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论如何养成一只六星的酒吞童子(二)

前言:

抱歉,昨天病得太严重,摸电脑的时候人都是恍惚的,实在是写不了。找同学吃了药就睡下,现在好多了。今天的份量足,算是弥补昨天的更新,以及今天的更新。

我不吭我不坑我不坑我不坑我不坑【每天在脑海中循环……】

第二章:

平安京学院每年招收新学员的同时还会招收新的老师,院长晴明老师拿着新老师的入职申请书感到有些诧异。

这位名为酒吞的男子是来应聘美术老师职位的,但是这个入职申请上的获奖荣誉上却是国家一级运动员。而且,其本人也看起来像是一位运动员。无论是样貌还是身材都是像是米开朗基罗刀下的完美作品。

“酒吞先生,”晴明放下手里的资料,面上带着一贯亲和地微笑,“您是真的要应聘美术老师吗?根据资料您似乎更加适合体育指导,不考虑转换一下吗?”

“是的,我是来应聘美术老师。”酒吞再次郑重地说道,并解释着说:“在本家的时候,父亲希望我成为一名运动员,但是比起这个我更喜欢艺术方面。而且最主要的原因,我已经写在上面了。关于我从体育系生转到艺术系教学是否合格,这一点请您不要担心,我的简历上已经写得清清楚楚,我已经获得美院和师范学院优秀提名的毕业证书。”

“原来是兴趣所向,是我想多了。”晴明了然地点点头,站起来伸出一只手,“欢迎您加入平安京学院,酒吞老师。”

红发的男人站起身回握住他的手,“我的荣幸。”

 

学院里来了一位帅气英俊的美术老师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平安京,第一个得到消息的是在学生会工作的妖狐。在女生之间分外吃得开的妖狐自然是毫不意外的拿到了第一手资料。立马拉着自己亲爱地小同桌分享。

“茨木茨木,你听说最近要新招老师了么?”

看着妖狐一脸“快说没有我告诉你呀”的表情,茨木从上一轮没有抽到酒吞童子的悲伤中强打起精神托着腮懒洋洋地问:“没呀,有什么特别的吗?”

“嘿嘿……”

满足了自己虚荣心的妖狐故作神秘地说:“当然有特别之处啊,你猜猜看这个老师叫什么?和你很配哦!”

茨木不懂他说什么,托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摇摇头:“我猜不出来。”

“笨!”妖狐翻了个白眼,继续提示道:“你的名字不是妖怪名嘛。他也是。这下你总该知道了吧?”

“妖怪名?”茨木摸着下巴想了想,猜测道:“难道是玉藻前?”

“哎呀,他是个男的!”妖狐急得有些抓狂,这个人怎么和个木头一样,跟那个什么整天满口大义的掉毛狗一样!

“男的?”茨木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辩解道:“玉藻前也是男的呀?”说完自己又反驳自己道:“不对,玉藻前觉醒后是女的哦。”

“你阴阳师玩多了吧?!”妖狐抓狂掀桌,这人沉迷游戏成这样了,成绩居然还是年级前十简直不是人!

看妖狐抓狂得要掀桌茨木摸摸鼻子疑惑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小心翼翼地转移话题:“那、那个新来的男老师叫什么?”

顶着一头被自己揉乱的头发,妖狐冷艳无情地丢出自己手机:“给小生我抽几个ssr就告诉你。”

好歹是同桌了好几年的交情,茨木看他生气也就顺着毛摸把手机拿过来连抽三发十连,出了五个ssr。妖狐拿过来一看,撇撇嘴:“怎么又是大天狗,还是一对。哼,小生想要彼岸花小姐姐!”说着把两个新抽到的大天狗给返了。

茨木接着顺毛:“好了,下次给你抽小姐姐。这下你总得告诉我新来的男老师叫什么了吧。”

“嘿嘿,”心情好起来地妖狐笑道,小声地说:“……”

茨木显然是没有听清楚妖狐说什么,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我说,他叫酒吞。”妖狐点点他的额头,“欧皇学霸你听到了么?”

呆愣了一会儿的茨木立即回过神来,抓住他的爪子:“你肯定有他的照片!两套六星针女立马发给我!”

摸清了茨木性子的妖狐毫不犹豫地坐地起价:“必须是六件套!生命属性的不算!”

“成交!”

 

摩挲着手机上已经设置成屏保和桌面的红发男子,茨木脸上挂着傻傻地笑容。

不得不说,他们艺术系部的女生拍照技术就是好,这个光影这个角度,都十分出色地展现了酒吞英俊的外貌和身体的流畅刚毅地线条。尤其是那熟悉的眼睛,与少时记忆中的人一模一样。

茨木看着手机几乎要贴着脸上去舔一口的痴汉模样看得一旁的妖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干脆不看他使个劲地戳手机屏幕上名为“掉毛狗”12345号的大天狗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茨木给妖狐抽到的ssr不是小哥哥就是大天狗,一个可爱的小姐姐都没有,这简直就像是茨木抽不到酒吞童子一样的魔咒。想到这个,妖狐就觉得牙痒痒。恨不得逮住大天狗的翅膀啃几口。要不今天中午就吃烤鸡翅好了。已经吃了一个月鸡翅膀的妖狐这么想着。

