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我的爱人只喜欢我的身体不喜欢我怎么办?!(四)

第四章:


紫槐叹了口气,收拾好桌上的文件,与酒吞一起回到别墅里,这里比较安全,四下也布置了结界。

酒吞看她布置好后,取下手环,恢复妖怪模样,动手取下自己的头交给她。

当初拒绝融合的是酒吞的头颅而非身体,所以,现在看来,伤口可怖的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头部的残缺,反观脖颈的切面光滑平整,只要将头部带去修整一下伤口的横断面,好好疗养一番,再通过一些接骨、接肢的相关手术,也就没什么大问题了。而且后期恢复好的话,还不会留下瘢痕。

好在现在是科技发达的现代,若是在大江山退治时期,这样的伤口,真的十分头痛,别说不留疤痕了,就连如何恢复都需要个三五年。

“酒吞先生,这样放着您的身体没问题吗?”紫槐接过他的头,看着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的躯干,感觉怪怪的。

“没事,虽然身体和头分开了,但是我妖力可以联系身体,即便没有头部在,也是可以自由活动的。”他说完,坐着的身体冲她竖起一个大拇指,紫槐只好随他去。只是总觉得忘记了什么。

 

抱着酒吞头部的紫槐乘车前往樱桃美容休养院。

这是家有名的医院,主治医师就是桃花妖和樱花妖。

现世已是和谐的多种族共处社会,但在某些方面,一些种族依旧占有特别的优势。比如疗养方面,木妖一族绝对是首选人士。

曾经的桃花妖和樱花妖是酒吞童子的手下,二妖虽然是木妖,但也因为生命的衰竭,没有活到现世,后来借由紫槐的转生术,才得以通过清除记忆为代价留存下来。所以,这也不是酒吞童子所认识的樱、桃二妖。

满屋子的粉色花卉和放着柔软垫子的木质躺椅,使得这房间看起来并不像是手术室。樱桃二妖坐在躺椅的两旁凳子上,手上拿着一个碗和抹刀,像是抹蛋糕一样在酒吞的伤口上涂上厚厚的土灰色药材,这些是用来清除他伤口上的烂肉以及软化结好的痂,涂好后还要做其他的处理才能够动刀剔除废掉的肌肉,等到完全处理好,估计也得在深夜。

紫槐这边就没什么事情了,一边处理带来的文件,一边享受馨香的桃花香带来香气治疗,抚慰她近几日因为酒茨二妖带来的头痛。

晚上八点,紫槐打电话让助手般若给茨木带一份晚饭,自己借用樱花妖的小厨房做了点吃的,端到疗养室。

紫槐将盛好的饭、菜、汤放到酒吞座前的小木凳上,“需要我喂您吗?”

“不用,”酒吞的红发像是触手一样伸长,将自己撑起来,像是一只在行走八爪鱼一样,走到碗前,“给我把勺子就行。”

紫槐忍着笑把手里的勺子放到他的触手,不是,是头发上。红发缠了几圈后,像是手一般十分灵活地自己给自己喂饭,还可以一边端起汤碗喝汤,末了还用纸巾擦擦嘴巴。

同一时期进来疗养的刑天抱着自己的头喂饭,看得目瞪口呆,之后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看看人家看看你”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头。

刑天的头:……

 

饭吃着吃着,酒吞的头发突然像是铁板上的鱿鱼一样卷了起来,正在吃着饭呢,碗里剩下的汤全部泼在了脸上,吓了紫槐一跳。

“怎么了,酒吞先生?”她赶紧拿下扣在他脸上的碗,却见他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像是因为窒息缺氧所致。

“您怎么了?”紫槐给她擦干净脸上的汤渍,“需要我去找桃花妖过来吗?您还能说话吗?”

过了一会儿,酒吞才睁开紧闭双眼,脸上满是红晕,还带着汗水,“没事,不必麻烦她们。”

“那我先带您去清洗一下吧,”紫槐抱起他往水池走去,“您的头发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了?是身体那里有什么事情吗?”

“嗯……”酒吞红着脸,犹犹豫豫的,别扭的说:“有人挠我痒痒。”

“……”

紫槐第一时间想起了茨木,该不会是他吧?

 

事实上,并不是茨木在挠酒吞的痒痒。而是他在给自己心中完美的艺术品进行再一次加工。

一回到家中就看到这具完美的躯体,茨木心中的艺术之魂顿时燃起!毫不犹豫地凑上去上下齐手,额不是,是仔细的观赏。

“这是多美的艺术品啊!”

