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酒茨】这个茨木不吹吞?!(三)

第三章:

无论是通过怎样的召唤途径召唤出来的式神,他们的星级决定了外貌,像是目前还是三星的小天天就是一个可爱的少年形象,因为等级低还显得软萌Q弹。

而这个刚召唤出来的五星酒吞就不一样了,虎背熊腰宽肩窄背八块腹肌一米三大长腿撩人的小眼神以及没有眉毛的英俊容貌,配上触手一般的红发,啧啧啧,搁牛郎店里那就是头牌,只要躺在那就有大把的花票往身上砸的那种。

咳,我的意思是他的身材长相真的很好。

五星吞背着葫芦出来了,先是扫视一圈,然后看到门外站着的觉醒茨木,眼珠子就转不动了,因为没有眉毛所以眉骨一挑,嘴角似乎是按耐不住一般地上扬。

看着从黑暗走到光亮之地的酒吞童子,茨木先是一愣,旋即扬起如沐春风的笑容:“挚友。”,五星吞看着这只大白毛向自己走来,行走中扬起微微卷曲的柔软白发,发间透着一股淡雅的清香让妖心神向往。就在五星吞准备张开手臂勉为其难地给这个看起来对自己充满了爱意的大白毛一个友好地抱抱,茨木却对他善意地点点头,然后就越过他去扶快要累趴下的神乐了。

五星吞张着双臂僵在原地,感觉得自己的人设都要崩了。

这就完了?你不是双眼充满了爱意的吗?你难道不是第一件事就是上来给本大爷一个爱的抱抱吗?就算不是也应该吹嘘两句自己的英明神武之类的吗?说好的茨木会吹吞的呢?你难道是个假茨木吗?

 

“阿妈你怎么浑身是汗啊?”茨木捏着袖子给生产后的阿妈擦擦汗,神乐摊在他的腿上,激动地像老来得子的帕金森病人,半天说不出话来。

博雅阿爸出了门,闻言替她回道:“她太激动在里面做了三遍广播体操,热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阿妈刚刚你怎么叫了起来,有什么危险吗?”

“那是她以为做梦,在自己在腿上掐的。”

茨木哭笑不得,“阿妈凑出挚友也不用这样对自己吧。”,神乐抓住心肝儿的一根手指,“心肝儿啊,阿妈觉得自己又可以多活几年来陪陪你们了,这次居然召唤出五星吞,阿妈觉得我的肝保住了QAQ……”

博雅远远瞧见躲在草从后面悄悄观察的俩个傻儿子,踢踢软瘫在地上的神乐:“行了,别在这杵着了,我们先回庭院去吧。”

“心肝儿能抱阿妈回去吗?阿妈腿疼。”QAQ

抱回去?!

一旁的五星吞觉得自己被冷落了还没有说什么,现在听到这个无耻的搓衣板居然要茨木抱她回去,怎么能这样?自己还没有被抱抱呢!

而和阿妈感情很好的茨木闻言,一只鬼手抱起她托在怀里,还当着五星吞的面柔声询问:“阿妈坐稳了吗?”神乐点点头,抓着博雅的袖子抹了一把脸,被某人嫌弃地扯了回来。神乐点点头,“坐稳了,心肝儿我们回去吧,让吞把那些蛋吃掉就能和你出去捏蛇了!”

