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原创】饕餮十三娘(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

赵家是于五十年前突然崛起的商家,在此之前只是一方小小的商户。这样迅速崛起的商贾让人惊厥它的成长速度,也无不赞成赵家主赵老爷年轻有为。尤其是在其女儿三位嫁入皇宫后,更是成了不少人推崇的皇亲国戚。

那赵家是怎么来的呢?这得从赵家主赵老爷说起。

赵老爷,本名为赵彦,是一方乡野小村落里考了三次才中榜的秀才。大夏思想先前,在科举方面没有往朝的腐朽,每年都有科考,隔三年还会有一大考。而这赵彦历经三次大考才得一秀才身份。可以说这人不是做官的料,注定与官场无缘。事情就这么顺理成章发展下去了,与官场无缘的赵秀才转行去做了商贾。在入赘大富豪太叔家后,赵彦成为太叔公最贴心的左膀右臂,继承太叔家后更是将太叔家的商路拓宽了不止一点两点。

入赘第九年,赵老爷带着一家妻小去皇都做事,罗城惨遭外邦盗贼血洗,太叔家一夜没落。赵家成为大夏新的富豪。同年,赵家长女嫁入皇宫,本来风雨飘摇的赵家,借着女儿光,在罗城和大夏站稳了跟脚。之后,凭借对财源的敏锐直觉,赵老爷多次抓住大机缘,做成了别人不能做成的生意。

如此,赵家才成为如今别人口中赞叹的赵家。许是根基浅薄,不敌百年商家的渊源,赵老爷为人谦逊,从不高调行事,时常会发善心,也是百姓口中的大善人。这也是他为什么作为两位皇妃的父亲,却依旧不张扬的原因之一。

如此光荣的赵家,如同传奇一样诞生。看似合理,实则还是让人觉得诡异。就比如说,为什么已经二十八岁的赵彦能够娶到太叔公最宠爱的小女儿为妻?为什么百无一成赵彦就能在短短时间内成为大富豪太叔公的左膀右臂呢?为什么一个小小的穷秀才能遇上有名有望的太叔公呢?

民间版本说,赵彦是在通往罗城的路上遇到了遭遇劫匪的太叔公,以命相博,替太叔公挡了一刀,与太叔公结成救命之恩。之后太叔公赏识蒙尘明珠赵彦,将女儿许配与他,之后更将他拎在身边做事,细心培育才得现在的赵老爷。

这样的事情,在罗城惨遭血洗之后,早就不知被改了多少个版本。谁知道是真是假。总之十三娘是不相信的。

赵彦有才是有才,他在商源上有着非一般的灵敏,总能抓住大商机。但是,能得太叔公的信任,没有什么狠厉的手段,都是说笑的。

太叔公何许人也,本是山上的土匪头子,少年时期与还是皇子的落魄先皇有着过命的交情。在先皇登基后,可是百般请他入朝做护国将军,都被太叔公赶了出去。直到他妻儿怀孕,才同意先皇的回转说法,做了商贾。这天下只有太叔公算得上是真正的皇亲国戚,与皇上有拜把子的交情,什么样的刀光血影没见过,一个没什么成就的穷秀才,能入得了太叔公的法眼,多半是有别的什么原因吧。

在十三娘的记忆里,太叔公这人生得九尺高,面相俊逸硬朗,有着一身好武艺,哪怕是儿孙满堂,年过花甲的年纪也不过是花白了两鬓发角,依旧是青年的模样。说是鹤发童颜也不为过。而他的妻子也是一样,那时候的罗城第一美人一直是太叔氏的,即便是俊俏的少女也没有太叔氏半点风采。二人可谓是佳偶天成,神仙眷侣,被罗城人推崇,是老一辈口中的仙人。这样的二人怎么会死在外邦几个盗贼手里呢?更何况,太叔公有四个儿子,一个比一个神武,每一个都获得过先皇的赞誉。

这唯一的原因,依着十三娘的说法,就出在她的生母,太叔莲心身上。

太叔莲心是太叔公唯一的女儿,也是整个太叔家最受宠的孩子。锦衣玉食、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女。这是罗城人嘴里说的大实话,不带半点夸张。