每一处伤疤都透着男子气概,茨木用手指一点一点描摹着,想象它是怎么来的,从尖锐的指甲到有力的臂膀,再到肩部的三角肌,肱三头肌没用使劲就已经隆起,显得更加有力量,

“真不愧是一代鬼王的身体,如此有力,让吾沉醉。”

茨木将脸颊贴在酒吞的臂膀上,紧致的皮肤表面的绒毛十分纤细,蹭在脸颊上很舒服,微微凉,拨撩这茨木火热的心。

放下碍事的背包,将目光转向酒吞的腹部,眼睛又是一亮,直接把他扑倒在沙发上骑了上去,双手毫不犹豫地贴在他的腹肌上,完完整整的八块腹肌,不多不少,也是紧致的肉肉的,“挚友的身躯是保存了上百年了吧,如此完美的腹肌,真是很了不起的毅力啊!”想想自己的平坦的小腹,茨木突然觉得有点酸,趴在他的肚子上,把脸埋在上面,恨恨地用牙齿磨着一块凸起的腹肌,当然他也只是磨磨牙而已,要是咬出了牙印岂不是亏大发了。

一边磨着牙,手还不老实地伸向这具躯体的臀部。

“啊~”茨木的脸上露出一种迷醉的表情,“不愧是完美的躯体,就连臀部的肌肉也十分的紧致有肉感,挚友有好好锻炼呢。”

按了半天的门铃也没有来开门,只好自己拿出紫槐给的备用钥匙开门的般若推开门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茨木撅着屁股埋在一个没有头的充气娃娃的腹肌上,手还在猥琐着它的……屁股?

“茨、茨木同学?”般若抱着打包好的晚饭,迟疑地问:“你在干什么呢?”

茨木听到声音赶紧爬起来,脸红着解释:“这个,这个我在评估挚友的身体的完美程度。”

“你的挚友,就是这个没有头的,额……”般若纠结了一会儿用了一个和谐很多的词语:“模型?”

“什么模型啊?”茨木不高兴地鼓起腮帮子,“挚友可是很厉害的大妖怪呢!再说了,挚友怎么会没有头呢!不信,你看……”回头看去,已经坐正的身体上确实是没有脑袋,“挚友你的头呢?”茨木上去摸摸平滑的横断面,那里真的没有头,没一会儿,茨木又开始感叹:“不愧是挚友,就连切头的刀痕都这么完美!”

感情你根本就没有看到他有没有头啊!

般若感觉自己的脑袋也开始隐隐作痛,将手里的饭放在茶几上:“紫槐主任让我给你带份晚饭,她说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嗯?”茨木一边摸着酒吞完美的切口,一边问他:“姐姐去哪了?”

“带她的朋友去治疗了,说是叫酒吞的朋友。”般若说道,用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碎碎念:“还有你敢不敢放开你挚友的身体和我讲话!”别以为我没有看到你挚友的手在偷偷吃你豆腐!

“诶!”茨木从酒吞的怀里蹦起来,“那姐姐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是凌晨一两点这样吧,治疗的时间蛮长的。”

“吾知道了,吾要抓紧时间了!”茨木点点头,拉起没有头的酒吞往楼上跑,般若喊道:“你还没吃晚饭啊!”

“放在那里吾会记得吃的!”

般若摇摇头,任由他去了。

 

如般若所说,紫槐带着做完治疗的酒吞回到了别墅里,沙发上没有酒吞的身体,茶几上的饭盒已经冷透,而酒吞的头发还维持着卷曲的样子。

紫槐把给茨木的晚饭放到微波炉里加热,抱着酒吞的头往楼上的画室走。

“喂,紫槐,茨木那小子应该不会对本大爷的身体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酒吞总感觉头皮麻麻的,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紫槐心中也不确定,“应该不会吧,茨木他现在只是人类,没有可能会对您的身体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吧,别担心。”

“你用这个‘吧’字,我更担心了。”

“总之我们先去画室看看吧,这个时间他要是还没有睡,就在画室了。”

画室的空间很大,穿过挡板,房间里没有打开屋顶上的室内灯,整个屋子里昏昏暗暗,只看到窗户上安装的挡光窗帘拉得紧紧的,中央有个小高台,高台四面打着强光,直冲高台上摆着思想者姿势的光裸身躯。

而茨木,抱着画板来回走动,手里的笔不断的挥动。地上也散落一堆速写完毕的画纸,各种姿势都有,睡神卧倒式、女神倒酒式、骑马凯旋式、手捧鲜花式、尺度一张比一张大,而且通通是光裸着的姿态。

“啪——”

紫槐打开了灯,怀里的酒吞已经一脸麻木,就差吐魂了。然而看到正常的白炽灯下的身体时,酒吞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他居然在自己的身体上刷了一整层石膏,并且还用一片根本挡不了什么的树叶子放在裆部,再看四周摆放的其他姿势的石膏碎片,切面完整,甚至可以再将碎片拼成一具完整的石膏像,很显然是用画桌上的电锯完成的。你这小子为什么会有电锯?!

看着姐姐和酒吞的头,茨木脸上露出“大难临头”的表情,“姐、姐姐,挚、挚友,你们回来了啊……”茨木放下画笔和纸,“吾就先回去睡了啊……”

酒吞的头发缠住了他的腰,脸色黑得和炭没什么两样,意念一动,身体挣破石膏走到飞起的头下自己接上,正准备脱掉臭小子的裤子狠狠地打一顿屁股,却感觉自己的身下一阵凉飕飕。

紫槐眯起眼睛,掩唇笑道:“酒吞先生还真是雄伟呢,呵呵。”

霎时间,酒吞的脸又涨成了猪肝色。

 

号外号外!昔日大江山的鬼王如今沦落为裸模当众爆衣,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妖怪的堕落?!


ps:下章,等我画完作业再说吧,明天可能更新?


返回目录

12 Aug 2017
 
评论(5)
 
热度(28)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