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原创】饕餮十三娘(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

二人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看天色不早,易齐麟也知道在这也讨不到什么吃食,就自己打道回府了。出了小院,又遇上守在门口惶恐不安的赵老爷,齐王走了几步,又折回来对他说道:“令媛与本王趣味相投,本王聊得甚是欢喜,改日递帖子过来请十三娘游湖一番,还望赵老爷为令媛准备准备。”

赵老爷只得应下,连夜命人给十三娘赶制时下流行的好看衣裳珠宝首饰,以免齐王突然抽风就把十三娘叫过去了。

十三娘看一群在自己面前等着量尺寸的绣娘,觉得头痛,易齐麟那个骚包不仅喜欢自己穿的风骚,还要拉着别人一起。算了,她吃了噬颜花的母虫,吸收了大量的灵气,身量也苗条了几分,原先的衣服是不合身了,也该做点新衣裳了。

奉赵老爷之命前来的给十三娘做新衣裳的是潘妈妈,这人是现在管家的徐姨太太身边的嬷嬷,做事老道。潘妈妈上一次见十三娘还是去年赵老爷的寿辰上,那时候的十三娘胖的和福娃娃似得,五官都挤在一起,让人觉得好笑。而现在,这十三娘身量苗条,个头小鸟依人,五官精致,脸上虽然还有些婴儿肥,但也给人可爱娇憨的感觉。尤其是那双杏眼,当真是漂亮。加上这漫不经心懒散的气度,给人一种雍容华贵之感,不愧是大家族太叔氏的女儿。潘妈妈心里暗自赞叹,态度越发恭敬,这样的女子要是真的出去了,说不定真会有人不顾及她可怖的胃口娶进家里。

被强行从被窝里拖出来的十三娘,由着绣娘里里外外地丈量,量完自己拿来样衣册子,一件件看过去。现在的大夏女子之间盛行襦裙,尤其是将胸口勒得紧紧的那种齐胸襦裙。十三娘不喜欢这样的衣裳,总觉勒得胸闷。这些样衣里也有其他的样式,但也不得她十分欢喜。索性自己提笔在样衣上涂涂画画修修改改,丢给为首的绣娘,说道:“照着这个样式做,春夏秋冬各做三身,料子不求金贵但求穿的舒服,夏季做得轻薄些,外面的袍子做成束腰纱衣,冬季做得厚实些,外袍做成雪狐大氅。至于什么绣法什么花样,你们自己看就是,做得素雅些。”十三娘坐起身正准备回房休息,一旁的潘妈妈坐不住了,急忙叫住她:“十三姑娘,您还有首饰没有挑选,再帮嬷嬷长眼看看吧,若是做得不讨姑娘喜欢,嬷嬷也不好交差呀。”

十三娘厌烦不已,停住脚回头看她,脸色满是不耐。很有眼色的潘妈妈立即招手让婢女捧着盛满首饰的盒子过来给她瞧瞧。这些东西镶金带银的,有些样式是真的好看,但总让十三娘想起窝在皇城里的那条滑头蛇,那人最爱这些满是铜臭的东西,平白无故一阵心塞。从盒子里拿出一只乌黑的簪子,摸着手感甚好,放在鼻子底下闻闻,还有股好闻的木香。上面雕着云纹,唯一的点睛之笔就是簪尾飞起的白玉。十三娘挺喜欢的,把玩了一会儿放到潘妈妈的手里,“就这个了,嬷嬷照着这样的打几套头面给我吧,我不喜欢那些笨重又花里花俏的。”

“诶,老嬷知道了。”潘妈妈应下,十三娘走了几步停下,道:“寻个手艺好的人来给我修修头发。”

“是。”

 

一群呼啦呼啦离开了十三娘的院子,绣娘不得不抓紧时间赶工。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但看到十三娘画的样式,心中也是一阵激动,这衣服的样子收腰广袖,特别显身段。制衣坊的绣娘见了都忍不住夸赞十三娘眼光独到。便是再累也愿意连夜赶制。

要说,赵老爷这么折腾也不是没道理,齐王所说的改日,没等首饰什么的打好,三天后一早就派车过来接人。赵老爷和妾室徐姨娘抹了一头冷汗,还好这衣服是连夜赶制的,要不然就要闹笑话了。徐姨娘在松了口气的同时还撕碎了好几块帕子,愤恨地盯着被扶上齐王马车的十三娘。这丫头从没叫她舒心过,出来一次就让她呕血一次。

十三娘作为正妻之女按规按理各方面都不会有亏待短缺,奈何十三娘一门心思扑在吃食上,对于胭脂水粉珠宝首饰一概不问。所以,往年过节送礼,姨娘姐姐们送到十三娘这最简单,都是一大堆要不了几个钱的吃食的,像是珠宝首饰这类女孩子的东西真的不多。还好衣服赶制得早,一身行头让十三娘换上,及腰长发松松地用一根墨云簪挽着,这人就利索清爽起来,往哪儿一站都是一位亭亭玉立的美人,一双杏眼美眸水光流转,少不得人瞩目。