“好。”

一母一子说话间已经走出去好远了,博雅拍拍呆愣且怀疑人生的五星吞,“走吧,来日方长。”

 

五星吞的上一个阴阳师主人是个氪金大佬。他的寮里有不仅六个六星红叶,而且还有都是几个迷恋红叶而且没有童年的六星吞,而他就是其中一个,但不迷恋红叶。

平时氪金大佬出门打斗技刷副本基本轮不到他。通过一个偶然地机会,氪金大佬的朋友要解茨木童子的传记,这事本该轮不到他,但是那天其他的吞和红叶都出去做任务了,于是氪金大佬就把其中一个吞的御魂扒了下来给他戴上然后把他推出去和茨木童子解传记了。

这个茨木童子是个有夫之夫,他家亲爱的是另一个寮里的酒吞,那家阴阳师去考试了,没空上线,解传记的事情就耽搁了,这才拜托氪金大佬。

五星吞自认为自己是个正人君子,不窥探他人之妻,但还是被那个茨木谈起酒吞时候脸上的表情所吸引。那是充满了爱意的幸福表情。茨木说起自家吞的好来滔滔不绝,绵绵不断。五星吞都怀疑他口中的酒吞与自己不是一个本源出来的酒吞。

就这样,五星吞弯了。

解传记也就组十次队就解完了,离别的到来之际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已婚茨笑着对五星吞说:“希望你也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茨木童子。”说罢变作纸人被八百比丘尼阿妈带走了。

这还不是五星吞彻底弯掉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在他回到寮里后。

他还未和氪金大佬汇报结果,就被砸在脚边的另一个酒吞给吓了一跳,而他的红叶气鼓鼓地拿着大佬家多得拿来扔的黑皮蛋一个一个往这个酒吞身上丢。红叶的语气极差,脸上的妆容都快要花了,那态度像是酒吞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结果无非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在晴明出现的那一刻,红叶立马雷阵雨转晴,黏了上去,一口一个“晴明大人”语气温柔的快要滴出水来,激得五星吞一身鸡皮疙瘩。

看着用一种深宫怨妇的目光注视着红叶的酒吞,五星吞觉得胃里一阵翻滚,再看他在红叶被晴明拒绝后立马上去安慰,被红叶一阵嘲讽还恬着脸凑上去,更觉胃酸泛滥。

氪金大佬看着眼前叠得整整齐齐的【酒歌狂行】以及六枚十五级满的御魂,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任由他走进神龛里。

反魂一次的六星式神会掉一星级,在卡池待得越久等级就掉得更多,还好还没等酒吞返还成二星吞,就被一只期盼着挚友的大白毛阿妈凑齐了吞毛召唤出来。

 

五星吞的事情显然震动了博雅家的式神们,尤其是那些酒吞们。

博雅看着自家或多或少有些奔溃的傻儿子们,想起之前开成就攒下来的蓝票和勾玉,博雅摸摸下巴想:要不,用阿爸的九字真言手势试试看?说不定能召唤出一只可爱的茨木来。

出奇的,新召唤出来的酒吞没有说一句话,听到阿妈说吃白蛋也乖乖吃了。直到回到自己寮里也没有说一句话。

晚饭过后,神乐决定试试水,看看这个吞是不是傻的。

 

“酒吞,你睡了吗?”

阿妈端着一盘鱼子酱寿司敲了敲酒吞的房门,进屋前还特意瞟了一眼住在隔壁房间的想要偷偷探听的大白毛。

酒吞开了门,穿着中衣,红发披散着,脸上挂着标志性的不耐烦的表情。“什么事?”

“作为寮里第四个ssr,阿妈我要和你聊聊人生聊聊理想聊聊我宝贝心肝儿的妖生大事情!”

酒吞面无表情了一会儿,然后退一步让她进去了,没有看到神乐在背后冲某妖竖起了OK的手势。

神乐是个直肠子,一杯茶下肚,直接开问:“吞哪,我和你坦白下,我努力攒齐吞毛召唤你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给我家心肝儿找个好老攻。”

“哦。”

内心的小鹿男已经扑通扑通乱撞但表面上依旧是一副平淡模样的酒吞坐在小几对面端着酒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哦什么哦啊,我就问你一句,你喜不喜欢我家茨木,是不是弯的。”神乐急性子的放下杯子,一脸不满地鼓起嘴:“是个攻就给我爽快的、麻溜的、利索的!”