 

最近平安京学院的艺术系部里流传着一个有趣地传言,他们系部的欧皇学霸居然有酒吞恐惧症。所谓酒吞恐惧症是指见到酒吞就会结巴、紧张打磕绊,甚至会出现走路撞墙的现象。这样的症状最开始是在女生之间流传开来的,但在酒吞老师展示出他平易近人的一面之后,就不再发生了。在看对方一直板着脸严肃感到害怕,到现在摸清性子里的温和更加倾慕,这短短的一个月之内酒吞的粉丝后援团的人数骤增。

妖狐看他亲爱的小同桌顶着一个包失了魂一样地回到座位上,就知道他绝对是又碰到酒吞了。

“喂喂?”妖狐伸手在他眼前晃晃,“回神了,人走远了!”

回过神的茨木摸着额头上的红肿,一脸少女的娇羞,恶心得妖狐别过脸去:“噫!恶心死了!”

“妖狐妖狐,我今天又碰到酒吞老师了!”茨木亮着一双金色的眼睛双手握拳兴奋地不肯松开。

接着他就开始每天惯例地吹嘘酒吞,这些话妖狐甚至可以一字不漏地重复一边,原因无他,茨木这小子几乎是每天都会吹一遍酒吞,像是酒吞的眉毛啊,哦,酒吞老师没有眉毛,听说是为了拯救一个在化学实验室搞出小爆炸的学生而不小心烧没的。总之就是一些没什么营养地吹嘘,有些让人听得觉得夸张地不得了,甚至有些难以启齿,但这些话是在耿直的茨木口中说出来反而那么羞耻,甚至给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若不是酒吞老师是他们的指导老师,妖狐见过接触过,还真会被茨木的说辞给唬住。

更要命的是这个家伙还是个闷骚,妖狐头疼地扶额。茨木这人外表看起来是个沉稳的阳光大男生与人相处都是大大咧咧行为豪放,但实际上是个有些冲动而且十分羞涩地家伙,说白了就是一个隐性的傲娇。所谓明骚能备闷骚难防就是这个理。虽然茨木非常地痴汉酒吞,但是呢,这人很闷骚,而且也不好意思不明着去和一众女生争着表白送情书什么的。就整天荼毒妖狐的耳朵在他面前使劲地吹,恨不得把酒吞吹到天上。

妖狐不止一次想要把茨木的吹吞大业用手机录下来然后交给酒吞老师,但因为二人长达六年的同桌交情以及以后的小姐姐们还要靠他来抽,仁慈地妖狐还是收起来自己六十米大长刀、咳是手机,老老实实地听他吹完,然后默默捅刀子。

“……这简直就是我人生的明灯啊!”茨木意犹未尽地舔舔干燥地嘴唇,因为太激动额头上都冒出一层细细汗珠,妖狐适时拿出水杯,倒了一满满一瓶盖,自己慢悠悠地喝一口,才把水杯给茨木。

“你说了这么多,那你没有和酒吞老师说上话呢。”

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这个家伙绝对没有说上话。妖狐这么想着,眼前的人也露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一天到晚吹吞吹吞,也不知道和人说两句话,搭个讪什么的,白白浪费了小生这个情场高手做你同桌。”妖狐恨铁不成钢地叹息,点点他的脑袋:“你说你长着这么好的相貌,怎么情商那么低?人家酒吞老师人帅腿长又有八块腹肌傍身,整天一群莺莺燕燕在身边环绕都没有动心百分之八十是个弯的,你努力一把上去表个白不成还不能鼓起勇气去和人搭个讪啊?”

好友这么鼓动,茨木确实动了几分心思。他是gay的事情并没有人知道,也就这个发小级别的同道中人妖狐知晓,就连姐姐紫槐,茨木也是隐瞒着的。而且妖狐是自己发现的,相识的第一天妖狐说出这个他隐藏多年的秘密吓得茨木差点把妖狐一拳送上天,还好妖狐躲得快。就这样二人不打不相识,成了好朋友。这大概就是传说中受受相惜吧?

“哎呀!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小生帮你好了!今天是酒吞老师值班,你晚上晚点走,说不定能和他碰上面!”

“啊?!”茨木急了,“真的要去和老师讲话啊?”

“不管,这事就这么定了!”妖狐气鼓鼓地吹着垂落下来的头发,微笑着说道:“你要是不去我就把你每天吹吞的录音放到学院的广播站里,每天播三遍!这不是警告,这是威胁!”

“……”

茨木彻底败下阵来,摊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瞪着妖狐:“算你狠!”

