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我的爱人只喜欢我的身体不喜欢我怎么办?!(三)

第三章:

平安学院的占地面积不小,里面的设施也是非常齐全,茨木领着酒吞逛了一整天才基本算是浏览过一遍。傍晚的时候,茨木还有课,就让酒吞先去教务处找紫槐确定自己所要在的分部。

酒吞目送那人的身影远去,直到看不见才收回目光。不紧不慢地往教务处的办公室走去,一边走一边摘下了自己的手环。一身锦衣半露坚实的腹肌,红发张扬,鬼葫芦更是伴在身侧。身上的妖气一寸寸碾压着四周,来往路过的妖怪学生都感到自己的呼吸像是被什么扼制住一般,慌忙逃走了。就连身为大妖的老师也在这样的威压下感到吃力。

哐当——

教务处的门就被人一脚踹开,紫槐笑盈盈地抬起手,撑开结界护住自己和整个房间的物件,任由来人的鬼葫芦喷吐可怕的焰火。直到对方累了,觉得没有意思了,才悠悠地撤回妖力。

“怎么这么大火气呢?”紫槐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杯子,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开水,“喝点热水消消火吧,鬼王大人。”

来人走进屋里,背后的门就自己合上,挡住了一群好奇心旺盛的猫。

“他是谁?”

鬼王身后的葫芦依旧半悬空中,似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会立刻向眼前狐狸一般的女人痛下杀手。

“啊啦?”紫槐吹吹冒着热气的水,一副听不懂的样子:“您说哪一位呢?”

“你知道本大爷说的是谁!”

紫槐微微后仰避开近在咫尺的葫芦嘴,里面岩浆翻滚,热浪铺面。但这人还是笑容不变,语气带着些许威胁之意:“请您收回武器好吗,我不好这样和您解释呢。”

“……”

酒吞看了她一会儿,最终还是收回了鬼葫芦,带上手环,又恢复了本来的那一身学生装。紫槐推来自己的椅子请他坐下,取出备好的杯子,为他倒上新茶,做足了一副要促膝长谈的派头这才慢悠悠地开口,“确实是您想的那样,他的确是茨木童子,您的鬼将。”

“果然。”酒吞心里松了口气,接着问:“那为什么他没有妖气?”

“这是因为他并不是您口中的茨木童子。”

“你这话什么意思?”酒吞的眉骨凑到一起,“他不是我口中的茨木童子?”

紫槐点点头,“是的,他确实是茨木童子没错,无论是气息还是灵魂都是茨木童子本人。但是,”说到这里,紫槐的话音一转:“但是您别忘了,茨木童子已经消亡了。”

“那、那个人,是他的转世?”

“是也不是。”紫槐接着说,“当年我赶回大江山时,茨木童子只剩下残缺的骨骸和一丝若即若离的妖气,在与我交代了照料您的安睡之地的遗愿后就不甘心地消散了。”

“在他弥散之际,我问他可愿用人类之躯等待您的苏醒。”

“……”酒吞咬着唇,半晌才说,“你是说,那家伙,答应了。”

“是的,”紫槐端着手里的杯子,借由杯中热水温暖心中悲凉的回忆,“一向对人类嫉恶如仇,不屑与之为伍的茨木童子,鬼将大人。当他听到这个可能性之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之后,我便试图使用转生术将茨木童子送到人类女性的腹中,但是很遗憾,鬼将的阴气太重,没有哪个人类能够承受。”

听到这里,酒吞疑惑地问:“那后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您忘了么?”紫槐笑笑:“我是槐树妖,聚集阴气的妖。”

酒吞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她:“你是说,你用本体孕育茨木?”

紫槐摇摇头,“并不是,如果用本体孕育茨木童子,依旧无法达成转生的条件。迫于当时的情况紧急,我用自己的一半魂灵投入人道,这才完成了转生,只是茨木他诞生之际,我的分身也因为无法承受阴气而死于难产,茨木的身体不好也有这一部分原因,还好地府的人我都认识,他们帮我把灵魂复位,这才得以让您看到现在的茨木。”

酒吞张张嘴,感觉喉头干涩,好半晌才呐呐地说道:“谢谢。”

“不必客气,我这也算是为了自己的孩子。”紫槐喝一口温热的茶水,看着自己的倒影在杯中晃动,“转生虽然能够让茨木童子重获新生,但是您也看到了。茨木他没有作为鬼将时候的记忆,妖身不复存在,而且恐怕就连寿命也会很快消耗殆尽。所以……”

酒吞接上她的话:“所以有你才会说,他不是我口中的茨木童子。”

“是的。”紫槐点点头,“我已经与地府的朋友打通关系,若是茨木需要转生的话,直接通过他们的轮回井即可,如果他这一世走完了,我也好去寻他下一世。”

却不想,酒吞大手一挥,“不必如此麻烦,本大爷自有办法让他变回妖怪。”

“诶?”紫槐惊讶地瞪圆眼睛,随后又放松了身心:“嘛,随您好了,大不了我再生一次好了。突然有些期待您和茨木穿着婚服喊我妈妈的样子呢。”

“不可能的……”

“这可说不定喏,”紫槐冲他摇摇食指,“万事皆有可能。说起来,酒吞先生,”紫槐放下杯子,突然凑近,让酒吞莫名感觉有压力,紫槐指着他的脖子问:“您能解释一下,您的伤是怎么回事吗?”

