勾勒出一个朦朦胧胧的男性背影,他人体功底极好,这人的身姿画得刚硬而富有饱满度,半卷的衣袖,指间抽了一半的烟,黑色的暗色反衬这一点光亮,照着男人的侧脸,依稀能看到火一样的头发。

妖狐画得差不多了,他画得是最近看到的那个可爱小学妹,她很有爱心,总是蹦蹦跳跳的,身边会跟着一只叫番茄的狗,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画纸上一派青春洋溢的气息,却总是缺少了点什么,妖狐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改进索性就丢下笔过来观摩茨木的作品,反正这幅画绝对能够及格,低空飞过就好啦。

“诶?”妖狐第一时间就看出这幅画的深意,“茨木,你是不是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思啊?”

“心思?”茨木一边给画喷洒星空,一边回问:“什么心思?”

妖狐往后一倚,摩挲着下巴左看右看,老神自在地说道:“你的感情不够坚定,或者你根本就还没有弄清楚到底对这个人是抱有什么样的心思,也许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思是什么样的。”

本就心慌意乱的茨木被他左一个自己右一个心思说得晕乎乎的,画完后气得将笔丢进水桶里溅起一地水花,扭头看了眼妖狐的画,摆出与他一般的表情,皮笑肉不笑的说:“呵,我好歹还知道追寻的人是谁,有的人连知道都不知道,或者,”他一双金色的眼睛,目光如炬照着妖狐的眼睛,缓缓说道:“是装作不知道。”

“喂!”

云里雾里的妖狐本是不懂,但看他一副讥笑的表情,也来火了,收起吊儿郎当的架势,皱眉:“你什么意思?想打架啊?”

茨木才不傻,今天他有事要早点回去,呵呵一笑,低头收拾画具:“我才不和你打架,我今天可有重要的事情做呢!”

“不就是去回去抽你那什么酒吞童子嘛,”妖狐看他打退堂鼓反倒涨了气焰,挑衅道:“就你那破手气,百八年都抽不到酒吞童子!”

这话犹如踩中了茨木猫尾巴的脚,让他顿时炸毛:“你TM给我闭嘴,我一定会抽到酒吞童子的!”

“你要是抽到小生我立刻就去广播站大喊我是狗!”

心里堵着一团火的妖狐拍桌起案,立马撂下赌注,茨木闻言白眼一翻,撇撇嘴极为嫌弃地说:“说自己是狗算什么?”狐狸本来就是犬类啊。当然后半句他咽回了肚子里,要是说出来妖狐能把他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死在这,哦,还有小白老师一起助攻。

他挑眉笑道:“我要是抽到了酒吞童子,你就去找学生会长大天狗表白,并且是在今年十二月份底的毕业典礼上。要当着全校人的面喏。”

没想到茨木会玩这么大,妖狐心里有些发憷,难道这家伙真的要抽到酒吞童子啦?这么胸有成竹不会是假的吧,不过,以上这些问题都是他后来才想起来,现在妖狐的第一关注点在“向大天狗表白”上面,他眼神躲躲闪闪的,避开茨木的眼睛,眉头皱起:“你提他做什么?这关他什么事啊?”

“反正我的赌注就是这个,你敢不敢来?”茨木才不管这些,拿下画纸收进卷筒里准备交作业。再次问他:“你赌不赌?”

“赌就赌,谁怕谁!”妖狐最经不起他挑衅,毫不犹豫地答应,立马说出自己的条件:“你要是没有抽到酒吞童子,你就要在毕业舞会上穿我亲自选的女装找酒吞老师跳舞!”

“等等等!”提到这人,茨木的脑子顿时不灵光了,“为什么扯到酒吞老师了?!”

妖狐双手环抱胸前,洋洋得意地说:“你都要求我去找大天狗告白了,我怎么就不能让你去和酒吞老师跳支舞啦?怎么,还带双规啊!”他话音一转,连着狭长的桃花眼一个骨碌,眯了起来笑道:“还是说,你输不起啊?”

茨木咬咬牙,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把,一握拳吐出一个字:“赌!”

 

 PS:受受何苦为难受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互相给自己挖坑的二人组
 

返回目录

19 Sep 2017
 
评论(4)
 
热度(29)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