回他的是妖狐的一句“呵呵”,和两个中指。

 

平安京学院晚上会有老师值班巡逻防止意外发生或是有人进来偷窃,最主要的担心是有哪个调皮的学生把人关在实验室里。毕竟,医学教室里的人体模特和众多泡在福尔马林里的标本哪怕是在白天都会吓到人,更何况是黑漆漆静悄悄的晚上。

艺术部的学生走得一般都比其他部门的学生走得要晚,巡逻老师会时不时转到这边来看一下学生的情况,确保学生的安全。

妖狐抓着茨木的胳膊盯着最后一个学生离开,立马把他手里的画笔丢下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拽出教室。在此期间茨木借着上厕所、翻窗、偷溜的次数不下十次,通通被妖狐逮了回来。妖狐灵敏是灵敏,但奈何茨木他一米八的个头也不是白长的。因为茨木的力气太大反倒是妖狐因为使劲过猛憋得脸色涨红,即便如此妖狐还是咬着牙道:“你今天必须给小生去和酒吞老师搭上话!”

“妖狐我给你免费抽到所有的小姐姐好不好!”茨木双手死死扒着门框,额上全是汗,完全没想到,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妖狐怎么力气这么大。没办法继续加价:“妖狐我给你打六套针女好不好?都是六星的,全是爆伤的那种!”

“你今天给小生打三十套也没用!”

六套爆伤针女就想抵掉每天被你用吹吞大业荼毒的伤害,没门!想到这里,妖狐手下顿时升起一股不想被伤害的顽强力量,且隐隐有盖过茨木的架势。

酒吞在远处就听到二人的争执声,快步走来,高声问道:“那边两位同学,发生什么了?”

听到酒吞的声音茨木顿时失了神,抓着门框的手也是一松,妖狐何奇机敏立即使劲把他拽出来,想着对酒吞说道:“没事老师,我们闹着玩呢,对了老师,”妖狐笑着把已经僵硬了的茨木推到他面前:“酒吞老师,艺术班的茨木同学有话和你说!”说着还颇有心机地冲酒吞眨眨眼睛,老师这个人是你班上的!

酒吞一脸诧异,眼前这个被人推上来的学生他并不陌生,毕竟没有人会对一个在你面前次次摔倒的人感到印象不深刻的。这个人他从来没有好好打量过,此时灯下看美人,古人诚不欺他。酒吞有些好笑地看着一脸窘迫的茨木,问:“那么,茨木同学,你有什么要和我的说的?”

茨木憋了半天涨得脸色通红,舌头都要打结,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最后在酒吞急不可耐想要开口的情况下大喊一句:“挚友啊!”

这声“挚友”有着气吞山河之势,震得人耳鸣,更是吓得在场另外两人一个踉跄险些倒地。作为直接受害者的酒吞感到哭笑不得,现在的小孩都喜欢这种称呼么?

知道自己做的不好的茨木脸红得和猴屁股似的,嗫嚅了半天扭扭捏捏地说:“挚友,不是老师举世无双,我是、是说您真的很厉害……”

酒吞看他说话颠三倒四的,想起来传言中说的这位茨木同学对自己有“酒吞恐惧症”,顿觉更加有趣,该不会这家伙是喜欢自己但是太紧张了才会这样吧?这么想着,酒吞却自嘲似得摇摇头,自己多半又是自作多情了吧。

带着一种老师的慈爱目光,酒吞揉了揉他的白毛,因为手感不错还多揉了一会儿,笑道:“乖,早点回去吧,现在夜已深,再晚点末班车就赶不上了。”

酒吞走后,妖狐拉着一脸傻笑的茨木赶上末班车,直到下车到了家门口,茨木都一直是一副傻兮兮的模样。

妖狐以为这样就能够让茨木和酒吞之间在地板上擦出什么基情的火花,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茨木遇到酒吞的时候该紧张的还是紧张。对此,妖狐表示茨木没救了!

茨木自己也更加苦恼事态的进展,抓破了脸颊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冥冥之中总有一个声音告诉他,抽到酒吞童子就能够改变局态。于是,茨木更加投入在吃土行列中、啊不,是抽中酒吞童子的N种姿势中。看到好友更加沉迷抽卡,妖狐选择狗带。他们友谊的小船已经走到旋涡出不来了。兄弟,小生帮不了你了。

 

月考将近,酒吞老师却有个不请之辞,他的手臂在还是运动员的时候,因为事故摔断了,后来也没有养好,现在需要年定期去修养一阵子,这也是他为什么会选择当美术老师的原因,休假方便些。

晴明见对方的政绩良好也就同意提前调出休假给他去修养。而这个事情直到酒吞走后,茨木才从妖狐口中知道。就连消息来得最快的妖狐都是酒吞走了之后才知道的,可见酒吞走的有多急。茨木整天焉了吧唧地摊在桌上,茶不思饭不想了几日,连闭关整理稿子的紫槐都被茨木的班主任姑获鸟打电话通知她茨木情况不好。这才有了之前那一出对话。

紫槐拿着茨木的手机,最后还是坚定地划下一个五星芒阵。一阵光亮闪过,仪式已成,就等手机的主人再次抽卡。

这次,绝对会让茨木抽到酒吞童子。

 

叮——

您的好友,A级助攻【妖狐】已下线。

叮——

您的亲友,S级助攻【紫槐】已上线。

返回目录

17 Sep 2017
 
评论(5)
 
热度(27)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