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来年的自己开心,长命百岁。
【看客须知】:这只咸鱼产粮都是想到什么产什么,没有合格证(大纲),属于一只走私咸鱼,每一章的留言会影响咸鱼的产粮质感,请多多关照这只无证咸鱼。留言会让咸鱼有新的灵感哦。
【重点】:所有的cp都可以吃一吃尝一尝,但是主爱酒茨。
 
 

大江山记事(十五)


第十五章:


山丘脚下,淡紫色的结界如同巨大的伞,撑起一片天地。无论里面的战斗如何激烈,结界外的一草一木都不受影响。即便如此,二者挥出的劲风、汇聚的妖力还是恐怖得惊人。帚神和涂壁躲在紫槐身后看着结界里的大妖怪打斗又是惊奇又是害怕,捏着她的衣角瑟瑟发抖,却又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冒出头来观看。

“好了,不要怕啦。”紫槐无奈地笑笑,“我的结界不会这么轻易的被破坏掉的。”

话说着,一阵劲烈的风席卷而来,扬起她全部的白发,夹杂的刚烈战意让两只小妖刚冒头又立马缩到她的袖子底下。

虽然嘴上那么安慰着,其实紫槐还是感到有些吃力,毕竟是两个大妖级别存在之间的战斗,如果不是紫槐在源源不断地在给结界输送妖力,怕是一刻钟也坚持不了。

“诶,真是个好斗的孩子呢……”

 

“黑焰!”

茨木站在地上,一双漆黑的鬼手中汇聚无数黑色的火焰球体,每一颗都带着可怖的力量。向浮在半空中的红发鬼王掷去,所过之处卷起层层热浪。

酒吞可是分外清楚这黑焰的力量,右手边的鬼面肩甲被灼烧后留下的温度还未散去,张扬的红发尾也有诸多黑焦的痕迹,模样多有狼狈。借助风力,险险躲过。留下一撮冒着黑烟的衣角。

接连躲过三发黑焰,酒吞邪笑着举起鬼葫芦,带着睥睨众生之势:“好生嚣张啊,好小子,吃本大爷一记鬼葫芦!”

鬼葫芦吐出的不再是美味的酒水,而是有着毁灭力量的焰火,一连串不断。

还不会飞行的茨木在地上四处躲藏。在看到有一颗飞向紫槐的方向时,茨木的心又紧了几分,看火焰装上结界就此消散,并无伤害后,茨木全身心投入到战斗中。

不知是焰火夹杂酒气嗅入鼻腔,还是连接的躲避让他的脸色微醺,茨木兴奋得连耳尖都是红的。

二妖你来我往,火焰四溅,酒气阵阵,瘴气也在结界里四起,薄薄的结界偶尔会抖动一下,但立马会升起一阵紫色的光芒,加固结界。若没有这结界,可想这平静的山谷会变成何种人间惨象。

“吾友!”茨木的目光灼灼,双眸染上水色,“真不愧是吾友,这样毁天灭地的气势才是汝鬼王的气概吗?吾友,用尽打败吾吧!让吾明白汝究竟有多么强大吧!”

茨木在下面嚷嚷着,酒吞趁此狂啸一口恢复妖力,这小子力量不俗是没错,但更让他吃惊的是他的精力,满得快要溢出来了。

“啧啧啧,”鬼王眯起眼睛,紫色的眸子从中渗出肆意的光芒:“这么好的体力还真是很和本大爷的胃口啊……”

“不过还是尽快结束好了。”趁着他沉浸在自言自语中,酒吞的鬼葫芦无声无息地靠近,在茨木还未察觉之际,火焰卷着酒沫吞没了茨木。

“呀啦呀啦……”

紫槐同情地用袖子捂住眼睛不敢看那画面。

 

紫槐撤去结界,酒吞扛起昏过去的茨木回到树下,交给她后自己也累倒在地上。

“和这小子打架真是累,”酒吞扶着酸痛的脖子,“这么久没有活动筋骨,身体都生锈了。”

“呵呵,”紫槐掩唇轻笑,“看来鬼王大人很满意这一场战斗呀。”

“什么战斗,”鬼王摆摆手,“不过是陪他瞎胡闹而已。”

“可别这么说,茨木这孩子还是很全情投入的,鬼王大人这么说难免有些伤人呀。”

紫槐接过涂壁送来的毛巾,沾着帚神端着的水盆里的水,一点一点地擦拭茨木脸上的伤痕。

“本大爷可不这么觉得。”

涂壁送来新的酒,酒吞抓起一坛揭开封泥仰头灌入喉中,多于的酒水顺着下巴流淌至胸膛,冲刷着黑焰留下的灼伤。

“这小子还有余力,我能够感觉到。”

酒吞抹去嘴边的酒渍,看着这两个白发的妖怪,一个直发柔情若水,一个卷发狂热似火。太过柔软的水会让火失去真正的温度。

紫槐明白他意指什么,发出浅浅地叹息,“我只是放心不下他。”

“雄狮的孩子只有在摔下悬崖之后才会明白自己作为一头狮子的命运该如何。”酒吞摇摇头,指着她想要给茨木疗伤的手,“你要学会放手,让他自己体会伤痛。结过疤才会吸取教训。”