太叔公虽然宠爱女儿,但也不失一个严父的风范,对待女儿也是棍棒相向。太叔莲心从小就与哥哥们一起学习武术,而且母亲叮嘱的女红也不曾拉下,在这样的教育下,太叔莲心成长为旁人口中的“太叔家的女儿”。被各个有女儿的妈妈们赞叹,用来称作榜样。

这样的太叔莲心是怎么看上一穷二白没权没势的赵彦的呢?这其中的秘密,就连太叔公也想不明白。唯有太叔莲心的女儿,太叔文姬,赵家十三娘知道。

十三娘身为异灵师,还在娘胎中就得自己命运,唯恐被人除灭,一直蜷缩在母体不敢显露。这期间,借由母亲太叔莲心感知周围的世界。自从开启神志后,十三娘就知道这个母亲并不疼爱自己。

因为她根本就不是太叔莲心。

 

“不是太叔莲心?!”易齐麟惊得张大了嘴巴,“这怎么可能?太叔公身为九阶幻灵师,不可能察觉不到自己的女儿是个西贝货!”

十三娘和他慢悠悠地走在赵家的花院里,继续说道:“一开始我也不清楚,等到后来认识了小果儿,我才清楚这人是怎么回事。”

“你是说她和姜果一样是云来客?”易齐麟明白了,旋即又产生疑问:“那也不对啊,云来客怎么会占据他人的身躯呢?”

“我曾和小果儿探讨过,用她的话说,这叫‘身穿’。也就是借尸还魂。”十三娘说道,“我算了算时日,怕是在太叔公遇到赵彦之前,这太叔莲心就已经被换芯了。”

“在遇到赵彦之前?”易齐麟迅速抓住重点,“那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是赵彦的孩子?”

“是不是很重要吗?我的生父到底是哪个,与我何干,太叔莲心已经死了,死了很多年了。他还想做什么吗?再说了,”十三娘伸手抓住一朵盛开的月季,捏在手里揉成粉碎,勾唇一笑:“这罗城哪个不知道,我十三娘不姓赵。赵家人根本就不承认我。”

“说的也是,这罗城的风雨,我在皇都都有听说。说的好听是为了祭奠你的母亲,却不在祖籍上镌刻你的名字。这心思就差摆在明面上说了。”

“你去查了赵家祖籍?”十三娘挑眉,这人这么懒散,这样没趣的事情他竟然会去查看,真是意外。

易齐麟摆摆手,“怎么可能,我就是问问你大娘身边的那个女儿,她就什么都说了。”

“大娘?”十三娘更意外了,“哪个大娘?”

二人说话间已经到了花园内小湖泊的亭子里坐下,湖边有一对母女在湖边徘徊,远远看见齐王的白袍,喜上眉梢,提着罗裙就赶紧往亭子里走。

“喏,”易齐麟指着中年女子后面的少女,“就是她。”

十三娘让人在石桌上摆好茶水点心,斜斜地瞥了一眼,嗤笑一声:“原来是赵曼曼这个小蚂蚱。”

“哎呦?”易齐麟来兴趣了,凑到她身边做足了亲近的样子,就差像是在西郊湖泊那整蛊许迁安一样,扮作风流公子搂着她。易齐麟贴着她耳边问道:“你居然会骂人了,看来这个赵曼曼是个非一般的人物啊,和我说说看,这个东西是你说的那个有意思的玩意儿吗?”

十三娘也倚他在怀里,就差贴着他的脸笑道:“不是,这个泼皮娘子还算不上有趣。”

她与易齐麟认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二人想配合演戏都是信手拈来,叫人看不出一丝虚假,哪怕是掩人耳目做更加亲密的事情,十三娘和易齐麟也能随意做出来。不过是在这泼皮娘子面前扮演情投意合的郎妾,怎会别扭。

赵曼曼紧赶慢赶和她娘端着淑女的架势走进石亭,就看到一位娇媚的女子微红着脸颊坐正身子,戴着半面面具的齐王也是颇不自在地摆好姿势,二人之间的旖旎任谁也能瞧得出来。瞬间,赵曼曼内心的雀跃就被泼了一盆冷水,心中升起一丝怒意,脸色也微微发红。

 



17 Sep 2017
 
评论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