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原创】饕餮十三娘(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

许迁安回到家中,抱着许家家主的腿痛哭流涕地诉苦,许家家主是许迁安的爷爷,一直很骄傲这个被选上仙门的独孙,对他犯的错误总是会包容许多。也造就了许迁安不可一世的性格。这时候看孙子哭成这样,心疼的紧。连忙问他是怎么回事。

“爷爷有人欺负孙儿啊!”

许迁安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哭诉,把刚才被人欺辱的事情添油加醋地告诉给许家主。

听他哭诉这么多年的许家主已经熟悉了许迁安的套路,立马抓住重点,问道:“你是说有个戴面具的白衣人让护卫打了你的派去的下人?”

“是啊,”许迁安抹抹眼泪,跪在爷爷面前,撇着嘴巴:“爷爷,那人险些就要让锯齿剑虎咬掉孙儿的脑袋了啊!”

许家主虽然宠溺这个独孙,但还是有理智的,对于不能惹的人,许家主还是知道的。想起前几天抵达罗城的易齐麟就是一身白衣戴着面具,对这事有了新的思量。摸着胡子仔细思索,最终说道:“你这几日在家中好好待着,别再出去惹是生非,这皇都的齐王来了罗城,你要是撞上了,就是爷爷我也保不了你。”

“齐王?”许迁安吓得一哆嗦,“爷爷您是说那个战神齐王?战场上的疯子齐王?”

“没错,就是他,虽然不知道圣上把这条疯狗放出来做什么。但是,齐王是千万不能惹的。只可惜,爷爷昨日之前都在麦城处理事情,没有打探好这齐王的长相,也没办法给你掌眼,你父亲、母亲又是愚笨,没有赶上这好机会,你也应该收收心学习着怎么处理正事。”

“爷爷教诲的是。”许迁安乖觉地应下,心里却不以为然。

许家主皱眉叹息,摸了一把花白的胡子,苦口婆心地说道:“过几日就是赵家小郎君的大喜之日,届时你随我去给他贺喜,昔日我们许家与赵家虽然不对盘,但那也只是小打小闹,在利益关系上,我们两家的关系还是不错,这礼自当贺得。而且,我听说,赵家十三娘与齐王走得近,你要不计前嫌与她交好。”

说了一通废话,只有最后几句是真的,不过是叫他与那个肥婆娘搞好关系而已。一个长得和猪一样的女人,有什么好看的?齐王不愧是疯子,连品味都异于常人。想到这里,许迁安暗暗嗤笑,脸上却还是乖巧温顺的模样应下许家主的话。

 

过了几天,是秋风起,这一天稻谷金黄滚麦浪,风吹梅李一园香。是大吉的好日子,也是赵家小儿郎,赵承家的大喜之日。

赵家门前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依照大夏的风俗,新娘子会在夜晚日落之后,在月亮高照的时刻由轿夫抬着从娘家送到夫家,这时候才开始正式的婚礼。而在新娘子来之前的时间段里,夫家要接待客人和受礼。要说这受礼啊,大夏属于独一家。一般来讲,送给新人贺礼是在婚礼上一起送的,但大夏是分开送,且女方挑的礼要交给新郎,男方挑的要给新娘。再由新人在洞房时自己交换,寓意是夫妻同心,不分你我。这礼也是有讲究,分私礼、公礼。公礼是亲朋好友送的礼,要由礼官高声叫出来,而私礼都是娘家人自己送的,不公开的。且私礼大半不用送与另一半。旁的地方管这叫嫁妆和聘礼,唯一不同就是大夏的新人会把这些都给对方。

为了方便出入,赵家拆了门槛方。写喜话的人满头大汗,报喜话的人喊得声嘶力竭。场面可谓是热闹非凡。出入的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仿佛结婚的是他们一样。赵承家身穿敬酒服,胸前带着大红花,等新娘子到了,他就会换上新郎官的喜服。

“赵小郎君,恭喜啊!”

“多谢,多谢!”

这样的对话一遍接着一遍,赵家院子摆好的几十桌宴席被人坐满,这前堂的院子里,坐的都是没什么往来,或是关系浅显的客人,真正的人物都坐在屋子里。像是罗城的大盐商,悦来客栈的老板,还有从皇宫里派来的公公们。穿着锦袍,手拿拂尘,生得玉面像,这些都是娘娘身边的人,还有一位不惑年纪的嬷嬷,板着一张脸,不苟言笑。旁的公公们都对她毕恭毕敬,这位可是贵妃娘娘身边的人,怎么敢慢待。

不过这些人里最尊贵的,却不是这些个坐在外围桌上的,真正有分量的,是大堂中央的那张桌上的齐王爷。赵家的嫡系子女都坐在那里,赵老爷作为主人坐在这张桌上的上席,左手边是齐王爷,右手边是徐姨娘。其他女儿各自围着坐下,十三娘就坐在齐王爷的身边。旁些人也不敢坐在他旁边。

婚礼的接待要客人在主人家吃满两顿喜宴,关系亲密的,早饭也是在这儿吃。

赵老爷手里攥着擦汗的帕子,时不时擦一下额角的汗水,这样的情况直到早饭后也没有停下。

老来得子的独苗苗成婚本来是一件大好的事情,但这疯狗齐王却非要参加,这怎么不叫赵老爷担忧,万一这人发起火来把婚礼砸了怎么办?只有期望十三娘能安抚好齐王,顺着他的毛摸,别让他发疯。

而此刻的十三娘在干什么,她在自己的院里补充食物哩。

再一次吃掉易齐麟脸上的红斑,光洁的脸上就只剩下一颗铜钱大小的红色印记,颜色浅淡,还有六个尖角,这使得易齐麟看起来如同画了女子落花妆一般。易齐麟拿着镜子反复地观察,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来。“这剩下的一点不能都吃了?”

“慢慢来,不着急。”十三娘洗洗手,拿着锦帕慢慢擦拭手指,漫不经心地说:“这事情得循序渐进,操之过切反而会坏了事情。”

“好吧。”易齐麟心有不甘地抚摸着剩下的花样红印,嘟着嘴巴,满脸写着不开心。

十三娘见了不禁拍拍他的肩,出声笑道:“你这般郁闷,我带你去看一样好东西。你可愿意同去?”

“什么好东西?”

“可以拿过来逗着玩,解闷的玩意儿。”十三娘扶正头上的簪子,对着他手里的镜子左右看看,见没什么凌乱的,又问道:“你就说愿不愿意去看看吧?”

“自然愿意,”易齐麟放下镜子,站起身搂住她的肩:“小娘子还不带大爷我去乐呵乐呵?”

十三娘配合他笑得媚眼如丝,娇滴滴地应道:“是,大爷。”

 

17 Sep 2017
 
评论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