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原创】饕餮十三娘(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

徐夫人看到这娇媚的女子也是一惊,但还是迅速地拉着女儿跪在地上。“平妇赵氏徐妇携女儿赵曼曼,见过齐王大人。”说完还颇为小心地看了眼他身边的十三娘,这人的变化太大,一时间她们母女二人也没有看出来是谁,只当是个勾引了齐王的狐媚子,想来地位也不高,索性也就不管了,垂着头等待易齐麟的发话。

易齐麟看了眼十三娘,升起逗弄的心思,道:“赵曼曼?抬起头来,让本王瞧瞧。”

赵曼曼心中欣喜,努力抑制上扬的嘴角,维持着淑女的矜持,满含春色地抬起头来,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易齐麟面无表情地左右打量,摸摸下巴:“你与赵家什么关系?”

没等赵曼曼回答,一旁地刘夫人抢着说道:“这是我女儿,是我妹妹的亲侄女!”

“本王问你了吗?”易齐麟淡淡地扫视一眼,几乎要杀人的目光吓得刘夫人抖成个筛子,缩着脑袋不敢讲话。没有直面接受齐王的目光洗礼,赵曼曼不知道母亲的畏惧,还颇为埋怨地看她一眼,态度也越发恭敬。脆声说道:“这位是小女的母亲,赵夫人的亲姐姐。姨夫和姨娘最赏识小女的一手好琴。”

赵曼曼有心提点了自己的琴艺,按照话本里的发展,接下来应该是齐王对赵曼曼的话产生兴趣,然后让她演奏一曲,对此早有准备的赵曼曼在离开家时就让人抱着琴在身后跟着。好一展身手,但易齐麟却是挑眉,问道身边的十三娘:“怎么她与你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她是徐姨娘的亲侄女,要像也是像徐姨娘,怎么会与我相似。”十三娘心知他要做什么,配合地回答他。

这话让赵曼曼与徐夫人大惊猛地抬起头,脸上的惊讶一般无二,一眼就能看出是一对母女。赵曼曼更是指着十三娘不敢置信地问道:“你这狐媚子是十三娘那个贱人?!”

“妹妹怎么了?”十三娘柔声笑道:“几日未见,怎么不认识我了?”说着避开她指着自己鼻尖的手指,语气越发轻柔:“大娘,您是怎么教的,妹妹怎么这般不懂礼数,见了姐姐也不问声招呼,还这么地,指着我?”

十三娘拿捏着她的手指,面色如常,赵曼曼想要甩开她的手,厉声喊道:“你放开……啊!!!!!”

赵曼曼没想到,这人看起来是轻轻捏着,实则下了万钧气力,竟是硬生生将她的手骨捏碎了。

听着这女人的叫唤,十三娘皱着眉头丢开软得和烂泥一样的手指,身后的木傀立即送上干净地帕子与她,十三娘仔细地擦拭着手指,似乎有什么脏东西沾染在血一样的指甲上。原本想要逗弄几下再一巴掌拍死的心思也没有了。

往事又慢慢浮上心头,她原以为过了十年,在塞外过了腥风血雨的十年会忘记这些人渣带给自己的伤痛,哪想根本就忘不掉。

 

“你要吃这馒头吗?”

明媚动人的稚童手里用帕子捏拿着一个冷冰冰的馒头,还落了炭灰,这样的食物连下人都不会吃,权当是猪食喂掉也会被猪嫌弃。可就是这样隔夜还发馊了的食物,在饥肠辘辘的人看来却是救命的良药。

地上的一团衣物里有一个小小的脑袋,头发乱糟糟的,因为满是脏污一根根结成小棍在头皮上炸开,像是刺猬。十指手指头遍布伤痕,可以看到污泥之下外翻的皮肉,配着地上挣扎的痕迹,不难想象刚才发生了什么。从又黑又脏的衣物里裸露出来的蜡黄肌肤也没有一块好地方。

让人吃惊的是,这怪模怪样的东西竟是个孩子。看她瘫软在雨后泥泞的地上,像是被人踩过一脚后还在垂死挣扎的虫子。模样也就四五岁而已。倘若有外人在怕是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已经七岁的孩子。惨遭蹂躏的女童与她面前锦衣素裹的孩子成了鲜明的对比。

两个强壮的下人站在稚童后面,手里拿着棍棒,上面带着丝丝血迹。方才,这地上的女童拿着冷馒头冲撞了表小姐。在表小姐的一声令下,二人拿着棍棒就将这女童打得没气喘。只是现在被这一双鬼魅似空洞的杏眼盯着,两个男子没由来地惶恐,果然是晦气的东西,只是看着这双眼睛就让人脊骨发寒。