酒吞在神乐的目光下最终败下阵来,红着脸说道:“是啦!本大爷就是弯的啦!”

“哼哼o( ̄ヘ ̄o#),”神乐得意地扬起下巴:“就知道你是弯的,别以为我木有看见你出卡池屋的想要和茨木抱抱!”

“那你还不让本大爷抱?!”

“你不是没说嘛,”神乐一脸无辜,“我看你满不在乎的样子,还以为你不喜欢茨木大宝贝呢~”

酒吞被她噎住了,抱着胸,目光神游嘴里嘟嘟囔囔:“他不是没说嘛,本大爷要是主动不就太没面子了。”

“噗!”神乐努力了一下,最终还是憋不住了:“你是三岁吗?原来你是个傲娇啊!”

“什么傲娇,本大爷只是维持鬼王的风范而已!”

“可你完全没有维持住啊。”神乐毫不犹豫地戳破他的遮羞布。“你就承认自己是傲娇好了,吞三岁。”

“不许叫本大爷这个蠢到家的名字!”

酒吞磨磨牙,凶神恶煞地盯着神乐,然而却没有任何威胁性的动作,显然只是吓唬吓唬她而已。

神乐察觉了也不说破,笑着问:“那么,鬼王大人,你愿意和我家大白毛一起欢欢喜喜地度过一生吗?”

“唔……”这般直白的承认内心显然对于傲娇属性的鬼王大人有些难度,红着耳朵不讲话。眼神躲躲闪闪的。神乐托着下巴进一步威胁:“我可是事先说明哦,博雅家可是有两个心悦我家茨木的酒吞,我们两家什么不多就酒吞多,博雅要是再争气点多抽几个也不是没可能的。说不定还可以凑齐七个葫芦娃召唤八岐大蛇呢。”

“不行!”

“那就是答应要和心肝儿在一起啦??”神乐一拍手,“那我就去给你俩准备婚服啦。”

“随便你,反正茨木是我的!”酒吞破罐子破摔,满不在乎地威胁她。

神乐笑:“要叫心肝儿啦,吞五岁同学。”

“吞五岁?!”酒吞看着自己头上飘着的金色名字,“你什么时候改的?!”

“刚刚啊,单身十八年的手速你是不会懂的!”

准备离开房间的神乐又补充了一句:“忘了告诉你,我家茨木好像从来都没有吹过吞,所以,作为促进你俩关系的契机,阿妈我就拜托你想办法让他吹吞吧!我看好你哟!”

然后,神乐就走了。

吞五岁:我一个死傲娇你要我去让茨木吹吞?!这是要我崩人设的节奏吗?!【摔】

ps:总感觉又要超字数了呢?其实就打算三五章更完的。【思考人生】

pps:唔,还是憋不住了,我想说说心里话。其实这章确实是带着情绪来写的,但我本意不是黑红叶。而是有些酒红文的主旨透露把酒吞鬼王放在低处,让红叶s酒吞的意味。我个人觉得爱情是平等的,也是相同的,无论是同性之间还是异性之间,都是一样的,没有说你高我低,你贵我贱之分。
其实红叶也是不幸的,看不见眼前人的珍贵,追寻得不到幸福,因为一个人的无意救赎而受人蛊惑变成鬼。这样的红叶也是让人可恨又可怜的。之前看到更多同人文里关于红叶的描述都是负面的,以至于我看到手游里的红叶也是充满了恶意的。可是平心而论,有些人就应该受点挫折才能醒悟,有些事情不是客观主观而论就能看出来对错的。摆正心态,我再看红叶,也是美丽的一个傻姑娘。说这段话主要是因为我预定的安排是红叶与三娃cp,感觉还没有写到,评论区就有硝烟味了,小生为了不被打特此发出弱弱的声明(((┏(; ̄▽ ̄)┛装完逼就跑

返回目录

03 Aug 2017
 
评论(39)
 
热度(87)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