白发树妖似乎是挣扎了许久,最后还是收回手。只是浅浅轻轻地抚摸着茨木的脸颊,脸上多有几分哀伤。

“放手没什么难的。”酒吞是个见不过女人难过的妖怪,见此有些不自在地别过头,看向天空,此刻夜幕降近,余晖即将消失,稀星渐朗。他举杯对着这夕阳,道:“只要情意还在,无论身处何地何方,回想起就能展露笑颜。”

紫槐闻言,反倒笑了出来,“想不到鬼王大人有这样的浪漫情怀呀。”

“怎么,你以为本大爷是个老古董么?”鬼王心情好,枕着树干,和她开起了玩笑。紫槐笑得眉眼舒展开,道:“不,只是觉得鬼王是个不近人情的家伙罢了。”

“哼,”酒吞举起酒坛子,“本大爷懒得理你。”

“阿啦阿啦,生气了吗?”紫槐从袖里拿出一坛金色封泥的酒,递给他:“不要生气,尝尝这个,有点烈哦。”

“你当本大爷是小孩子吗?”

酒吞白了她一眼,接过巴掌大的小酒坛,“就这么个小东西还算烈?”说着揭开封泥喝了一口,砸砸嘴还未说什么,五官扭曲猛地坐了起来,只觉得火辣辣地灼伤感从胃里一路烧上舌尖,连着鼻腔和眼睛都是火辣辣的。

“呸呸呸!!!”

酒吞感觉自己的泪腺都要被烧干了,回头质问笑得人畜无害的女人:“这什么玩意儿?!你他娘的拿辣椒酿的吗?!”

“都说了有点烈的啦。”紫槐接过他手里的小酒坛,“这一坛叫‘凤凰’,也叫‘浴火重生’。”她轻轻摇晃着酒坛子,漫天繁星也碎在酒里,“我一共就酿了三坛,一坛是给茨木的,还有一坛是给鬼王大人你品尝的。这酒虽然烈得辣喉,但喝过之后,回味无穷。”

说着她抬起手一口喝干了凤凰酒,让一旁的酒吞忍不住侧目,这足以媲美辣椒水的酒,她居然敢一口闷,真是不知该赞叹她胆量好还是赞叹她不怕辣。不过,她似乎也是很怕辣的,闭着眼睛皱眉了好久才缓过来,松了一口气。

“想不到竟然这么烈,”紫槐摇摇头,“我还以为只是辣了些。”

“噗!”

“辣了些,”酒吞咳嗽两声,摸掉嘴边喷出来的酒水:“你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其实,我平时不爱喝酒。”紫槐摩挲着酒坛子上粗糙的砂砾状的花纹,“虽然酿了那么多的酒,自己喝过的却没有那么多。上一次酿‘凤凰’还是六百年前的事情了,记忆里的味道早就模糊了,只记得那时候什么都不怕,这样的类似的酒水比比皆是。”

“六百年前?”

酒吞端着酒碟子的手僵住了,想想自己三百岁的年龄已经算得上是高寿,没由来的心塞:“你这家伙究竟有多老?!”

紫槐仔细想了想,点点唇道:“摸约是一千八百岁吧,一千岁之前的事情比较久远,大都忘光了,只有近八百年的记得清楚些。”

“没想到,本大爷的存在时间连你一个零头都不到……”

“话可不能这么说,”紫槐笑了,酒吞专注着手中的酒水,没有看到她脸上的落寞,只听见这女人说:“能够留下痕迹的事物才是值得纪念的,没有人记得,存在再久也是没有用的。”

“啧……”

酒吞重新拿起一坛酒,不耐烦地摆摆手:“本大爷最讨厌伤感的话题,换一个换一个!”

“唔,好吧。”

紫槐摸着茨木的脸颊,对方已经睡得很深了,突然说道:“对了,酒吞大人喜欢茨木吗?”

“噗!!”

还未喝下去的酒水再一次从入口喷了出来,鬼王被这树妖的脑回路绕得头晕。“你怎么会问这个?”

“唔……”紫槐又挂起人畜无害的笑容,“因为昨日茨木回来的时候脖子上有好多小草莓呀!”

虽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词,但是隐隐约约也明了紫槐口中的“小草莓”为何物。酒吞佯装淡定地清了清喉咙,“咳,自然、自然是喜欢的。”

“那,”紫槐又问:“酒吞大人是想要保护茨木,还是希望茨木能够站在自己的身边呢?”

“当然是让他站在本大爷的身边最好!”

酒吞喝着酒想也不想立马回答,速度之快几乎是出于本能,语气是那么得理所当然。让紫槐多有震惊,好一会儿才笑起来,“看来酒吞大人的想法比我这个老木头要更为长远。”

“你还不打算放手?”

“那倒不是,”紫槐叹息,“只是……”

这时茨木孩子气地砸砸嘴吧,在她怀里翻了个身继续睡。紫槐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等他躺好才松了口气,继续说:“只是下不去手把他推向悬崖。”

“那就交给本大爷好了!”

“嗯?”

“你既然想要把他锻炼成不畏雄狮,何不交给本大爷。”夜空下,漫天的星光照应着酒吞的眸子,仿佛他的眼睛也是两颗闪着阵阵光芒的星辰。“在我手下,他必然会成为更加出色的妖怪!”

“那,”紫槐将茨木的手放在他的手里,捏起茨木的小拇指,搭在自己的小拇指上,目光灼灼地看着酒吞:“我们拉钩钩!”

“幼稚!”

酒吞别过脸去,最后还是把自己的小拇指搭在了另外两根手指上。


返回目录

30 Jun 2017
 
评论(2)
 
热度(17)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