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童就是十三娘,她渴望地盯着稚童手里的馒头,这东西能解脱她剧痛的胃,比起身上的疼痛,腹中叫嚣的饥饿才是最让她难以忍耐的。舌头舔过干裂的嘴唇,口腔与嘴唇一样干,就连咽唾沫都像是火辣的汤水滚过铁板,疼啊。

而这稚童就是赵曼曼,如今八岁,不懂是非,善恶难辨。只知道她娘对她说,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是赵家的玩物,能随她玩耍。而且最重要的是姨夫不喜欢她。大人的意愿总是会影响小孩的喜恶,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纯粹的讨厌,不会掺杂任何的东西。赵曼曼不知道重打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什么叫打死了出人命。她只知道,这样做很有趣,这样做娘和姨夫姨娘会更加喜欢她。

于是,赵曼曼把手里的馒头丢到了湖里。这十月的天很冷,冷得湖面不结冰。

幼小的十三娘盯着馒头在水中沉沉浮浮,看它在湖面上平静,心里不住地发憷,她看着赵曼曼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稚童的声音清脆含糊,说话却一板一眼,她笑得天真无邪:“看,馒头在那儿,去拿来吃啊!”

十三娘动也不动,她的腿已经被打断了,身体没有一丝力气,只能眨眼哀求她不要。赵曼曼见她不动,奶声乳气地重复一遍,看她还是不动于是生气了,大声道:“你们还不快把她扔下去!”

两个手拿棍棒下人一惊,却没有拦住从仆人中走出来的嬷嬷提起十三娘的衣物,拎着轻飘飘地她“噗通一声”丢了下去。

冷冷的水灌进鼻子,十三娘的眼睛酸痛得睁不开,耳朵和嘴巴也是涌进冷冷的水。求生的本能让没发动弹的十三娘在湖水里扑腾,虽然轻,却不容忽视。她还活着,没有死。

赵曼曼看着十三娘在湖水里扑腾,从裹紧了的斗篷下伸出手鼓掌,欣喜万分:“好棒好棒!使劲啊!快看,馒头在那儿!把它拿上来吃了呀!”

十三娘听不见赵曼曼的欢呼,只知道顺从本能往岸上游,深一步浅一步,喝了半肚子的冷水哆哆嗦嗦地扒在岸上想要爬上来。看她没有遵循自己的命令去抓馒头,赵曼曼气得要上去踹她下湖。身后的奶娘见了赶紧抱起她,“小姐,不可啊,你会掉下去的!”

“奶娘,她不听我的话!”赵曼曼软声冲奶娘撒娇,嘴巴嘟囔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把什么小虫子丢到水里用东西引诱也不听话一样。

奶娘还没来得及说话,徐夫人就找来了。

“曼曼,你怎么在这儿?”

“娘!”赵曼曼伸手搂住徐夫人,窜到她的怀里,撒娇:“娘,你看那个十三娘不听我的话!我让她吃馒头,她还不吃!”

徐夫人看看岸上不住地颤抖的十三娘,生不起一丝怜悯,这丫头身上穿的衣服本来并不合身,却因为下了水紧紧贴在身上,寒风一吹结成了硬邦邦的冰疙瘩。反倒是好了一星半点儿。就这样还没有死绝,果然是天赐的祸害。徐夫人想起妹夫说起的事情,心中满是嘲讽。低头软声安抚怀中的女儿:“曼曼乖,不玩了啊,姨夫和姨娘还在前厅等着曼曼呐。”

“好吧。”赵曼曼不情不愿地应下了,不依不饶地拉拉她的衣袖:“娘,她不听我的话,你惩罚她好不好!”

“好。”徐夫人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子,“你想怎么罚她?”

“唔……”赵曼曼想了一会儿,说道:“娘,把她绑在石头上丢下去一天一夜好不好?”她用着邀功地语气,仿佛自己出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徐夫人点点头,赞同道:“就这么办,曼曼真聪明。”

说罢,回头吩咐道:“你们几个没听到表小姐的话吗?还不照做?!”

“是!”

之后,十三娘就在湖底待了一天一夜,原以为惩罚过期了就能被放上来,哪想根本就没有人想起她。饿极了的十三娘吃掉了湖里的寒气,刺骨地冷意也就是那样的味道,不好吃,但也饱腹。也就是那一次十三娘第一次知道自己的食谱是多么广泛。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天,她从湖底爬了上来,浑浑噩噩过了两年,没等她见到赵老爷,就被人抓起来送到了马车上,临走前,十三娘死死盯着赵家的主院,那门关得死死地,赵老爷赵彦,自她记事起就没有露过一次面。

 

“曼曼?!”

