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我的爱人只喜欢我的身体不喜欢我怎么办?!(二)

第二章:


平安学院是座历史悠久的妖怪与人类混合教学的学院,这里的学生和老师大部分都有着妖怪血脉。也是每一位初入社会的妖怪们融入人类生活的最好选择。

因为前一天晚上睡相不佳而炸了毛的酒吞看着镜子里几乎可以塞进东西的头发,第一次有了想要减掉它们的冲动。

“叩叩叩——”

酒吞打开房门,来人是这栋房子的女主人。紫槐已经把自己收拾妥当,穿着白色的西装及腰长发打理的一丝不苟,比之头发乱糟糟衣服皱巴巴的酒吞,更显得光鲜亮丽。

“早上好,”紫槐看了一会儿他的红发,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您的头发,需要我帮忙梳一下吗?”

酒吞捏捏已经卷成弹簧的发尾,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点头:“好吧。”

女子的细心在此处就体现了出来,没一会儿酒吞的头发就服服帖帖地被她束在脑后。用来绑发的绳子是白色的,上面有一颗闪亮的星星。在她打理头发的时间里,酒吞没有看镜子,并不知道自己的脑袋上有一个幼稚的塑料星星。

“好了,酒吞先生。”紫槐放下梳子,把带来的袋子递给他,“这是我给您准备的校服,从今天开始您就是平安学院的学生了,会有专门的人员来为您介绍学院内的建筑。请换好衣服下来吃早饭吧。”

酒吞目送她离开,翻出袋子里的衣服穿上,剪裁很合体,显然是用心挑选的。

早饭后,紫槐要去办公室处理文件,顺路送酒吞到等待接待他的导游。

“你是说这所学院里的成员都是妖怪?”酒吞打量着四周。

“早上好,紫槐老师。”一个穿着学院校服的猫妖微笑着和紫槐打招呼,在她身边的是一个身材小巧的人形老鼠。

“早上好。”紫槐笑着回礼,回答酒吞的问题:“确切来讲是百分之四十的学生是真正的妖怪,还有百分之三十的是混血妖怪,也就是半妖。剩下的就都是人类了。而我们学院的老师则全部都是妖怪,而且都是大妖。”

“酒吞先生有兴趣在毕业后过来当老师吗?”紫槐笑得像是个奸商一样,“我们学院的福利很好哦。”

“再说吧。”

酒吞下意识地摸摸腰间,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酒葫芦不在身上。

紫槐见了笑道:“学院里禁止饮酒吸烟,酒吞先生要是真的想喝酒的话,回别墅后我可以请您喝个够。”

“算了,一时不喝也没关系。”酒吞有些烦躁的抓抓头发。

“谢谢您的谅解,这毕竟是为了学生们的身体健康着想。”

没走多久,接待的地点就到了,那是一家露天的咖啡店。这里是学院私设的小型商务街,一些学生的必须品都在这里可以买到,这家咖啡店是学生和老师都喜欢来的地方。

“请您在此等候,他大概在八点的时候过来。”紫槐看了眼手上的表,“还有一个半个小时晨练就结束了,在等候的时间里,您可以在咖啡店里买些甜点,我推荐酒心熔岩蛋糕。味道很不错哦。”

说着紫槐就转身离开了,酒吞立马想起一件事情,叫住她:“喂,紫槐。来接我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我要怎么认出他?”