“啊,这个、这个……”面对突然严肃起来的千年树妖,鬼王难得心虚了起来。

 

酒吞童子是大江山的鬼王,人类为铲除威胁进行了大江山退治。在某个英雄的奋勇下砍下了鬼王的头颅进行游街示众。这一时刻被人记录在册,流传千古。

但是,没有人知晓的是,在游街的那一天深夜,黑色的火焰席卷了整个城市,将所有人焚烧成灰,鬼王的头颅也在那一晚消失无踪。

紫槐看着抱着鬼王头颅满身累累伤痕的茨木,紧紧皱着眉头,上前扶他,不想被黑焰击中,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似是合情合理,却又是意料之外。

这鬼将为了他的王几乎把自己逼成疯子,不顾自己的死活带回他的头,只要身体还是完好的,妖便可以复活。

这是紫槐曾经告诉他的,他信了,便毫不犹豫地去冒险了。

在大江山的紫槐树不过是紫槐的分枝,即便把现在的妖力全部给这二妖也无所谓,只是一个所需的妖力远远不止这些,一个则吸收不了这些。

紫槐只好暂且将鬼王的头和身体缝起来,埋到自己的树下,利用紫槐树吸收妖力的天性慢慢恢复鬼王的身躯。而茨木,则被她强行灌下储存了妖力的酒,这些酒里妖力才适合他吸收。做完这些,紫槐的身躯就慢慢消散,回归了本体。

只是,她千算万算还是没有算到,茨木这个傻子会用自己的血来滋养紫槐树,促使酒吞苏醒。大约十年,酒吞醒了一次,中途没有过多久,就又陷入了沉睡。紫槐不在,茨木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将他重新埋回紫槐树下。妖血已经用完了,他就把自己的肉埋到土里,肉削完了,就只剩骨头了。他就用剩下的一只手把下半身的骨头捏碎了,撒在紫槐树的根上,日日夜夜拖着只剩下半身骨头的躯体,守在紫槐树旁。

如此,紫槐现在对酒吞所描述的情景,说是轻描淡写也差了。

也亏了他这样不要命的滋养紫槐树,等她恢复后,不出三时就到达茨木的身边,只是那时的他,只剩一缕残魂和执念。

转生的事情一经同意,紫槐就立马寻找合适的女子托魂,哪想一连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反倒让茨木更加虚弱,时间等不了,紫槐当机立断最后一个决定。回到紫槐树前准备带着茨木的残魂离开。

而这时,酒吞却似有所感,无意识地调动紫槐树阻止她带走茨木。紫槐只好设下阵法颂唱三遍大安魂咒,并施以封印,这才安然离开。

按理说,只要酒吞安然地在紫槐树下待到恢复,头颅和身体就会合二为一,不会再有伤痕和缺损,

奈何,酒吞的头颅在封印的期间不断地想要冲出封印,碍于安魂咒的作用,一直没有成功,加之他拒绝接受紫槐树的供给,使得酒吞的恢复并不顺利。

 

“所以,”紫槐的脸色黑得几乎可以媲美黑焰,“所以您就在获得足够的力量后,提前破开封印来到这里了。”

“那时候的本大爷也是无意识的嘛。”酒吞满不在乎的摆摆手,但心里却在不停打鼓,紫槐的年龄可是自己的六倍,但从这个年龄上来讲,酒吞就矮他一截,谁知道她认真起来会不会揍死酒吞。

“您真是让我感到头疼啊,”紫槐捏着鼻梁,太阳穴一阵阵地跳动,“为什么您就不再多等一会儿呢,哪怕是在我的分枝下多待一年,也好过现在的状况。”

酒吞轻咳一声,用拳头掩饰微红的脸颊,“我这不是想早点看到茨木嘛。”

“您要再这样胡来,”紫槐阴沉着脸,“我可没有足够的信心相信您会把茨木照顾好。”

一扯到茨木酒吞立马败下阵来,迅速乖巧地低下头:“万分抱歉,我给您添麻烦了!”

“我会安排给您做治疗,绝对会一次性解决您的问题,请您务必忍住痛苦。”

“好、好的。”

你要是敢说不就把你丢回大江山去,老娘说到做到!

酒吞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这一句话,默默地咽了口唾沫,顿时感觉自己的前途堪忧。

 

小剧场:

茨木:姐姐!挚友他的头掉了!怎么办?!QAQ

紫槐:没关系,埋到地里,明年就会有好多好多挚友啦~

酒吞:沃特?!

ps:感觉这章好像有点虐?唔……下章一定是甜的!

返回目录

10 Aug 2017
 
评论(16)
 
热度(59)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