尖锐的声音唤醒了沉浸在回忆里的十三娘,一身寒气褪去了几分,冷眼看着徐夫人赶紧上前搀扶痛得几乎要昏过去的赵曼曼,怜声问道:“曼曼,你怎么了?!和娘说话啊?!”

赵曼曼的脸上全是冷汗,脸色发白,颤抖着手轻轻握着碎掉的手指,“娘……我疼……”就这个几个字,赵曼曼的眼泪如同豆大,一颗颗滑落脸颊。

“十三娘你对曼曼做了什么?!”徐夫人的两只鼻孔喷着粗气,如同愤怒的母牛,“你的心思怎么这么歹毒?!曼曼是你的亲妹妹啊!你居然不顾及血脉情谊残害手足?!”

听她这么说,十三娘笑得更欢,对一旁的易齐麟说道:“你瞧瞧,我不过废了她一根手指,她就说我要残害手足?”

十三娘回过头看着地上的徐夫人,“徐夫人,你颠倒是非的能力一向厉害,十三娘耍不转心机,就不在您老人家面前班门弄斧。您女儿赵曼曼也没被我怎么样,就是废了一根手指头,哦,就是两节指骨,要不了她的性命。”

“两节指骨?!”徐夫人瞪大眼睛,“你、你、你?!”她你了半天才憋出个“心思歹毒”出来,惹得十三娘哈哈大笑。

“心思歹毒?”十三娘抹抹眼泪,仿佛听了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您怎么会这么说,论心思歹毒,我可比不上你们徐家人。”十三娘收敛了笑意,目光如冰,几乎要凝成一把斩头铡刀将她的身体斩断,“十三娘是个没志气的人,不求嫁得荣华富贵、得父母宠爱、继承赵家家业,仅仅为谋一口饭食,一处席地。平日里把我当成狗戏耍也就算了,但没想到你们会在我狗碗里下毒,见我没死成就要把我推到井里,漠视下人苛刻我的吃食,就连你们这些个腌臜也来把我当虫踩。”

纤细地手指抬起徐夫人精心保养的细皮嫩肉的脸,血红的指甲在上面划下一道道血痕,“徐夫人,当初在十月天里,您纵容您女儿让下人把我扔下冰冷的湖里,可有想过今天?是不是觉得九岁的小孩绑着石头泡在寒天腊月的湖里一晚上就注定能死了?”手指滑落至她的脖颈,十三娘笑得见牙不见眼,死死攥紧她的脖子,“可惜了,我没死。”

徐夫人抱不住痛苦中的女儿,妄图挣脱十三娘的钳制,一张老脸涨成猪肝紫,隐隐有发白得趋势。十三娘笑得更欢,五指上的血色丹蔻亮了亮,微微松开些许,如同针刺扎进她的脖颈,一小节白骨竟然从徐夫人的皮肤下被十三娘抽了出来,徐夫人就连叫也不能叫,这是她的喉骨,声音也一并被抽出,只能发出丝丝喉腔共鸣的破锣声。痛苦伴随着血液从破口出缓缓流出,十三娘刺穿她的脖颈的力度控制地十分有技巧,没有损伤她的颈动脉,只是溢出了肌肉的血,脖颈喷血的现象没有发生。

“徐夫人,莫要叫。我还没有正式地报答您的恩情。您要活着啊。”

这话中带有蛊惑人心地魔力,徐夫人的脑海中翻腾着死亡的决心,与之同生的还有放弃挣扎地绝望。而一旁的赵曼曼已经吓呆了,忘记了尖叫,等看到十三娘放好徐夫人的喉骨才想起来屁滚尿流地往外爬,路过易齐麟被他一脚踢了回来,在地上滚了两圈。赵曼曼头上的珠钗散落一地,轻薄地衣服在地上蹭坏了,磨破了底下包裹的娇嫩肌肤,渗出丝丝血液。经他这么一踢,倒是想起了他的存在,赶紧上前哭喊:“齐王,求齐王救救我……救救我……”

只是等她抬起头,才发现这人眼里的戏谑全是给她的。十三娘走到齐王身边,嗔怪道:“你踢她做什么,脏了自己的脚。”

“不是怕坏了你的兴致么,”易齐麟往后退一步,道:“好了,地方让给你,你来吧。”

看他乖觉,十三娘满意地点点头,伸手走向赵曼曼:“妹妹莫要走,我还有一份大礼等着送给你呢。”

之后,赵曼曼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ps:腾讯抽风了,第十章发不了,哼(ˉ(∞)ˉ)唧,这边居然能发出去。

(* ̄︶ ̄)一个礼貌的笑容。

17 Sep 2017
 
评论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