听到这个问题,紫槐看了一眼他头上的星星发饰,“请您不必担心,他会认出您的。我要迟到了,失陪。”再看一眼手上的表,紫槐眉头皱起,匆匆离去。

酒吞感觉莫名其妙,他这是第二次要在原地等人来接了?这种感觉真不爽。

 

酒心熔岩蛋糕呈中间凹陷的深褐色方块,上面有一个金黄的糖塑星星,酒吞按照店员的指导食用方法,用银匙敲开星星,里面冰冷的白兰地酒流淌出来陷入星星下的凹陷,那里全是名为巧克力酱的粘稠液体,冷热交汇,巧克力酱冒了一个泡泡。

用银匙挖下一口放入嘴中,细细品尝,确实好吃,这种有点苦但是又很甜腻的味道让酒吞很满意,这种东西吃起来有点沙沙的颗粒感,蓬松的面包里面好像是放了一些磨碎的坚果类食物,冰冰凉凉的,是冷冻后的产物。蛋糕中心的掺了白兰地酒的巧克力酱是所有甜味和苦味的来源,酒吞吃了一勺又一勺,蓦然想起茨木那小子很喜欢这种甜腻的东西。顿时觉得正在吃的蛋糕没有那么甜了。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酒吞没注意到自己的身边坐着的客人不是女孩子就是黏黏糊糊的小情侣。

八点了,校园远处传来悠扬的铃声,这是晨练结束了。学生都起身离开了咖啡店,再过十分钟就要上课了。

一个男生从晨练的操场踏着光跑来,短发夹杂汗水贴在两颊,发顶的头发柔软蓬松随着步伐跳跃。男孩的口中念念有词:“星星发饰,酒心熔岩蛋糕,红发。”

“酒心熔岩蛋糕的话,应该是在咖啡店。星星发饰,唔……”男孩摸摸头上被姐姐亲手做的发卡,“和这个一样吗?”

“红发,红发,红发……”

来到咖啡店前扫视一圈,第一眼没有看到那个落单的红发男生,而是注意到了桌子上半挽着衣袖裸露出来的修长手臂。

用美术生的眼光来看,这手臂的线条刚硬又不失流畅,手背没有用力却能够看到明显的青筋暴起,这是多么完美的男性手臂。再看腰身,看一个人是否真的拥有好身材就是看他的腰部。学院的衣服都是量身定做,衣服不可谓不贴身,这腰处的褶皱叠加恰到好处,腰部的线条微微凹陷,如果用手放上去一定能够感受到衣服下的肌肉是多么饱满有力。还有腿,西装裤上熨出的笔直线条在大腿侧面还能够看到一丝大角度的隆起,这说明腿的主人不含多余的脂肪,是一条有力的腿。

这是多么完美的身躯,几乎是迷醉的朝圣者一般,他抬起双手伸向那完美的腰部,想要抚摸这美丽的线条,这样的线条真的是难得一遇,实在是太完美了!

酒吞正想着事情呢,突然感觉一阵麻酥的电击感从尾椎骨炸到头皮,

“?!”

几乎是下意识地肘击想那个偷袭他的人,只是眼睛先瞟到的那头熟悉的柔软白发,反应迅速地将肘击改为擒拿,捉住那对作恶的双手,怒视圆瞪。但下一秒酒吞就愣住了,看着熟悉的白发,熟悉的眼睛,就连与记忆中一般的脸庞上的疤痕都一丝不差,还有发间短粗的双角,一边一个冒出头发。

“茨……茨木?”

没有听出眼前人念他的名字的时候的颤抖,白发男生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的脸,眼中的狂热更深,甚至还夸张地咽了一口口水。

“……”

酒吞放开他,向后退了一步,“你是谁?”

这下这人终于回过神来,站起身,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抱歉,是吾太激动了,吾名茨木,是来接待新生的导游。”说着看到他的红发和星星发饰还有桌上未吃完的酒心熔岩蛋糕,“星星发饰,酒心熔岩蛋糕,红发。”茨木的眼睛亮起,友好地伸出完好的手,“果然是你!你好,同学。吾是艺术部美术一班的茨木,你是哪个班级的?”

酒吞低头看着他完好的右手,确切来说是看手腕上的铃环,少了一个铃铛的铃环。他从口袋里拿出那个昨夜紫槐交给自己的铃铛,感觉自己好像是被耍了一样。

“啊,吾的铃铛!”茨木惊呼一声,伸手拿过他手里铃铛,“是你找到的吗?谢……”谢你啊。

茨木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这人大力地抓住手臂拥入怀中,有着好闻的白兰地的气息喷吐在耳边,钻入鼻息,这个人看起来和自己齐平,没想到个头比自己还要高些。

“同学?”