盯着她头上仅有的首饰墨云簪,徐姨娘眼里妒火肆溢,这墨云簪就是十三娘那日挑的簪子。用潘妈妈的话说,这簪子是用乌玉木雕的,是所有首饰里最贵的,没想到她一眼相中了最值钱的物件。她要的那几套头面可要花掉不少银两。想她徐姨娘也是借着做了贵妃的大女儿赵皖茹的光才得了两套乌玉木制成的首饰,而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就要打上好几套,怎么不让她肉疼。

回忆当时潘妈妈说述,这十三娘听了,吹吹手里的茶盏说,“要不就换普通的木簪吧,不是金银珠宝就行,再不济不戴也是可以的。麻烦嬷嬷转达给徐姨娘,十三娘心领了,但家中也不易,给十三娘一口饭吃就行,首饰什么的不要也罢,衣服也一并退回去吧,余钱铺贴家用才是正事。”

潘妈妈顿时冷汗直冒,且不说是齐王约人出来游玩,他们怎么敢让十三娘披头散发地出去,这名声还要不要了。且道这事情说出去了,正妻的嫡女连套像样的首饰都没有,衣裳穿的还是旧的,徐姨娘多年经营的好名声可就全毁了。依照大夏正妻不可废,嫡子不可辱的孝道,只要十三娘的事情被说出去,徐姨娘就能被大夏的人一人一口唾沫给淹死。

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潘妈妈诺诺应道:“瞧姑娘说的,太太想来体恤各位姑娘君郎,姑娘想要太太自是不会克扣。”

“太太?”

十三娘放下杯子,红艳艳的指甲修得十分圆润,扣在白瓷杯碗上也是一番美景。她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说的话却让人寒颤:“我记得,爹爹他还没有另娶贤人,怎么会有太太在?难不成,我错过了爹爹的婚礼?你们这些人,是想给我扣上不孝的帽子?”

“不不不,是老奴口拙,年纪大了总是记性差,一时嘴笨就喊错了,老奴求姑娘体恤!”

潘妈妈吓得跪在地上,心里不住地打鼓。自打正房太太太叔氏死后,赵老爷确实没有再娶正妻。而徐姨娘却不甘心,接手管家后更是气焰猛涨,不仅在府里要求下人喊她太太,自己也是以赵家太太自居,吃穿用度都是按正房的来。赵老爷看了也没有阻拦,徐姨娘就自认为自己就是赵家太太了。

这会子被十三娘这个正主的女儿捅破,保养得当的脸涨得通红,因着她被齐王钦点,也怕这人会捅到齐王面前,现在徐姨娘不得不收敛自己,吃穿恢复姨娘的用度。

当然,这事还没完,潘妈妈只见十三娘体贴地笑笑,扶起她,拍拍她的手:“瞧嬷嬷说的,我怎么不会体恤照顾跟在母亲身边多年的潘妈妈呢。尤其是嬷嬷这些年来还帮着徐姨娘管家,真是辛苦了。既然嬷嬷已经年纪大了,就早些收拾收拾到母亲的庄子里养老吧,当年母亲许诺的庄子可还替你留着呢。你到了那儿啊,吃穿不愁,还有人伺候呢。”

就这样,潘妈妈被十三娘几句话送走了,等徐姨娘得知时,人已经被捆了送到庄子里去了,险些气得咬碎一口牙。潘妈妈本是十三娘的母亲太叔氏的陪嫁乳娘,但在太叔氏没有生下孩子后,就投奔了贵妃母亲的徐姨娘跟前,往日没少克扣十三娘的月奉。这些年来深得徐姨娘的信任,帮衬着做了不少事,就这么被十三娘一句“送去颐养天年”给打发走了,她怎么不气?

但理亏在她,她也只能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尤其那庄子虽然是太叔氏的嫁妆,但是已经被这主仆二人历年拿来克扣,克扣得没有半星油水,早就荒废了。潘妈妈在那,能好过才怪。

按照大夏的法律,正妻逝世,她的嫁妆做八二分,其中八分给女儿,两份给儿子,独子则全收。三年前,十三娘没成年,这嫁妆账本虽然是在她手里,但东西却在管家的徐姨娘手里。一开始,徐姨娘只敢眼红,后来忍不住拿了点,看十三娘没有查,也就放开胆子当成自己的拿来花。

说三年前,那时候的十三娘还在塞外,怎么可能管得到徐姨娘的手,这时候她回来了,自认不会让她就这么吞了自己的东西。一定要慢慢让她把这些东西连本带利地吐出来。十三娘坐在齐王御用的马车里,想着临别前徐姨娘气得恨不得吃了她却还要端着一副当家主母的大度模样,就觉得心情好,连着早饭没有用就被叫起来整理头发的事情都变得美好了些。算了,这个时候吃不到,一会儿到易齐麟那儿吃也是一样。

这么想想,十三娘觉得心情更好了,索性眯起眼小憩一会儿。



28 Aug 2017
 
评论
 
热度(2)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