“闭嘴,让本大爷抱一会!”

“啊?哦……”

空荡荡的露天休闲区,一红一白两个男生在原地紧紧相拥,微风拂过,空气里有着巧克力的苦味和甜。

咖啡店里表面上一直在工作的实则在暗中观察的老板雪女,面无表情地掏出手机拍下来,发给那个超级弟控的教导主任。

 

茨木摇晃着手上的铃环,五颗铃铛一个也不少地挂在上面,奇怪地是依旧没有声音。

“原来是姐姐给你的啊……”

茨木扭头看向酒吞,不一会儿又看呆了,啊啊啊啊,这个人的侧颜线条也好完美!紧抿的唇线好柔和,好想摸摸看!

酒吞听他说着说着又不说了,抬眼看过来,被发觉偷看的茨木红着耳朵赶紧接着说道:“那你就是姐姐那个朋友喽?”

“嗯。”

“你也是妖怪吗?”

茨木打量着酒吞的头发,感觉这头红发真的是很不一样,这个颜色不知道能不能在画布上调出来。还有对方紫色的瞳眸,好像姐姐送给他的紫水晶的颜色,很纯,但是又不一样,有凌厉和沧桑的刀锋质感。

“是。”酒吞点点头,注视他的角,“你不是吗?”

“吾不是啦,”茨木摸摸酒吞注视的角,微笑着解释道:“吾是人类,但是吾从出生时身体就不是很好,大一些的时候和别的小孩子玩耍总是会晕倒。所以也没什么朋友。”,说到这儿,金色的眸子里有些无奈,酒吞却敏锐地发现了眼底的哀伤,心里有些刺痛。

茨木接着说:“这个是姐姐的树枝做的发饰,里面有姐姐储存的妖力可以维持吾的身体活动。”

酒吞的眉头皱起,“那现在呢?”

“现在?”茨木反应过来他说的现在是指什么,笑着说:“现在吾每天都有晨练,打太极。现在吾的身体已经好多了,但是这个角姐姐还是要求吾带着,说是怕万一。”

“虽然吾看起来有点像妖怪,但吾真的不是妖怪啦。”茨木的脸上一直笑容不断,即便平静下来他的嘴巴也是微微上扬,“你呢?你还没有告诉吾你的名字呢。”

“酒吞,”红发的主人注视着他的眼睛,像是在保证着什么一般,认真的说:“你可以唤我挚友。”

“挚友,感觉不赖诶!”茨木眼睛亮起,赞同地点点头:“那吾以后就叫你挚友喽!”

“嗯。”

“呐,挚友。”

“什么事?”

“你可不可以放开吾的手啊,从刚才一直牵到现在,”吾有点热诶……

“不行!”

酒吞果断地回绝,并且从双手相握进一步变为十指相扣,本大爷绝对不要再放开!



ps:昨天咸鱼去和妈妈浪去了,写了一千字没有写完。不是坑了_(:зゝ∠)_

pps:

小生有话要说:

不知道画画的同胞们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在画到某个十分流畅的线条时,会有十分愉悦的感觉。我会很痴汉地用手指描摹那个线条,因为真的很好看,(¯﹃¯)还有,如果看到某个人的躯体逆光留下的美丽线条也会有种想要冲上去摸一下的冲动,这算是恋物癖吧?

初中的时候很羡慕数学老师画的圆,语文老师的字,还有物理老师在投影上用鼠标画出来的直线,那个时候真的超喜欢的。

还有好看的字啊,如果对方是个写字很好看而且字间距看上去等同什么的,我会对他非常有好感。


返回目录

07 Aug 2017
 
评论(3)
 
热度(55)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